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史前十万年 >章节目录第九十五章 宁远
    “那个老家伙,是一个叫天伤道人的老怪物带来的,名字叫宁远,说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老怪物,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过,应该是个假名。更多的消息,再没有一点。我有些怀疑,他可能是自由修士联盟的人,事实上,不少人都这么怀疑,毕竟在这个当口。”

    上官凡飞快道来。

    岳岿然听的微微点头。

    目光穿过人群,落在这位脚宁远的老者身上,老家伙此刻,竟然也在看着他,笑的神神秘秘,又有深意。

    他听到了?

    岳岿然心神一震,本能的就升起这个念头。

    不可能!

    马上就是否认,对方的耳力再好,也不可能捕捉到上官凡的传音,不过对方那笑意,委实是有些吓人。

    上官凡也是敏锐,捕捉到他的异常,同样看向那自称宁远的老者。

    宁远却不再看他们,转头看向其他方向里。

    “这场交易会结束之后,道友若是有意,你我联手,跟踪伏击他一把,反正这老家伙,也不是善类,错杀也无妨。”

    上官凡再传音,又道:“当然,以道友的那门神秘手段,或许根本不需要我一起同行。”

    来了!

    这个家伙,还是忍不住开始试探。

    岳岿然听的一笑,小声说道:“杀了此人,不担心从此影响你们上官家的生意吗?”

    “区区一个客人而已,何用在意,况且我之前就说过,上官家的事情,其实我根本不放在心上,在修道之路上走的更远,才是我真正追求的。不过话又说回来——”

    话锋陡然一转。

    “道友,过了此事后,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那些妖兽云集之地转转,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进军下一个大境界了!”

    目光灼灼如火。

    岳岿然自然是只能点头。

    上官凡见状,一脸的欣慰之色。

    “差点忘了,这门密语手段,我还没有传给道友,我现在便传你,不过是个小法门而已。”

    上官凡大方说道。

    岳岿然故做不知,又是点头谢过。

    ......

    时间飞快过去,没一会的功夫,岳岿然便装作能传音起来,对方的手段,和他会的,区别不大,但还是把上官凡一顿好赞。

    马屁人人爱,上官凡也不例外,乐的眼中傲气横生。

    二人仿佛两个互相帮忙的小狐狸。

    对于上官凡此人,岳岿然心中有警惕戒备,但竟无反感。

    时间飞快过去。

    依旧有其他见不的光的老邪物们赶来,个个气质别样,过来之后,却又大多与众人混成一团,谈笑风生,说不出的怪异。

    这就是天道不出,正邪无用,利益至上的史前时代。

    上官凡依旧是一一介绍,依旧有修士,来头神秘,无法猜测,岳岿然看的一一记在心里。

    “道友,我仔细揣摩过,你我二人,或可分头追踪他们,也不用担心被他们发现,但若想真的找出血手老怪,只怕还得用你那个方法,布置之事,可交由我来安排。”

    这一刻,上官凡又是传音。

    岳岿然再点头。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似乎已经等的差不多了,上官凡的父亲上官雄,终于登场。

    岳岿然是第一次见到对方,身材高大,方额阔面,目光摄人,果然有几分雄霸气概,此老也是第一次见到岳岿然,目光扫过时,同样多留了留,但没有更多表情。

    陪同他的,自然是城中的几个势力的首领,个个均有几分不凡气概。

    上官雄与众人,一番寒暄。

    又将修奴的拍卖规矩,仔细讲了讲,岳岿然没有兴趣多听这个,只对那价格,有些咋舌,筑基后期的,全以数万上品灵石一个计,质量好的,还要更高。

    “诸位,请吧,早点结束了今天的买卖,早些回去,揣摩你们的新神通。”

    上官雄最后道了一句,当先走向侧面的一个小门中。

    众人鱼贯而入。

    ......

    一段小路后,穿庭过院。

    很快,来到一座乌森森的圆形房子前,这圆形房子占地极广,似有近千丈方圆,门口守卫森严。

    进了门后,门内景象看的岳岿然又是一怔!

    竟是巨大的圆形看台样的所在,四面皆是高台,中央里,则是一个深坑样的所在,有栅栏封锁着。

    那栅栏之下,是密密麻麻的一道道身影,一眼看去,不下上千,大多衣衫褴褛,仿佛猪狗一样,被关在那里,等着新的主人来挑选走。

    这些修奴,大多已经是神色麻木,仿佛行尸走肉,只有有限一些,目光底还暗藏着悲愤与挣扎之色。

    这房子的房顶,镶嵌着数百颗夜明珠,释放出璀璨光芒来,将这些修奴的长相,神色,照的一清二楚。

    而或许是被下了什么手段,无人说话,只有一片沉重的呼吸之声。

    这一幕,绝对是岳岿然平生首见,心神多少遭受冲击,瞳孔深邃起来,说不出的情绪的,在心中蔓延!

    这也是史前时代!

    黑暗!

    太黑暗了!

    旁边的上官凡,眼角余光,捕捉到岳岿然的震撼之色,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

    其他修士,大多不是第一次来,看的面无表情。

    ......

    “诸位,这些修奴,除了我们上官家这一次缴获的,还有城中的另外几个家族和势力放出来,有没有大牵扯在身,请恕我等无法一一验证,若是将来惹上大麻烦,我等一概不管。”

    上官雄又发话道:“若无其他意见,那便请吧,手快有,手慢无。”

    一干老怪物们闻言,面面相觑。

    “诸位,老夫需要厉害一点的水修,希望各位卖我几分薄面,莫要与我抢。”

    几息之后,一个红发老者先开口道。

    此人一开口,其他人也不再客气,个个发出声来。

    “老夫的味口,你们都知道,那些俊美男女,自然都是我的!”

    李遇笑眯眯道,听的人不寒而栗。

    “老婆子最近,推演泯灭生机之道,那些木修,我全要了!”

    红衣老妪也发话。

    “那些挣扎意志仍在的,老夫要了,老夫的磨心手段,尚未大成,正缺些合适的鼎炉。”

    又是一个阴气森森的干瘦老者说道。

    “巧的很,老夫最近,也在推演这类手段,请道友割爱如何?”

    干瘦老者话音落下,马上有人说话。

    岳岿然听的心中一动,接话的修士,正是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老者宁远。

    他是真的要卖去推演手段,还是借机会救人?

    他和自由修士联盟,到底有没有关系?

    这一瞬间,大片修士,悄然关注上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