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49章狼被熏晕了
    青狼头领那锋利的前爪,划破了空气,发出嗤嗤的巨响,越发显得不凡。

    当一拳、一爪即将碰触的到的那一瞬间,张凡瞬间全身一紧,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陡然涌上心头。

    不过…

    他来不及多想,连忙稳守心神,右臂力量被他再度加强。

    这次,他抽掉了十二分的伟力,到他的右臂凝聚,目的就是想要一击必杀,同时也是刚才心中预警的自然反应。

    铿锵!

    巨大的金铁碰撞之声响起,震耳欲聋。

    甚至音浪都将周围的杂草碾碎,压完了腰。

    咔擦!咔擦!

    两道咔擦声同时响起。

    一道是青狼头领兽爪碎裂的声音,一道是张凡右手拳头骨破裂的声音。

    双方都以为对对方的实力了如指掌。

    殊不知,双方的实力都不容小觑,而各自又小瞧了对方。

    这才导致两败俱伤的出现。

    “嗷呜~~~”青狼头领一声低沉的嚎叫。

    它的左前爪已经废掉,如果不经过修养,目前是没有任何战斗力了。

    青狼头领三足站立,身躯却奇迹般的未曾出现摇晃的情况,依然站得溜直,气势丝毫不弱。

    而张凡,整个右臂直接垂啦下来,拳头之上更是白骨森森,肌肉组织全部在刚才的碰撞中坏死。

    而骨骼,更是从手指骨到右臂肩膀,整个右臂的骨骼尽数碎裂。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烈疼痛,自他的右臂接连不断的传入他的大脑中枢神经。

    额头之上,布满了冷汗,张凡咬牙切齿,苦苦的用意志力支撑自己没有倒下呻吟。

    同时,他迅速拿出背包里的黑药。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浪费不浪费了。

    张凡直接伸手进去,抓了一坨黑药出来。

    接着忍者疼痛,将黑药直接抹到右臂之上。

    “嘶~~~啊---”

    当左手触碰到右臂的那一瞬间。

    张凡再也克制不出,低声倒吸一口凉气,痛叫了一声。

    毕竟是碎了骨头,好比粉碎性骨折的疼痛,一般人很难忍受得了。

    不过这种疼痛并未持续多久,当黑药接触到皮肤表面,便被迅速吸收,短短零点几秒的时间不到。

    黑药的药效就发挥了作用,张凡的骨骼瞬间修复完成。

    不过依然有一点疼痛,那是从肌肉上传来的。

    毕竟骨骼上的疼痛消除了。

    但是肌肉上的疼痛还在,所以也不是完全不疼。

    只能说能够忍受的疼痛。

    而旁边的焦黑,在见到张凡用黑药的过程之后。

    顿时心中一阵绞痛。

    这特么……

    这么珍贵的黑药,你竟然一坨一坨的扣出来用?

    这是闹哪样?

    再看过去,张凡手上因为黑药过多,滴了几滴到地上。

    焦黑当时就不淡定了,好想冲过去把地上的黑药跪舔起来。

    你说你用就你用吧,还给地面来几滴?

    因为地面被你们打碎了几块,你要用黑药给它治疗一下?

    焦黑心中绞痛。

    如此珍贵的黑药,就这样让张凡暴殄天物了。

    焦黑心里痛啊。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同时,他更不知道,在他看来异常珍贵的黑药,其实张凡还有很多。

    毕竟张凡脑海中的自动售货机,仿佛永远不缺货似的。

    噗呲!

