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逍遥侯 >章节目录第1064章 纳降
    杜沁娘高居于凤座之上,帐内唯一的女官赵春偷眼瞧过去,只见,娘娘的气色简直棒极了,原本晶莹粉嫩的脸颊,更是白里透红,隐现珠圆玉润之光。

    唉,丑闻就丑闻吧,只要娘娘自己过得舒坦,别的都不重要。

    赵春忽然想到了羞人之处,不由把头一低,那个坏男人,实在是太坏了,怎么就那么多的花样呢?

    杜沁娘的娇喘声,昨晚一直就没停过,显见被坏男人折腾得不轻。

    等赵春进内帐去收拾床榻的时候,却见杜沁娘的樱唇里,赫然堵着手帕子。

    “禀娘娘,李太傅求见。”就在杜沁娘走神的时候,赵春见小女官在帐门前闪了个身影,她快步走到帐门前,和小女官嘀咕了一阵,随即返身回到凤座前,把李中易要来的消息,禀给了杜沁娘。

    杜沁娘低着头想心思,没有任何反应。如果是旁人,必定以为娘娘暂时不想见李中易,赵春却知道,杜沁娘压根就没听见她说的是啥。

    “娘娘,娘娘……”赵春装没看见杜沁娘发楞的傻样,连声轻唤,终于惊醒了沉浸在遐思之中的杜沁娘。

    “哦,春儿啊,何事?”杜沁娘毕竟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眼前的赵春偏偏就是知情者,她不由脸颊发烫,强作镇定的问赵春。

    “禀娘娘,李太傅在帐外求见。”赵春一阵无语,只得轻声细气的把李中易到了的消息,又说了一遍。

    “哦,我知道了。”杜沁娘马上想起,隔壁老李昨晚在床榻上说过的事。

    今天是博州全城达官贵人,集体出城投降,跪迎监国和杜太贵妃的好日子呢!

    “请李太傅进来吧。”杜沁娘不经意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赵春慌忙低下头不敢多看。

    赵春比谁都明白,娘娘的精神状态虽然很棒,昨晚毕竟累坏了不是?

    “臣李中易叩见娘娘。”李中易缓步踱进帐内,一本正经的长揖到地,规规矩矩的行礼如仪。

    作为一名成熟的政客兼隔壁老李,哪怕昨晚把杜沁娘剥得精光,肆无忌惮的亲怜蜜爱,只要在人前都必须装作没事人一般。

    那句老话说啥来着,只要不被捉J在床,打死也不承认!

    “太傅太过于多礼了,快请上座。春儿,看茶。”杜沁娘盯着李中易深深的看了一眼,嗯,隔壁老李的气色也还算不错,只是眼圈略微有点发暗,暴露出昨晚太过放纵的后遗症。

    “禀娘娘,博州城的全城官绅都感念于监国和娘娘的无上仁德,早早的就跪到了城门口,听候监国和娘娘的发落。”李中易坐得异常端正,一丝不苟的把场面话说完。

    “让哥儿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儿,他懂得什么?本宫又是女流之辈,从没参与过朝政,这天下事都托付给太傅全权处置,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杜沁娘的场面话说得漂亮之极,李中易不由高高的翘起嘴角,心里十分舒坦。

    凤座上的杜沁娘,身份异常之尊贵,入得洞房,上得台面,属于典型的顶级白富美,且情商又高得惊人,怎能不惹人怜惜呢?

    如今的中原地区,由于李中易的起兵勤王,事实上,存在着两个朝廷。

    开封那边的符太后,亲外甥假儿子陷于昏迷之中且生死未卜,导致帝位虚置,气势显然就要弱上好几分。

    李中易这边的杜沁娘,她的亲儿子柴熙让,不仅是先帝的嫡亲血脉,更是今上最年长的的亲弟弟。

    在大义名分上,杜沁娘已经形同李家军这边的太后身份,高贵无比!

    只是,杜沁娘是个明白人,身后没有男人的撑腰,她其实啥都不是。而且,没有她的纡尊降贵,委屈求全,辗转周旋,柴熙让将来的命运,很可能极为悲惨。

    人在屋檐下,就是砧板上的肉,必须要低头!

    尤其是身份尊贵且敏感的前朝皇族,如果不夹紧尾巴低调作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走了一遍正式的礼仪过场之后,杜沁娘母子被请上了玉辇,在近卫军的簇拥之下,浩浩荡荡的朝着博州城北门那边进发。

    博州的官绅们跪北背南,这是隆重请降的礼仪,丝毫也不容许错乱!

    面南背北,这是皇帝御座的方位,预示着帝王之气由北面席卷而来之意。

    在中国的历史上,除了朱重八之外,都是北方政权挟强大的军威,统一南方割据政权。

    国民政府北伐,被吹捧为所谓的南方统一北方,实际上名不副实。

    哪怕是北伐胜利后,国民政府真正掌握的地盘,不过是江浙沪赣皖等地而已。

    当时,广西有李、白的新桂系,东三省有张小六子,京津、福建、新疆、宁夏、甘肃、山东和广东等地的实权,也都掌握在地方军阀的手里,这算哪门子的统一全国?

