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45章那是屁
    不怪焦黑疑心重。

    刚才张凡那一连串,一气呵成的动作。

    完事了还接着一阵傻笑,任谁都会担忧的…

    毕竟在正常人看来,对付异兽,要么杀掉,要么打不过就逃跑。

    也就这两个选择了。

    可张凡这货,完全不是一个正常选择。

    他既没有跑,也没有杀,反而是给异兽拔拔牙之类的。

    重点是,拔完之后,还浪费那疗效极好的珍贵黑药给异兽疗伤。

    这特么…

    估计一般人都搞不懂,这货到底要干嘛。

    “有啥事,你才有事呢。”张凡拍开焦黑的手,大大咧咧回应道。

    不过他也没做过多的解释,毕竟有些事他也解释不清楚,除非他暴露自己的秘密,但是现在他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而焦黑见张凡说话的语气,以及眼神看来,貌似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索性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结果,接下来,他就傻眼了。

    在之后的过程中。

    但凡看到异兽,张凡都是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而那些异兽更为怪异,但凡有异兽看到张凡,扭头就跑,绝不含糊,一点都不待犹豫的。

    这让焦黑不禁产生了极大的疑惑。

    到底他们是异兽,还是异兽是异兽?

    或许在异兽眼中,他和张凡,不。

    应该是张凡才是真正的人形“异兽”吧。

    期间,张凡遇到的异兽,有异常幸运跑掉,也有没跑掉的。

    其中,焦黑最为印象深刻的,就是有一条巨蟒被张凡抓到手中。

    然后,给掰断了……

    这特么,蛇的身体也能被掰断?

    焦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受到了颠覆。

    而更为神奇的是,那条巨蟒整个身躯被掰断后,连大叫都不敢。

    分明浑身因为剧烈的疼痛而颤抖着,却匍匐在地上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仿佛对张凡极为畏惧似的。

    焦黑自问从未见过如此猛人。

    而张凡因为一路上系统提示的动物币和属性点奖励。

    一直高兴得合不拢嘴,看在焦黑眼中,十足一个傻子相。

    随着时间逐渐流失,两人越来越难碰到异兽了。

    不是因为到了哪个异兽头领的领地。

    而是…

    异兽全都小心翼翼的躲着,但凡远远的听到响动,就跑得比谁都快。

    而之前石定南他们貌似就是跟现在这些异兽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出声响。

    现在却发生了角色转换。

    最后,焦黑终于判定,张凡的实力应该极强,否则不可能让这么异兽这么乖顺。

    不过,既然张凡有如此强的实力,为何不杀掉异兽呢?

    想着想着,焦黑突然对张凡默默起敬。

    焦黑突然想到,张凡之所以不杀掉这些异兽,难道是因为他想用善意的力量,去感化这些异兽?

    可…

    不对啊。

    那为什么这货但凡逮到一头异兽,就得让人家断胳膊,缺腿的。

    要不然就是拔牙。

    难道是为了让这些异兽在痛苦中忏悔?

    让这些异兽也明白,并且亲生体会受到伤害的痛苦?

    然后彻底感化它们,让它们不要随意伤害他人?

    是了,一定是这样了。

    张凡的形象,顿时在焦黑心中,变得无限高大起来。

    ……

    树林内,另一处。

    石定南带着众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树林内。

    越走,石定南越是感到不对劲。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小心点,我们应该到达树林深处了,现在异兽出现的频率几乎为零,很可能到达了某头异兽的头领级的领域,大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石定南语气低沉,有着凝重,告诫着大家。

    他丝毫不知道张凡那边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些异兽为何越来越少见。

    直到现在,他带领着众多学生起码走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发现一头异兽。

    期间周围的草木偶尔有些细细索索的响声。

    那是异兽逃跑时,弄出的响动。

    这些异兽实在是被张凡搞怕了。

    那些被虐待了的异兽,全都回去,一传十,十传百。

    搞得所有异兽对人类都有了恐惧心理。

    现在不是异兽袭不袭击人类的问题。

    而是所有异兽都躲着人类走。

    虽然说,除了张凡,其它人类暂时还没表现出来那种虐待他们的能力。

    但这些异兽怕啊。

    动物的本能和记忆其实是最好的。

    令动物受伤的事情,它们可以记得很久,甚至一生。

    正是因为张凡的一系列举动,导致树林内的这些异兽,对人类产生了恐惧……

    可这一切,石定南他们并不知道。

    还以为误入了哪头异兽头领的领地,全都小心翼翼,屏气凝神的戒备着。

    生怕突然就窜出一头强大的异兽头领来袭击他们。

    ……

    树林内,某处,一群种类不同的异兽汇聚在一起。

    “你们知道吗,最近树林内出现一个人,经常虐待我们。”其中一头疾风兔开口道,它正是被张凡拔牙的那一头。

    “何止是虐待,我看那人是变态啊;连我的身子都不放过。”这次开口的,正是吐着长长的信子,被张凡掰断身体的那头巨蟒。

    “那特么是人?”这次开口的,正是之前被掰断了几次腿的三黑子(那头猎豹)。

    “……”

    “……”

    众多异兽发现,三黑子说得好特么有道理:“那是人吗?……”

    这特么完全就是一个魔鬼,异兽心中的魔鬼。

    一个虐待狂。

    ……

    阿嚏---

    正在树林内某处行走的张凡,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喷嚏。

    他微微有些疑惑,自己难道感冒了?

    为何无缘无故的会打喷嚏,还连着打了几个。

    见张凡连着打了几个喷嚏,焦黑再次将黑炭般肤色的手臂伸出,用手放到张凡额头上,道。

    “兄弟,真没事?”焦黑眼神充满了质疑,继续道:“要有事就说啊,别硬抗;别不行非说你行,生病不丢人……”

    张凡顿时整张脸都黑了,不就打了几个喷嚏吗,你就絮絮叨叨半天。

    正当张凡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骤然,右前方,也就是往外围区域那片树林,一阵细细索索的巨大响声传来。

    接着,两人就看到一个人影,被一群异兽疯狂追逐。

    噗噗噗---

    那道人影一边奔跑,一边弄出一连串的巨大响声。

    一开始,张凡还没反应过来,这特么震耳如雷的巨响,是虾米声音。

    结果再仔细一听,加上嗅觉神经上传来的强大刺激气息。

    张凡瞬间反应过来,那是---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