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医生啊 >章节目录第056章我不服
    说话的叫尹杰,寸头,国字脸,一双大眼炯炯有神。

    这次队列,尹杰刚好站在张凡旁边。

    “谁知道呢!”

    张凡疲惫道。

    趁聊天休息的空挡,张凡粗略望了一下整个操场。

    发现还是有很多认识的人。

    比如自己的死党大部分人,都是男的。

    杨小衣那种看起来像女装大佬的除外……

    唯有几个女的,张凡都不认识。

    “同学们,你们的身旁,都是你们的同学,或者以后的队友,懂吗?”

    王德洲现在说这些,就是想告诉大家,不要自相残杀。

    修行者,品德为先,意志为次,身体基础才是最后需要的。

    如果品德都没有,再好的意志,再好的身体基础条件。

    都等于零,这种人培养起来,等于是为社会增加了负担。

    修行者之所以崇高,除了本身的实力。

    更为重要的是能够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担当大义。

    而一个没有品德的人,何来大义,辛辛苦苦培养出来。

    说不得就选择当一个犯罪分子,这不是自己找事吗!

    所以,这些都是考验一个人,能够否成为修行者的衡量标准。

    不过这暗中考核,只有王德洲心里明白,他也不会说出来这个考核标准。

    操场上的少年,现在还压根不知道标准是什么!

    以为只要集训完成,考试通过就能考上修炼大学。

    殊不知,这个考试如影随形,已经融入了生活之中。

    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一刻起,谁又把谁当成了心目中的对手。

    ……

    “行了,今天上午的集训到此结束,现在去用餐,下午1点集合!”

    说完这些,王德洲便离开了。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大家懂就行了。

    可能是因为上午训练太过残酷,加上有人因为没坚持下来,被直接出局了,中午用餐。

    大家的话都很少,几乎没什么太大的交流。

    下午1点,操场。

    此刻200多个学生列队整齐,军姿站在原地。

    1点5分,这个时候,王德洲还没出现。

    但是大家依然很安静,没有任何一个人乱动或者说话。

    1点10分,这时候。

    有部分人已经开始出现脚麻,头晕的症状了!

    烈日下的骄阳,温度太高,身体再好,也受不了。

    不过没人吭声,大家依然坚持着。

    1点20分,这个时候。

    很多人已经汗水打湿了衣衫,整个身躯都有些摇晃。

    此刻,保持军姿一分钟,仿佛平时的十分种还要久,大家依然坚持着。

    1点25分,王德洲还没出现。

    “是不是王老师午休睡着了!”

    整齐的队列中,一个男生疑惑道,脸颊之上全是汗水。

    不过,他的疑惑,没人回答,也没人理会。

    1点30分,终于,有人心里防线开始崩溃。

    距离张凡五六个位置距离,一个少年伸了伸腿,动了几下。

    不是他不想坚持,而是真的很累了,现在正好王德洲不在。

    他动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这个少年张凡认识,名叫余乐,平时就有些偷奸耍滑,心眼贼多。

    1点35分,这个时候不在是动动那么简单了,队列之中。

    竟然有人公开坐下休息,不过眼珠子却四处张望。

    生怕这个时候王德洲出现,好立即起身站好。

    1点40分,随着第一个人的坐下休息,陆陆续续有着更多的人坐下休息。

    不过场面还是很安静,都只是坐下休息,没人说话,没有喧闹声。

    1点50分,这个时候,很多人见别人都坐下休息了,自己也跟着坐下休息。

    此刻,保持军姿不动的人已经很少了,只剩200个了。

    叮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预示着时间到了下午2点。

    这个时候,还剩下刚好整整200人保持着军姿姿势坚持站立。

    中途没有动弹一下,不是他们不想休息,而是他们的意志力不允许。

    “快,快,王老师来了!”

    伴随着2点时分,上课铃声的响起。

    王德洲的身影自教学楼内缓缓走出。

    一名眼尖的男生急忙提醒大家赶紧站好。

    无数人刷的一声起立站好,姿势十分标准。

    队列前,王德洲站的笔直,带着一个黑色墨镜。

    “刚才没有好好站军姿的,都有谁,自觉给我站出来!”

    王德洲语气严厉,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唰!

    队列中,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站出去。

    见少年们这个样子,王德洲额头上黑线直冒,还敢做不敢认了还。

    “赶紧,好话不说二遍,马上给我站出来!”

    为了加强威信,这次,王德洲语气加强了不少。

    这…你自己说的,不说二遍,这尼玛刚好就是第二遍呢…

    哄小孩呢…

    不过说归说,闹归闹。

    王德洲威严的目光扫视全场,没人敢和他对视。

    除了王德洲本身的威严之外,更多的,就是这些学生刚才偷懒被发现了。

    此刻心中发虚,哪里敢和王德洲对视。

    不过心虚归心虚,还是没人站出来。

    其实大家心中都有底,就看现在老王这个表情,这个态度。

    就知道刚才老王肯定在暗中观察自己等人。

    不过人总有一个侥幸心里,刚才懒散的人那么多,老王不一定全部记得过来。

    所以没一个人主动站出来。

    存侥幸心里不要紧,不过这把老王可惹毛了。

    当即伸手,朝着队列一阵指点。

    “你,你,你…”每个没指到的人,都是之前偷懒的。

    这老王的记性还真不是盖的。

    短短几十秒,之前偷懒的人就被老王挨个点了遍。

    队列之中,不多不少,现在刚好还剩200个,当然张凡肯定在没偷懒那一类中。

    要说之前,张凡也差点动心了,好在最后坚持住了。

    准确的说,张凡前世的记忆就已经猜到,这老王头定然在暗中观察。

    所以死咬着牙,硬是没敢偷一下懒。

    这不,张凡暗自庆幸自己聪明,刚才没有偷懒,不然现在自己铁定也在被点出的队列中。

    对于这些偷懒的学生,王德洲没有丝毫怜惜,直接道。

    “现在起,你们被淘汰了,考修炼大学肯定不可能了,将来或许当一个后勤员,还勉强!”

    简单的一句话,却如同雷击,使得每一个少年都无法接受。

    “我不服!”

    “对,我也不服!”

    “没错,是老师你自己迟到了,还怪我们,我也不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