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三十四章 已经将房子一千万卖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四章已经将房子一千万卖了



    “祥叔,我要回去对他道歉!”苏浅说道。



    既然是她的错,当然要承担起来。



    或许贺泽川根本就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坏,只是她先入为主而已。



    “二爷刚刚出了门,太太还是下次再来!”



    什么叫欲擒故纵二爷当然会懂!



    苏浅越发觉得歉意,贺泽川刚刚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而她刚刚居然是那个态度对他!



    但她也只能等下次见他再道歉了。



    祥叔将苏浅送回学校,保安和宿管阿姨并没有为难她,回去之后苏浅轻手轻脚的拿了衣服,准备去浴室洗澡。



    刚走进浴室秦珊就闯进来,神神秘秘上下盯着她打量,最后目光直直停在她脖颈上。



    苏浅被吓了一跳:“秦珊,半夜不睡觉做什么?”



    “嘻嘻,今天去和帅哥约会,吃饱了吗?”



    苏浅下意识回道:“吃饱了……”



    下一秒她反应过来,秦珊的话里还有别的含义。



    脸上刷的一下红透,抬手在秦珊手上揪了一把:“坏东西,哼,你敢套路我!”



    “不敢……”秦珊急忙求饶,跳开之后立刻换了一副嬉皮笑脸:“我只是说一个事实,老实交代这么晚回来,你们是不是……?”



    秦珊做出一个亲亲的手势。



    “……”



    苏浅一阵无语,她不知道秦珊为什么会这么想。



    认真对她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和大叔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也知道上次他来学校只是为了帮我打破那些谣言,其实我们并没有那层关系。”



    “哦,这个理由很好,差点就信了。”秦珊嘻嘻哈哈的,显然是不相信:“浅浅,说实话你们的感情发展到哪一步了?”



    苏浅抚额,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秦珊解释了,索性直接问。



    “你想听什么?”



    “今晚你们亲亲了吗,哦,你先别回答让我来猜……”秦珊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笑道:“我猜你们拥抱了,也亲亲了,但最后一步却没有!”



    “你怎么知道?”苏浅下意识脱口而出。



    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珊笑的很是邪恶:“嘿嘿,苏浅同学,今晚你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信了,你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苏浅呆住了,站在那里看着秦珊心满意足的去睡觉,她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她和大叔,真的超过了普通朋友之间的友谊吗?



    苏浅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知道最近确实和他走的太近了,可大叔对她的好,她真的无法拒绝!



    自己不会真的爱上大叔了吧?



    苏浅摇摇头,怎么可能呢,她结婚了,这辈子就应该已经失去了拥有爱情的资格!



    大叔那么优秀,又怎么会是她这种野丫头能配得上的?



    他应该娶一个温柔体贴,漂亮、家世又好,和他年纪相当的女人结婚!



    他和自己在一起,也许只是在空虚的时光里消遣而已!



    这一夜苏浅又没有睡好,起床的时候已经上课了。



    天气开始转凉,夏日炙热的晨曦也变的温暖和缓,与此同时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凉意,苏浅翻过行礼箱才发现她只有夏天的衣服。



    她去和老师请了假搭车回到白家,却没有去敲舅舅家的门,而是来到隔壁拼命保住的房子前!



    家门前的梧桐树叶子落满了一地,似乎从她离开之后这里就没有人再来打扫过,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在路上打着转儿越飘越远,记忆里曾经的幸福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隔壁的大门响起声音,苏浅转眸看去是舅舅的车子驶出院子,见到苏浅后白清源让司机将车子停在她身前,而他冷漠的坐在车子里只是将车窗放下。



    “浅浅,你怎么没有上课,你外公生前最担心你的学习,现在他死了你就不上课了吗,知不知道你这样堕落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会很生气?”



    昨天哀求的语气不见了,白清源换上一如既往教训的口吻。



    “舅舅,我会好好念书,今天来只是为了将房子过户过来,顺便将我以前的衣服带走。”苏浅轻声道。



    她今天不想和任何人吵架,只是对以往六年的生活做一个告别,从此不会再往舅舅家看一眼。



    白清源闻言愣了愣,随即露出笑容。



    “是舅舅错怪了你,浅浅别生气,舅舅也是为了你好。”



    苏浅点头:“谢谢舅舅!”



    她最讨厌别人说为了她好!



    为了她好,就是以锻炼她的名义让她有做不完的家务,为了她好就是以节约的名义穿表姐剩下来的衣服,为了她好就将她嫁给贺泽川!



    见苏浅态度良好,白清源看了看手上的表:“你的事情去找你舅妈谈,我还有事先去公司!”



