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影帝先生,受宠吧! >章节目录766章 狗鼻子真灵


    会议商讨结束后,等所有人都走了,兰迪一个人留了下来。碧翠丝他们知道兰迪跟季微应该是有话要说,就没有喊他一起走。

    兰迪坐在季微的对面,他把所有文件都整理好,这才盯着季微审视起来。

    季微懒洋洋地坐着,不耐烦地说:“你有什么话,最好尽快说,我不喜欢磨蹭。耽搁时间便是耽搁金钱,这是你曾经对我说的。”

    兰迪摇头。

    “你跟陆程之间出了什么事?”

    季微神情微僵。

    兰迪说:“我虽然不是百分百了解你,但我跟你共事也有几年了,你这些天很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

    “笑容少了,接电话的次数少了,开会时候看手机的频率少了...”声音一顿,兰迪意味深长地望着季微,他道:“毕竟你以前,开会的时候总要回几条信息才正常。虽然我觉得一个合格的老板,是不应该在会议时间发短信跟人调情的...但,比起这样的你,我更怀念之前那个你。”

    季微听完兰迪的话,有些怔然。“很明显么?”

    “当然。不止是我,想必碧翠丝他们也察觉到了你的问题,只是碍于身份,大家都没有问你。”但兰迪不同,兰迪可以说是季微的老师,他有这个资格过闻季微的私事。

    当然,愿不愿意解释,那是季微的选择。

    “还有,之前你一直想将摩尔财团的主力转向华国,你突然下令要回德国,这也是很不同寻常的。”兰迪身子往前一顷,他盯着季微的眸子变得锐利起来,穿透力很强。

    “老板,你跟陆程,是不是离婚了?”

    季微又是一怔。

    “为什么这么想?”

    兰迪推了推镜框,睿智而狡猾。“直觉。”

    季微冷笑,讽刺兰迪:“他们说你是商业场上的一条狗,之前我还感到不忿,现在我是信了。”她点了点兰迪的鼻子,惊奇地道:“你这狗鼻子,灵得很。”

    兰迪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

    他眯着眼睛,语气担忧而意外的问道:“为什么要离婚?”

    季微对陆程的执着有多深,兰迪很清楚。

    她那样宠爱陆程,陆程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让她狠心离婚呢?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从头到尾,陆程对季微,都是深情不负。“这世界上,从了生离死别,没有别的事能分开我们。”

    兰迪:“可你们还没有到生离死别那一步。”

    季微眸子微微转动,神情难掩悲伤。

    “兰迪,我的陆程已经死了。”她撑着额头,手肘放在办公桌上,又说一遍:“那个会包容我宠爱我的陆程,已经死了。”

    兰迪眉头紧蹙起,没理解她这话的意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微:“这次醒过来的,不是陆程,而是黎曌。”

    兰迪心惊不已。

    “黎曌,是谁?”

    季微沉默了片刻,才将黎曌的身份讲出来。

    闻言,兰迪被震惊得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克隆体、黎族族长,这每一样对兰迪来说,都像是科幻故事里面的情节。

    兰迪难平心绪,久久失语。季微就知道,任何人听到这件事都会感到匪夷所思,若非她全程参与在这件事里面,也会以为这是天方夜谭。

    “这并非科幻故事,兰迪,我的陆程永远的离开我了。”

    兰迪看季微的眼神,变得心疼起来。

    这个女人,今年也不过才29岁。她一辈子都在吃苦,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以为她能过上岁月静好的日子,结果却失去了挚爱。

    兰迪不禁低声问道:“微微,你、你还好吗?”

    季微失神了一会儿,才怅然答道:“好与不好,都得好好活着。”她的命是陆程换回来的,她还有阿福要照顾,她没有资格糟蹋了自己。

    “所以兰迪,我们尽快离开吧。”

    禹城,是她爱情开始的地方,也是她爱情终结的地方,她跟很多伤心人一样,只想着快些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再也不要回来才好。

    兰迪点点头,“好的,我们会很快回到德国的。”

    “嗯。”

    季微站起身,拿着文件离开。

    走到会议室门口,她忽然回头看了兰迪一眼。

    兰迪正好起身,转身跟在她的身后准备走,见季微望着自己,兰迪有些纳闷。“盯着我看做什么?”

    “有些事,我本来是打算瞒着,等你自己去发觉的。”但是因为陆程的离开,季微突然明白想要厮守一份爱情直到终老,有多么的不容易。

    她已经过得这样不容易了,她希望身边的人都幸福一些,不留遗憾。

    兰迪眉头紧皱,感到费解,“什么事?”兰迪猜不到还会有什么事,是跟他相关的。

    季微没有把话挑明,她只是问了一句:“兰迪,你小时候,父母是不是领养了一个姐姐?”

    兰迪一愣。

    “小时候么?”他很少去想起童年时光,毕竟不是多么快乐的记忆。季微这样一问,兰迪那颗被封住的心再次被撕开一道口子。

    口子被撕开,才发现他心里的痛从来都没有愈合过,始终血肉模糊着。

    原来儿时的悲痛记忆,他始终记得清清楚楚。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下着大雨,姐姐喜欢的偶像要去他们所在的城市开演唱会。那位偶像的演唱会门票一票难求,姐姐好不容易买到了票,说什么也不肯就此错过。

    姐姐虽然只是一个养女,但父母却疼爱她,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对姐姐的要求,父母也是有求必应。

    那么大的雨,父母决定亲自送姐姐去看偶像的演唱会。

    兰迪有些洁癖,不喜欢穿脏鞋子,那天下大雨,他不肯离开家,就一个人呆在家里等他们回来。他等啊等,等了四个小时,等来一通电话。

    那一通电话,宣告了父母亲的死亡。

    兰迪神色悲伤,尽管那份悲痛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兰迪还是不能忘记。他低声说道:“是的,我的父母很爱她,听警察说,车祸的时候,车子落进了山崖,我妈妈当场死亡了,爸爸拼命砸开车窗,将我姐姐扔了出去。然后...车子就爆炸了。”

    他的姐姐身上,承载着他亲父母的希望,他怎么会忘记那个女孩的存在呢?

    ------题外话------

    推荐铭希新文,《霍先生,婚姻无效!》

    简介:

    结婚只是一时冲动,本当成一场儿戏,那个男人却认真的可怕。

    新婚之夜。

    她被抵在门后,惊恐不已,“别,别乱来啊。”

    男人解开衬衣扣子,步步紧逼,“这不是乱来,我这是持证上岗。”

    ……

    庄思楠给自己挖了个坑,越填陷得越深的那种。

    某日,她深情表白,“老公,我爱上你了。”

    男人从工作中抬起头,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说清楚一点。”

    “我说,我已经爱上你了。”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过来,用行动表达你爱……上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