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54章不需要眼泪(3000字)
    随着遗迹的散去,周围的视野再度恢复到,被浓雾笼罩之前的状况。

    混乱中,所有人都没发现,石定南不见了。

    此刻,大家都沉侵在脱离危险的欢乐中,哪来还有心思关心身边少没少人?

    石定南则是趁乱,两具身体合二为一。

    没有任何意外,这座遗迹的阵眼被他拿到了。

    对于这次遗迹之行,很多人都云里雾里的,完全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就出来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进去都会遇到危险。

    一些运气好的,直到遗迹消失,都没发现什么危险……

    不过,没遇到危险也不代表就是好事。

    毕竟经历过危险之后,大家才能成长。

    一群人还没从脱离危险的的情况反应过来,就发现无数横在地上的尸体。

    有天罗地网的老师,有学生。

    众人的心情瞬间悲伤下来。

    “南山老师牺牲了!”

    “陈佩恩老师牺牲了!”

    “诸位,我们一起送英烈回学校!”

    “……”

    就在张凡众人还在看四周的时候,帐篷之间有些乱了,一些士兵匆匆往外跑去。

    一位年纪比较大的站在中央,看起来职位不低,他脸色一白,瞬间露出悲戚之色,“哎……”

    长长的叹息声,让人心中发堵。

    ……

    几分钟后,张凡众人也纷纷集合完毕。

    此刻,在这半山腰上,站着不少老师和学生。

    最前方,那位职位不低的老者,头发愈发的花白了。

    “开门!”

    军用卡车的大门,很快打开。

    接着,在众人注视中,士兵们抬着担架。

    这些士兵也是满脸风霜之色,不少人身缠纱布,显然也受了伤。

    “老师!”

    人群中,一位学生忽然惊呼一声,接着就往前冲去。

    张凡众人也看到了那位躺在担架上的人,正是他们培训基地的一位老师。

    ……

    那位学生泪流满面,张凡这些人也心里发酸,不知该说什么。

    ……

    前方。

    那位职位颇高的老者,步伐有些颤颤巍巍,眼中泪光闪烁,轻声道:“我们回家,我们回家了。”

    “上峰!”

    一位士兵快步跑到老者跟前,开口道:“此战,不辱使命!

    异兽大军已经被击退!

    我军战死333人,无一退却!

    击杀异兽领主3头,异兽头领11头,普通异兽无数,扬我华国之威!”

    “333人……”

    老者没有在意那些击杀数据,眼睛发红,喃喃道:“今年,走了很多位士兵了,就连天罗地网,也有人牺牲,他们培养的学员也牺牲了不少,都还这么年轻,都还这么年轻啊……”

    老者呢喃一声,轻声道:“全体行礼,恭迎英烈回家!”

    感受到这股悲恸的气氛,所有人纷纷低头鞠躬,面露哀色。

    张凡和焦黑几人,第一次经历这个,茫然和无措中,也跟着行礼。

    “厚葬,组织赡养英烈家属,入英烈祠,有朝一日,平定异兽,再报此仇!”

    老者说完,率先离去。

    老者离去,张凡他们茫然,只能迅速追了上去。

    那位老者身旁,警卫员低声叹息,轻声道:“首长您旧伤未愈,切不可太过悲恸啊!”

    老者虽然贵为首长,可出战太多,早就伤病缠身,此刻如果过度悲恸,恐怕……

    再这么下去,恐怕伤势会越来越严重。

    张凡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向前方那些沉默的老师,看着那一位位躺在担架上,血迹斑斑的陌生面孔,众人心里发堵的厉害。

    “这就是修行者的世界吗?”

    “这就是觉醒者的归宿?”

    “……”

    众人茫然悲戚中,其他老师,抬着担架,登上军用卡车。

    轰隆一声,卡车引擎启动,朝着培训基地开去。

    活着的人,则乘坐大巴车回培训基地。

    培训基地大门。

    大巴车以提前达到,所有人早早的就站成了一排,迎接英烈。

    没有想象的哭泣,更没有无助的悲哀。

    每个人心中都默默的悲愤着,将仇恨化作修行的动力。

    所有人行注目礼,望着卡车。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军用卡车,载着英烈们的尸体。

    朝南区深处走去,那里,有个墓园,以前众人不知道那里怎么墓园是干什么的,现在终于明白,那是烈士的墓园。

    那里是培训基地的外围,哪怕死亡,他们也希望能守卫在这边净土之上。

    石定南没有跟过去,走到众人身前,看了一眼学生们,道:“都好好打起精神,这就是你们所在的培训基地,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老师……”

    石定南挥手打断想要插话的学生,

    又看向众人,淡淡道:“生死就是这么简单,没必要太过悲戚。有朝一日,我等死在异兽手上,不需要这无用的泪水!