    没有等苏浅回答白清源便吩咐司机将车子开走。



    苏浅走进大门进入熟悉的院子,这里的一切依旧如同昨日般呈现眼前,干净幽静,被佣人们打扫的井井有条,和隔壁的破败形成鲜明对比。



    徐慧和白珍珍正坐在客厅里的餐桌吃早饭,见苏浅走来她们冷冷看了她一眼便低头继续吃,因为徐慧喜欢吃肉,无肉不欢,身前摆满了牛排、炸鸡……苏浅一点都没有奇怪,因为她的早餐向来如此!



    “舅妈,我今天要将房子转过去,你现在有时间吗?”苏浅没有走进屋里,在门外站定。



    徐慧慢条斯理的将嘴里的肉吞下,似乎噎到了,拿起桌上的牛奶灌了一口才算咽下。



    “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吃?”徐慧说道。



    “我吃过了!”苏浅摇摇头。



    她不喜欢早上一起来就吃肉。



    一旁的白珍珍讥笑一声:“妈,人家现在是贺太太,哪里还会看得上咱家的食物,把你的好心收起来吧!”



    苏浅忍着怒气不去搭理白珍珍,又对徐慧道:“舅妈,我知道你忙,所以才会趁着你工作前赶来,就是想……”



    徐慧脸上立刻冷了冷:“不吃就算了,有什么话等我吃完早餐再说。”



    苏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她还是耐心的站在那里。



    就算舅妈想要反悔将房子还给她,但是舅舅昨天也是许诺过了的,以前舅舅虽然对她不好,但答应的事情还是会做到的。



    许是徐慧被苏浅盯着吃饭有了厌烦,又吃了一根香肠后重重的将筷子放下。



    “你跟我来。”



    苏浅不明所以,见徐慧往里走,她只能跟上去。



    徐慧去的是苏浅以前住的房间,指着收拾好的一个大行李箱道。



    “你的东西不多,这些都是你的衣服,反正放在这里也没有人穿,既然回来了就带走吧,你检查一下,不要去外面说出嫁了娘家就克扣你的东西。”



    苏浅弯下腰翻了翻降行礼箱打来,顺手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终于有衣服穿了,肌肤表面上的一层凉意顿时消失不见。



    她将行礼箱扣好之后。



    “舅妈,房子的事……”



    “我还有个会议要开,没有什么事。你就离开吧!”



    徐慧说着,转身便往外走,无论苏浅说什么,她都像没有听见一样。



    苏浅急忙拦住她:“舅妈,我的房子今天也要一起带走。”



    她终于确定徐慧想要霸占她的房子,哪怕她去求贺泽川帮白家也是一个结果!



    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有些人的有些话,是永远也不可信的!



    徐慧眼中带着厌恶,蹙眉斜瞄着她。



    “苏浅,我辛辛苦苦将你养大,报答我的方式就是和我争遗产?”



    苏浅眼神暗了一下,是舅妈养了她六年。



    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忍气吞声。



    但是她不是都已经还清了吗?



    “不要再提养了我六年,养我也不是你的好心,一切都是外公的主意,知不知道这些年每一次你们欺负我,为什么我没有告诉外公?”



    苏浅倔强的扬起长白的脸,如果拿回妈妈的房子代价是再落下一个大逆不道的骂名,那么她愿意一力承担!



    “不告诉外公,是因为担心外公的身体,我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他老人家的遗产要留给谁,这栋房子是妈妈的东西,不是外公给她也不属于白家,想要吞下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苏浅的话句句刺耳,徐慧无言以对。



    那栋房子是苏浅的母亲当年从外面抱回苏浅的时候,花钱在隔壁买了一块地皮修建,所以,确实不是白家的财产!



    这时候白珍珍从外面跑过来,一把将苏浅从徐慧身前推开。



    “苏浅,妈妈养你长大,如今你翅膀硬了就想气死她吗?”



    苏浅攥紧拳头,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被这种大义击倒,她又挡回原处。



    “如果我的房子拿不回,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出这个门!”



    “苏浅……”



    白珍珍被激怒,挥起一巴掌朝她脸上打去。



    而苏浅只是看着她,眼睛瞪的又大又圆:“你敢打,我就告诉贺泽川!”



    再怎样她也是贺泽川的妻子,这也是她今天的底气!



    白珍珍的手被徐慧抓住,她当然知道在白家打了苏浅的后果。



    要不是前几天纯纯在学校欺负她,贺家又怎么会对白家出手?



    就算要做,至少也不能做的那么明显,至少贺家的颜面一定要给。



    徐慧将白珍珍从身前拉开,对苏浅笑道。



    “浅浅,虽然我也很想将房子给你,但舅妈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啊,前几天公司里资金断链,我已经将房子一千万卖给了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总!”



    徐慧放轻了声音,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的对苏浅说道:“如果你真想要,不如请贺二爷从新将房子买回,我想以贺二爷的实力又那么爱你,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