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 > 第701章 又不听话,还专门顶嘴
    虽然这个男人不给她准确的答案,但魏芊芊心里还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

    魏芊芊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口问道:“之前的歌声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你们故意引诱我的吧?”

    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原本以为是深海女巫发出来的声音,但是她什么也没看到。

    当船只出现的时候,那歌声也消失了。

    所以魏芊芊才猜测着那声音是不是他们故意发出来的,就是为了诱惑她过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些瀛海人还真是有些可怕。

    虽然瀛海人不知道四大家族的秘术,但是他们却拥有歌声和潜水的技术。

    当然,这些似乎也只适合在海上使用。

    “你还真猜对了。”

    松鹤笑了笑。

    这个女人猜的一点都没错。

    “好卑鄙啊!”

    魏芊芊咬牙切齿的道。

    她竟然被这些人给耍了。

    “你们有这种技术,岂不是很容易拿下子桑内地,利用歌声将所有人催眠,然后一网打尽……”

    魏芊芊光是想想,就感觉非常可怕。

    可是之前都不见他们用歌声打战,莫非是良心发现知道这样做胜之不武?

    “歌声只能影响一个人,其他人并不能影响,若是用在战场上,这样的方法未免太鸡肋。”

    松鹤倒也不隐瞒魏芊芊,直言开口。

    魏芊芊却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眸子缩了缩,道:“什么意思,只能影响一个人?那我怎么发现营地所有人都被影响了?”

    她还记得自己去了秦政羽的营帐,还有墨千羽的营帐,那两个男人都被催眠了。

    就连外面的士兵也全都被催眠,一个个沉睡着,怎么喊都喊不醒。

    现在松鹤竟然告诉自己,歌声只能影响一个人,她根本不相信。

    可是松鹤那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她不得不相信。

    “那是因为你被催眠了,你所做的事情只不过都是你想象的。”

    松鹤实话一句一句往外吐,他要么不说话,要么就都说实话。

    他不喜欢撒谎,对任何事情觉得没有必要撒谎。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魏芊芊傻眼了,所以她之前看到那些都是自己被催眠之后想象出来的画面吗?

    想到这种可能,魏芊芊默默流泪。

    “你们这样的歌声也太好骗人了吧。”魏芊芊埋怨道。

    “确实,但也只是为了引诱你出来!”

    “够了,别说了。”

    魏芊芊赶紧打住,越听松鹤这么说话,她就会感觉自己越是愚蠢。

    蠢到家了。

    沉默了许久,魏芊芊见松鹤闭上眼睛,以为这家伙要睡觉了,她不想让这个男人休息睡觉。

    所以便继续开口问道:“你带着我回瀛海,是不是代表着不再攻打子桑内地?”

    她要让这个男人知道什么叫做请佛容易送佛难。

    “暂时不会攻打,但我们的人会一步一步的渗透子桑内地的朝廷,让朝廷成为虚空!”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说假话!”

    魏芊芊听着男人的话,只觉得背后一寒。

    这一路上,魏倩倩都在问,综合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

    大到天空宇宙,小到吃饭睡觉上厕所。

    “你这个瀛海岛的首领还挺威风的,政权兵权都在自己手中,小时候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都不用拉屎的,就算是拉屎拉的也跟一般人不同。”

    魏芊芊一脸天真无邪的道。

    松鹤脸色一沉,并未说什么。

    “你拉的屎还健康吗?有没有窜稀过?平时都吃啥?有没有消化不好的时候?”

    “……”

    “你怎么不说话了?”

    魏芊芊眨了眨眼睛。

    “你能问些正常的问题么?”

    松鹤抿了抿唇。

    魏芊芊挠了挠脑袋,干干咳嗽一声,一脸正经的问道:“你耍过女人么?像你长得这么好,又权高位重,身边的女人一定很多吧?”

    只见松鹤的脸色似乎更加阴沉。

    “还是说你不喜欢耍女人,只喜欢耍男人?”魏芊芊看着男人要发作的模样,心里一阵偷乐呵。

    她就是故意的。

    “不说话不会死。”松鹤冷冷道。

    “说话也不会死,你敢对我出手,信不信我毁了这艘船,大不了大家都死在海底。”

    魏芊芊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继续跟松鹤顶嘴。

    松鹤听着女人的话,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个女人弄回来?

    又不听话,还专门顶嘴。

    这个女人之所以敢这么做,还是因为她的修为也不弱。

    换做一般的女人,看都不敢看他一眼,哪里会像这个女人如此不知死活。

    他暂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

    魏芊芊原先觉得松鹤这人脾气一定不好,但是她一次一次的触动对方的底线,却不见对方发作,说明这男人的脾气应该还算不错。

    当然,她自我感觉是这样。

    或许这男人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所以才会一直忍着她吧。

    她现在怎么样,她自己都忍受不了,更别说其他人了。

    作天作地作空气。

    见松鹤都不回话,魏芊芊便站起身来,在船舱里面左看看右悄悄东摸摸西捏捏。

    船上有不少价值不菲的古董。

    当然对她来说是古董,但是在这个时代这些古董并不值什么大价钱,比较平常了,经常被当成装饰的东西。

    她还是喜欢黄金银子。

    此时,营帐那边还没有人发现魏芊芊消失。

    秦政羽起身准备去隔壁看看,有墨千羽在,他可不放心芊芊一个人单独留在营帐里面。

    说不定这个时候墨千羽已经在芊芊的营帐里面了。

    他翻来覆去,最终起来朝着外面走去,一出营帐便看到了墨千羽也刚好从营帐里面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站在原地没动静。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互相死死盯着对方。

    两人谁也不肯回到自己的营帐里去。

    秦政羽微微一笑,朝着魏芊芊的营帐走去。

    墨千羽自然也不甘示弱,两人都去了魏芊芊的营帐。

    只是他们去了魏芊芊的营帐之后顿时傻眼了。

    营帐里面根本就没有魏芊芊的身影。

    “芊芊出去了?”秦政羽眉头紧皱,低低问了一句。

    “谁知道呢?”墨千羽脸色凝重,心底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