    焦黑心中发狠,拼着自己受伤,完全放弃了防御,手上速度陡然加速劈中了一头青狼。

    代价却是右臂遭受到另外一头青狼的前爪袭击。

    那雪亮如镰刀般的锋利前爪在焦黑手臂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爪痕。

    焦黑手臂吃痛,顿时右臂失去了行动能力。

    不过他强忍着疼痛,右臂握紧斧头抽回抵挡。

    接着拿出包里的黑药,直接学张凡一样,扣了一坨出来。

    他强忍着心中的绞痛,将黑药直接敷在右臂的伤口之上。

    那已经白骨森森的可怖伤口,在黑药的作用下,瞬间减少了疼痛。

    焦黑没有停止,继续将抠出来的多余的黑药全数摸到自己的双臂,脑袋,各个要害位置。

    不抹黑药还好,这一抹黑药,焦黑就显得更黑了。

    特别是脸上,他将最后一点黑药一把抹到脸上。

    本来就是锅底灰的肤色在加上黑药,简直就是黑上加黑。

    旁边剩下进攻的三头青狼都有些疑惑,交流了一句。

    “兄弟,这特么人呢?怎么打着打着,人都不见了?”

    “是啊,难道这人会隐身术?”

    “不要着急,用鼻子,他的气味还在,我们闻着气味攻击。”

    “好!”

    “好!”

    嘶~~~

    三头青狼刚一阵深呼吸,才呼吸到一半。

    噗!

    一阵惊天屁响响起,三头青狼直接开始原地打转,庞大的兽躯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这特么……

    本来准备凭借气味寻找焦黑的踪迹,结果这刚一吸气,洪正就特么的放了一个屁。

    那刺激的气味瞬间扩散开来,被这三头青狼吸入鼻中。

    在由鼻子里面的嗅觉神经末梢将这种刺鼻的臭味感觉传入到大脑的中枢神经内。

    嗡!

    三头青狼顿时感觉脑海中仿佛被一柄锤子重重的敲击,整个脑袋都昏昏欲沉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其中一头青狼原地打转,兽躯左右摇晃,喃喃自语。

    “你在哪啊,兄弟,我好像在天上飞呢……”

    “哦,我也是,我还看到好多小星星……”

    ……

    另外一边,那本身就负责攻击洪正的三头青狼,连忙大喝:“四弟,快醒醒,不要深呼吸,屏气凝神,不要用鼻子,张嘴呼吸。”

    攻击洪正这边的三头青狼因为有着被屁熏晕的经验,所以早就屏蔽了自己的鼻子,而是用嘴呼吸。

    即使这样,它们三头青狼也有些吃不消了。

    结果……

    谁知道负责攻击焦黑的这三头傻子竟然在这深呼吸,还刚好是洪正放屁的时候…

    这简直了…

    不过这真的不怪他们,要怪就焦黑却是太黑了。

    黑药一抹,完全特么的看不见人在哪里,它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

    而张凡这边,因为黑药的神奇效果,张凡骨骼全数恢复。

    趁着青狼头领伤势严重,所谓趁它病要它命。

    张凡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板砖,因为没有武器,所以只能先捡一块板砖凑合着用。

    而另只手捡了一把碎石。

    接着,他身体高高跃起。

    那强大力量属性的效果,使得他的身躯跃起有六七米那么高。

    空中,张凡的身体如同拉开的铁胎长弓一般,手里的碎石被他直接狂砸下去。

    碎石经过强力力量的增幅,犹如那密集的子弹一般,射向青狼头领。

    同时,张凡大喝:“看我的碎石打狗,有去无回……”

    青狼头领一脸懵逼:“……”

    你特么的,说什么呢?我是狗吗?

    劳资是狼,是狼!好不好!

    危机时刻,青狼头领顾不得腿上的伤势,强忍着疼痛三足蹬地,身躯化作一道残影躲避开来。

    砰砰砰!

    青狼头领刚跑开,就响起一阵犹如子弹打进泥土的爆破声。

    细小的碎石将地面砸出无数细小的坑洞,威势越发显得恐怖。

    就连青狼头领心中都是一惊,暗道自己跑的快。

    可是,他忘记,那威力不凡的碎石只不过是张凡抛射出来的。

    而张凡本人却还在空中,手拿板砖朝着它的方位迅速落下。

    那速度,连空气都嗤嗤作响,产生了爆鸣声。

    同时,张凡厉声大喝:“狗毛,看我板砖。”

    话音落下之时,板砖已经到位。

    闻声转头的青狼头领,只看到一块形状不是很规则的板砖。

    在自己瞳孔中不断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