    有能耐,就镇压了异兽,为我们报仇。没能耐,那就当生老病死,所有的泪与恨,都是徒劳。

    最少我石定南便是如此,我若战死,少跟我来这套,当然,我觉得我可以活到异兽覆灭的那一天!”

    说完,石定南指着旁边一个正在悄声无息哭泣的女孩,道:“难道上了战场,别人死了,等你哭丧?”

    石定南怒哼一声,又道:“自己死了就算了,别拖累任何人,你们其他人也记住了,上了战场;

    有的只是血和一往无际的精神,没有泪水,我们这里,不需要眼泪。”

    那位哭泣的女孩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旁边有其他老师有些无奈,站出来轻声道:“石老师,她还没经历过这些,何况……”

    石定南也不接话,转回话题道:“我说过了,我们这里,不需要眼泪,以前不需要,以后更不需要!

    至于经历没经历过,这都不是重点,好比今天,大家都没经历过,还是一样得上战场,就是这么简单。”

    这话一出,所有学生心头都猛然一震。

    是啊,不能用没经历过,来搪塞自己。

    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上战场。

    异兽会因为你没经历过,就不杀你吗?

    死在战场上,至少也得拉一两头异兽垫背才行啊。

    仿佛觉察到学生们开始逐渐领悟,石定南话音一转,道。

    “你们继续上课,我去墓园一趟。”

    石定南没再说什么,迈步往南区深处走去,脚步,显得有些沉重。

    ……

    晚上的课程,没继续下去。

    老师们大多去了墓园,张凡他们没进去,却是在外围站着,众人都保持着沉默,心中各有想法。

    “异兽。”

    张凡轻轻念了一句,焦黑忽然道:“都该杀!”

    今日的他们,还没有熟悉的同学好友死在异兽手上。

    可也许很快,他们就能看到这一幕,甚至死亡的就是自己。

    这些年来,死去的人太多太多。

    多到,很多老师都已经麻木了,习惯了,心中只剩下仇恨和变强的念头。

    黑夜中,墓园深处出来低微的啜泣声。

    哭的不是老师们,而是那些老师的学生,昔日不知多少人在骂,骂自己的老师刻薄,骂自己的老师光会说教,也没见他们如何如何。

    然而,此刻,很多人才意识到,他们的老师也是铁骨铮铮!

    ……

    当晚,张凡这些人彻夜难眠。

    第二天,再去班里,却发现一如往常,毫无变化,战死的老师们,仿佛也被人遗忘。

    课程结束,石定南忽然出现。

    扫了一眼班上众人,石定南淡淡道:“冷校长回来了,也不知道校长怎么想的,不过校长说了,再给大家一次选择的机会。

    今日,可以选择退出培训基地!

    昨日的情况,大家看到了,战场之上,死亡是很简简单单的事。

    你们,现在上战场和异兽博弈,的确很危险。

    自己做个抉择,现在退出,基地将遣送你们回各自的单位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

    众人陷入了沉默。

    石定南见状又道:“退出,也不丢人,战场之上,本就没有什么安全可言,哪怕老师们自己,也不能保证,更何况你们,实力弱一点的,跑都没法跑。

    之前,我们也有些激进了,现在的你们,真的很弱。

    给你们五分钟,退出的,现在可以离去,我保证,培训基地会遣送大家回各自单位生活,只要大家遵守保密协议的内容,没有忘记便好。

    只希望退出的人,等你们强大了,不要因为今日之事,就起了怯战之心。

    他日,也许你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人群,渐渐有些骚动。

    过了三分钟,忽然有人站了起来,有人怒斥道:“你敢走!”

    站起来的学生,满脸的羞愧和无奈,低声道:“我……我……我父亲早逝,母亲独自一人……”

    “你!”

    有人勃然大怒,石定南却是摆摆手道:“没事,你出去吧,记住了,在异兽的秘密被公开之前,不允许对其他人透露消息!”

    “一定!”

    起身的学生,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匆匆离去。

    “还有吗?”

    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过了片刻,又有两人起身离去。

    很快,五分钟过去了。

    石定南笑了笑道:“比我想象的少,一群不怕死的小崽子,我以为起码跑了一小半。”

    石定南忽然又沉声道:“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走,还来得及!”

    石定南坚毅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

    未曾退出的学生,全都眼神坚毅的回望过去,没有丝毫胆怯。

    足足半晌,再无一人退出。

    石定南才开口,重重的道:“好!很好!今日起,你们将接受魔鬼般的训练,颤抖吧!少年们。”

    PS:吉吉了,今天没有上架,继续等通知,上架时间,我得知后,会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