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章 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现在是吃饭的时候,几乎学校里所有人都聚集在食堂。



    贺泽川身材高大挺拔,五官完美深邃的比那些大明星还要好看,一身笔挺的修身手工黑色西装处处彰显他的尊贵不凡。



    以前看不起苏浅的那些女生眼睛都看直了!



    也有人开始议论。



    有女生满脸花痴:“那个男人好帅啊,是学校新来的学长吗?”



    “哪个年级的,我要去听课顺便认识一下学长!”



    “你们是不是瞎了,没看见他和苏浅在一起,我猜一定是苏浅的老公。”



    “没关系啊,苏浅才十八岁,怎么可能结婚,没有结婚就等于谁都有竞争的权利!”



    苏浅闻言,脸色立刻变了,有了一种强烈危机感。



    狠狠瞪了贺泽川一眼,只见男人浅笑吟吟,似乎在说,看见我的魅力了吗,还不快抓紧我!



    她挽住他的纤细手臂不自觉的紧了紧。



    吃饭的时候,贺泽川即使坐在大众食堂里,那卷起洁白衬衣袖子,将食物往嘴里放的样子,依旧优雅迷人,苏浅仿佛看见了一位王子坐在宫殿里就餐。



    其他人仿佛都成了他的陪衬!



    不自觉的她看的有些痴迷。



    “那位就是苏浅吗,不是说她老公又老又丑,这个帅哥是谁?”耳边又传来附近两个女生小声议论。



    “谁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说不定人家又换男人也说不定!”



    “我才不去,你不觉得太八卦了吗?”



    这时候贺泽川微微蹙眉,微微抬眸睨了她一眼,见她脸上一片红,碗里的食物几本没有动过。



    “老婆,吃菜!”



    他夹起青菜放进她碗里,低沉的声线不大不小刚巧能让附近的人听见。



    四周传出吸气声,谁也想不到这位优雅矜贵帅气的,让人忍不住不想穿衣服的男人,居然真是苏浅的老公!



    多日来的谣言,在这一刻支离破碎。



    苏浅看了大叔一眼,虽然被他叫老婆有些抵触,但却莫名暖洋洋的。



    这时候,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学姐端着饭盒走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悄无声息的坐到贺泽川身边,她冲苏浅和贺泽川礼貌一笑,苏浅认出她是高一个年级的学姐。



    “嗨,你们好!”女生说完低头吃饭,看上去真不是故意坐到他身边的。



    苏浅眼睛里充满敌意,一眼就看出女孩的心机。



    装,使劲装!



    大叔在这里,她也不好发作,吃饭的时候碗筷敲的叮当响。



    她看见对面的女孩嘴角勾了勾。



    笑的好阴险!



    女生和大叔坐在一起,从苏浅的角度,看上去是那么般配!



    大叔的颜值太高,高的几乎可以和任何女人有cp感。



    苏浅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对面女孩身上,没有发现这一秒,她倒像是一条护食的小猫咪!



    贺泽川微微蹙眉,他坐在苏浅对面本为能更好的将小妻子放在视线里,可现在身边的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那难闻的气息传进鼻端,贺泽川只觉如同一只苍蝇卡在喉咙里,所有的食欲刹那之间全部消失。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叫人将这个女人轰出去。



    但这里是小妻子的学校,他要低调一点。



    “喂,苏浅,这位男生是谁?”



    女生终于忍不住开口搭讪。



    或许她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只是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贺泽川的俊脸。



    贺泽川本想起身,忽然瞥见小妻子的表情,他不动声色又坐了回去。



    苏浅抬了抬眼皮,下意识不想让其他女生接触大叔:“他是我老公啊,你没有听见他叫我老婆?”



    她的声音很大。



    小妻子在宣布属于她的主权?



    贺泽川漆黑的眸心闪了闪,灼灼盯着她那张带着醋意的小脸,他贺泽川的女人本该如此!



    女生脸上尴尬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苏浅会这么直白!



    从这个男人走进学校的那一刻起,她就被他所吸引,忽然看见他居然和苏浅在一起,她觉得自己无论哪里都比这个苏浅强,至少可以争一争。



    女生不再和苏浅搭话,直接找上了贺泽川。



    “这位学长,方便加个微信吗?”



    学长?



    这个女人居然将他当成毛头小子,贺泽川黑眸里浓浓的冷意。



    “没有听我老婆说我是谁?”



    当着他老婆的面,要他的微信,以为他老婆好欺负?



    面对别的女人,贺泽川仿佛与生俱来就是一座冰山,不可攀登,不可靠近!



    刚刚的那个俊美优雅绅士,瞬间生人勿进!



