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仙声夺人 >章节目录第298章 危矣
    容娴等人刚刚离开后,齐子枫的身影突兀的出现,他深深地看了容娴的背影一眼,抓起二位师弟师妹便迅速离开了。

    已经走出阴山外的容娴回想到之前自己等人准备离开阴山时,那一刹那功夫发生的事情,在心中装模作样的感慨着,星辰阁这种拥有推演天机、时光回溯能力的组织,怎么就能躲开天道的眼皮子兴风作浪呢。

    她手中把玩着一颗散发着淡淡水气的珠子,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没想到这珠子还有屏蔽天机的能力,有意思。

    她掌心翻转间,珠子已经消失不见。

    “殿下,刚才救人时……”步今朝欲言又止。

    他隐隐感应到有人出现,那人的修为比他低,但可能有敛息类的宝物,让人很难察觉。

    若非那人故意释放出善意,他还察觉不到。

    容娴笑吟吟道:“不用在意,只要不是敌人便可。”

    步今朝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娴侧头看向戚兴,神色温和道:“在下要去行医,阁下要一起吗?”

    戚兴连连摆手道:“我又不会医术,还是不去添乱了。”

    笑话,再跟着容娴走他就是傻子。

    这厮身上的麻烦也太多了,他一点儿都不想像今天一样,无时无刻担心着自己小命不保。

    容娴颇为遗憾道:“既然阁下不愿意便罢了,在下总不会强人所难的。”

    戚兴:这一口一个阁下在下的,搞得他们好像不熟一样。

    戚兴负气而去,隐隐还有些委屈。

    他们明明都是生死之交了,怎么容娴还这么疏离呢。

    戚兴的离去没有在容娴心中留下半点波澜,她又看向周琛,神色温柔的询问道:“你呢,是回去看你妹妹,还是跟我一起走?”

    周琛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容娴的邀请,有些不好意思道:“容大夫,我放心不下妹妹,我……”

    他现在才凡仙的修为,跟容大夫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等他修为有所成,那时候才有资格站在容大夫面前。

    容娴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一派风光霁月道:“你有你的抱负,不必心怀愧疚。这面令牌便送给你,希望在你遇到困难时能帮到你。”

    “这如何使得,无功不受禄,容大夫已经帮我很多了。”周琛有些受宠若惊的拒绝道。

    容娴笑道:“拿着吧,你将我带入阴山,解决了阴霜煞气之患,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伤到误入之人,也算间接救助了无数人,这功劳虽隐晦,却实实在在。”

    周琛害羞的接过令牌,小声嘟囔道:“容大夫功劳才最大。”

    容娴假装没听到,见到周琛收起令牌,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幽光。

    这种拥有气运之人若不能直接铲除,便只能交好。

    但容娴又怕天道出幺蛾子,比如说故意算计着容王朝与这类人交恶。

    天道的算计再简单不过了,随便让容王朝治下的几个败类五蕴皆迷,像是中邪了一样非要盯着周琛,好像周琛是嘲讽体一样,谁都看他不顺眼想要动手教训,或是对周琛在意的人出手,不管是弄死还是弄残。

    等这小子有仇报仇又牵扯出一连串容朝的人物,杀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了弱的来了强的。

    或者让容朝治下几个膨胀的家族抢夺这小子的宝物,你追我赶敌对起来,到时候想要和解都不可能,只能不死不休了。

    容娴送上探看司青鸟使的令牌,除了能定位到周琛的位置外,也防着那些不长眼的作天作地谁都敢得罪,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天地已经装不下他们了。

    连她都不敢在有十分的把握弄死天运之子之前只能交好,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容王朝是她在中千界的根基,可不能被几个败类给坏了。

    说句大实话,容娴还真怕天运之子的破坏能力。

    他们若敌视哪个势力或人,那可真就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了。

    及时了解周琛的动向,有不长眼的提前赶紧弄死再好不过。

    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容娴瞎猜的,天道又不是闲的,没事总针对她。

    但防患于未然,谁知道剑帝能支撑多久呢。

    她目前是个弱鸡,而容王朝又风雨飘摇,都禁不住风浪啊。

    嘛,容娴她除了搞事和善后熟练无比外,还深谋远虑。

    周琛离开后,容娴身边只剩下容钰和步今朝二人了。

    “老师,我们现在去哪儿?”容钰问道。

    容娴弹了弹药箱的背带,朝着步今朝笑容温柔道:“步先生,栖凤镇上的强者多吗?”

    步今朝细细感应了下,神色复杂道:“有不下十位人仙七重强者,七重以下的人仙修士至少也有三十人了。”

    他没说出口的是,人仙七重以上的强者也有,但他的修为却感应不到了。

    皇太女危矣。

    步今朝还以为能见到太女殿下焦急惶恐的表情呢,谁知却听见皇太女满是感慨道:“只是人仙修士在短短几日间便能聚齐这么多,中千界真是人杰地灵啊。”

    步今朝:“……殿下,您不躲躲吗?”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强调道:“叫我容大夫便好。”

    步今朝心里生出一股无力感,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抓不到重点的人,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似乎看出步今朝在想些什么,容娴叹了口气,垂下眼帘有些伤感道:“我能躲到哪里去呢,朝廷没有派人接应,这栖凤镇如今已是龙潭虎穴,进来容易出去难啊。”

    不等步今朝出声安慰,容娴便抬起眼眸,眼神亮晶晶道:“天下英雄汇聚于此,如此盛世怎能说走就走。”

    步今朝木着脸道:“您可能忘了,天下英雄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您。”

    容娴虽然被怼了回来,却一点儿都不生气。

    她也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便阴沟里翻船,但现在的处境不是她想退出就退出的,她本身已经深陷泥沼了。

    唯有极致的冷静,才能在绝地之中找到生机。

    她挑了挑眉,不动声色道:“步先生。”

    “您请吩咐。”步今朝慎重道。

    容娴沉吟道:“打入敌人内部,将他们的动向给我送来,这应该不难吧?”

    步今朝迟疑道:“您不需要我保护?”

    容娴摇摇头:“若那些修士真一拥而上,你也护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