    李中易骑在“血杀”的背上,不紧不慢的跟在杜沁娘的凤辇后边,亦步亦趋的前行。

    忽然,凤辇的窗帘被人拉开,赵春探头出来,招呼李中易:“李太傅,娘娘有话要说。”

    李中易暗自纳闷,他昨晚刚把杜沁娘喂得很饱,方才也私下里见面了,也没见她有话要说啊?

    这大庭广众之下,一个是响当当的权臣,一个是寡居的太贵妃,确实不宜接触过多,免得私情的丑闻传扬开来,反而败坏了杜沁娘的名声。

    如今的社会,人们崇拜的都是强者,对有权有势的成功男人,格外的宽容。

    哪怕丑闻传了出去,李中易顶多背个贪花好色,J辱皇妃的恶名罢了。最差的情况,也就是董卓的待遇了,有啥大不了的?

    杜沁娘就不同了。丑闻一旦传了出去,她如果不自行了断,天下儒门士大夫的口水,绝对足以把她淹死。

    “太傅,我和让哥儿身边的宫女,一直未曾补齐,使唤起来多有不便,你看……”杜沁娘水汪汪的含情黑眸之中,散溢出令人揪心的哀怨,楚楚动人已极。

    李中易既爱采花,又是护花之人,他只要一想起,杜沁娘舍弃了尊贵的身份,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美妙场景,很难不心软。

    “好吧,我那里正好有一堆官绅之家的美貌小娘子,便让她们进宫,伺候监国和娘娘吧?”李中易想硬起心肠,狠狠的拒绝杜沁娘的无理要求,可终究还是松了口。

    杜沁娘的小心思,李中易岂能不知?不就是担心他喜新厌旧,只顾着尝鲜,却忘了老冤家么?

    不过,李中易也确实不在乎刘贺扬献来的那些个美人儿,只当是送个顺水人情吧。

    “咎郎,你待奴真好……羞死人的那啥……奴全依了你。”杜沁娘欲语还羞的一番情话,令李中易不由惊喜异常,这才是真正的天雷勾地火啊。

    尼玛,堂堂监国之母,竟然乐意为了取悦隔壁老李,甘愿伏低做小,委委屈屈的修炼箫技。

    咳,这小娘们,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李中易把身边的女人,全都数了个遍,最终认定,杜沁娘绝对算是勾引男人的骨灰级妖姬。

    杜沁娘如果不是堂堂的监国之母,而是他李某人的小妾,嘿嘿,以杜沁娘那超凡脱俗的争宠手段,轻而易举的便可秒杀掉老李家后宅内的所有女子。

    博州北门外的大道两侧,跪满了全城的官绅,他们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不仅低头耷脑,而且意志异常之消沉。

    原本,他们以为博州城高沟深,又有朝廷的重兵把守,定会固若金汤。

    谁能想象得到,区区一个时辰的工夫,博州的城门便被李中易掌握的妖法,给轰塌了。

    李家军破城之后,城中的官绅们个个想带上细软,逃出生天。

    然而,八万禁军和乡勇溃败之后,将唯二的逃生通道,北门和西门,给彻底堵死了,他们哪怕是插上翅膀,也无法逃出博州城去。

    等李家军彻底占领了博州城之后,小门小户的人家,不仅秋毫无犯,甚至还发放口粮。

    然而,他们这些官绅之家,可就倒了血霉,遭了大殃!

    家中的银钱、美妾、闺女、古玩字画,乃至于房契、田契等等,全被凶神恶煞一般的胜利者,抄捡一空。

    征服者的代表,放出话来,如果心甘情愿的降了平卢这边的朝廷,被抄捡的部分银钱、古玩字画及美妾,或许可以发还其家。

    如果,打着负隅顽抗的鬼主意,那么,灭门之祸就在眼前。

    这年月,官绅全是读书人,征服者话里的未尽之意,有谁不懂?

    可能发还的只是小部分银钱、古玩字画和美妾,这些官绅之家的真正财富来源:房契、田契以及他们美貌的闺女,征服者的代表却绝口不提。

    若论这个时代最擅长抄家的军阀队伍,那一定非李家军莫属。

    在这个时代,哪怕是豪族内的嫡女,也不过是拿来联姻的工具,以便交换家族利益的牺牲品罢了。

    嫡女和嫡子的地位,相差实在是太过于悬殊,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更何况,这年月通行的政治斗争逻辑是:赢家通吃,输者族灭。

    站错了队的失败者们,他们的整个家族,都任由赢家随意摆布。别说只是献出几个漂亮闺女而已,哪怕把全家杀光,只留下一独苗的血脉,就已经算是赢家异常仁慈了。

    能够保全阖家的性命,已是祖坟上冒青烟的万幸,满城的官绅们哪里还敢有任何的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