    那个女生讨好的笑容僵在脸上,几乎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现在她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苏浅眯着眼睛笑,心里突然比刚刚他救她还要轻松。



    突然觉得大叔好可爱,冲学姐甜甜一笑:“对不起学姐,我男人说话就这样,绝对不是针对你,你可别在意啊!”



    不是针对学姐,所以,对所有女人都是这样,唯独对她不同!



    这话怎么听上去就那么骄傲呢?



    无数道羡慕嫉妒的目光全部投向苏浅。



    贺泽川身上的冷意没有消散。



    他为她说话,她倒是做起了好人!



    他站起身走出食堂,苏浅急忙跟上去:“大叔……老公等等我!”



    ‘老公’两个字说多了才顺口,听上去是那么顺耳,贺泽川脚步一顿,双手放在口袋里微微侧身,回眸淡淡睨着她。



    “大叔,你是不是生气了?”



    大叔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太傲娇了,一个玩笑而已。



    “老婆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生气的!”他没有一点不悦。



    听见两人私下里他还在叫她老婆,苏浅脸上微红。



    似乎刚刚沉沦在幸福里,她真的代入了他老婆的角色,现在清醒,苏浅心里小鹿乱撞着。



    “大叔,你还是叫我浅浅,我喜欢听。”她说的小声,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贺泽川抿着薄唇,他以为,刚刚已经将她征服,现在发现,她不过逢场作戏!



    沉默了好半晌,他迈步走向远方。



    “明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去!”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渐行渐远,苏浅咬着嘴唇。



    在大叔的声音里,她听见了落寞的味道。



    他有心事吗?



    ……



    “啊,好痛……别弄了……”



    “乖了别怕,一下下就好,你看我都拔出来了!”



    “会不会流血啊,为什么会这么痛?”



    “一般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习惯就好了!”



    苏浅坐在椅子上,秦珊手里拿着眉夹,一根根将她多余的眉毛拔出来。



    秦珊脸上带着认真,苏浅的眉形本来就好看,只需拔掉几根眉梢上的,而她却痛的大呼小叫的!



    “好了,你看多漂亮!”



    苏浅睁开眼,盯着秦珊手里的镜子:“好像并没有太对变化!”



    “谁叫你眉毛长的好!”秦珊嘴角勾起坏笑:“是你自己说今天要参加某人的生日,苏浅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他?”



    “才没有!”



    苏浅像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



    她被别人造谣已经害怕了,现在连秦珊也这样说!



    “既然没有,你紧张什么?”秦珊眼睛亮的惊人,充满了八卦。



    “我哪里有紧张了!”



    苏浅淡定下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八点:“眉毛还需要画一下吗,如果不需要,我就先走了。”



    今天是大叔的生日,她去了不能给大叔丢脸,所以才请秦珊为她简单的修饰一下!



    秦珊摊摊手:“原汁原味,清纯靓丽,是老男人的最爱了!”



    “……”



    苏浅脸上发烫,盯着秦珊比她大一圈的胸蒲,恶意道:“你这种丰满的,才是所有男人最爱了!”



    说着,她还将手指伸上去戳一戳。



    “哎呀苏浅,你也变坏了!”



    秦珊抓住她,两只手直接往她衣服里放。



    苏浅尖叫连连,逃跑似的拿起双肩包离开宿舍。



    身后传来秦珊粗鲁的笑声。



    “哈哈,老师那里你不用去了,等一下我帮你请假,快点去见你的老帅哥。”



    “谢谢你秦珊!”



    苏浅摆摆手。



    下了宿舍楼,苏浅神采奕奕。



    一路上所见到的人,没有再风言风语,甚至有几个男生,都用一种着迷的目光看着她!



    人往往会有一种劣根,会认为比自己优秀的人喜欢的东西一定是好的。



    贺泽川那样的男人喜欢的女人,男生们都想多看一眼,自然也引起女生嫉妒的目光。



    苏浅懵懂里也意识到了什么,被他们看的不自在起来。



    走出了学校,她站在公路边准备拦车,一辆银色兰博基尼从身后驶来,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肖珂从车子里下来,整张俊脸憔悴苍白。



    “肖珂哥哥……!”



    苏浅突然看见他,脸上出现喜悦,可紧接着她看清他的样子,她呆住了!



    上次见到肖珂哥哥,他白衣翩翩,帅气的样子就像大明星,几天不见,憔悴的她都快认不出来了,浑身充斥着颓废的气息。



    “对不起浅浅,我来的时候有些匆忙,没有来得及收拾,让你见笑了。”



    肖珂说着,声音有些黯哑。



    苏浅抬起头看着他,不想让他以为她在嫌弃他。



    “其实肖珂哥哥这样挺好,还是那么帅!”她说着违心的话,说的自己都想流泪了,又说:“最近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贺泽川,对他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