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三十八章 男人闯进女生宿舍,不是耍流氓还能做什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男人闯进女生宿舍,不是耍流氓还能做什么



    苏浅拼命摇着脑袋,像打老虎爪子下的猎物般缩紧了身子。



    “不要,不要亲,也不要打!”



    她单薄的身子轻的没有一点重量,他又怎么能下得去手打她呢?



    “既然你不选,那么我就认为你已经选了。”



    他低头,红润的薄唇微微嘟起,一张俊脸在苏浅眼前缓缓放大……



    啪!



    苏浅下意识一巴掌拍在他嘴巴上,她慌乱的从他怀里钻出去。



    他愣神之际,她站在那里惊恐的眼巴巴看着他:“大叔,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贺泽川俊脸绷起一抹冷冽。



    虽然她没有用什么力气,但还是激起他的怒气。



    今天他在保护她而她居然两次对他动手,让他亲一下又会怎么样,他完全掌握不了她心里的点!



    是因为他最近对她太好,让她有恃无恐,还是持宠而娇?



    “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贺泽川冷冽说道,冲她勾勾手指。



    苏浅可怜兮兮的走到他身边,将脑袋伸过去,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大叔……你要轻一点,我不经打……”



    贺泽川抬起手,一个重重敲过去,可还没碰到她,苏浅就是一声尖叫:“啊……!”



    贺泽川高高举起的手,最终轻轻抚上她消瘦的肩膀。



    一把将她拉进车子里。



    苏浅眨眨眼,她能感觉到他心软了,冲他眯眼一笑:“大叔,你不打了吗?”



    贺泽川依旧俊脸阴沉:“我先记下来,什么时候你再惹我,一定十倍打回去!”



    苏浅浑身一抖,她决定以后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手。



    ……



    有人告诉肖珂,他妹妹和未婚妻在卫生间吵了起来,匆匆来到卫生间,发现只有贺宛如一个人站在那里。



    肖珂还没有问出口,贺宛如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肖珂哥哥,我不是有意和浅浅吵架的……呜呜……是浅浅她……说我配不上你,我一时没忍住,就和她吵了几句,我知道让你很难做,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她两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一直说着对不起。



    肖珂紧张的俊脸缓缓松懈。



    他曾和贺宛如一起留学,对她贺宛如的大小姐脾气还是知道一点,而苏浅也像一只小刺猬,或许被贺宛如激怒后,让她说出这种话也是有可能!



    “没关系,浅浅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她很快就会消气,也会原谅你!”



    肖珂轻轻将贺宛如推开,迈开脚步往酒店外走。



    今天是自己将浅浅请来,而自己的未婚妻,却将她赶走!



    无论如何他都要去将她追回来。



    现在的浅浅应该很伤心吧,自己怎么可以没有看好她的!



    没走出几步贺宛如又从身后抱住他,肖珂浓眉微敛:“宛如,放手!”



    “肖珂哥哥别走,浅浅是二哥的妻子,现在二哥为了她不要我了,你不能也不要我……”



    “……”



    肖珂浑身一震,只觉万千雷霆在脑海里轰鸣,他缓缓转过身。



    双手紧紧抓住贺宛如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



    “你,在说什么?”



    贺宛如肩膀上传来剧痛,被他这样盯着,忍不住心里一阵害怕。



    “肖珂哥哥,浅浅是二哥的新婚妻子,你不知道?”



    肖珂闻言,眼中出现一层红,浑身渐渐的蔓延出一抹癫狂,双手用力摇晃贺宛如,沙哑低喝。



    “不可能,你骗我!”



    她怎么可能是贺泽川的妻子?



    贺宛如颤抖说道:“你去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这一瞬间,肖珂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他缓缓放开贺宛如,转身往酒店外走,脚步踉跄。



    为什么自从他回国,她都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他?



    传言贺泽川又老又丑,她嫁给他,应该饱受欺负,是白家逼迫她嫁过去的吗?



    她才十八岁,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不告诉他的?



    傻丫头,忘记你还有个哥哥了吗?



    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却看见苏浅甜甜的对着男人笑,那个男人高大英俊,浑身散发着矜贵气息,举止言行无不对她宠溺入骨!



    肖珂愣在了那里,今天贺泽川来参加他的订婚礼,虽然他没有见过本人,但这个男人敢明目张胆的在酒店前和浅浅在一起,他会是贺泽川吗?



    如果他就是贺泽川,那么他肖珂,宁愿认输!



    ……



    贺泽川将小妻子送回学校,转了一圈他又从侧门将车子开进去,直接来到校长办公室。



    “贺先生,您怎么亲自开了?”校长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迎接。



    眼前这位神秘的贺先生,可是学校最大的股东!



    “我只是顺便过来看一看,不用管我,学校里有我不可以去的地方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里渗出阴鸷般的利芒!



    校长会意,立刻拿起电话:“等一下有一位尊贵的客人来学校参观,无论客人要去哪里,任何人不许阻拦!”



    贺泽川满意的离开办公室,径直往女生宿舍而去。



    苏浅本来以为今天一整天都会在肖珂哥哥的订婚礼,所以早上和老师请的是一整天的假!



    下午她准备在宿舍里好好睡一觉。



    同学们都上课去了,所以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



    拿着睡衣和拖鞋,先去浴室里美美的洗了一个澡。



    出来的时候忽然看见大叔站在宿舍里。



    他双手放在口袋里,仰着俊脸蹙眉盯着天花板上老旧的风扇。



    “大叔,你怎么跑到女生宿舍来了?”



    苏浅吓了一大跳,心脏莫名的狂跳着。



    她拍着胸口,居然在这里看见他,心里有诧异也有惊喜!



    贺泽川缓缓勾唇:“男人闯进女生宿舍,不是耍流氓,还能做什么?”



    他跨前一步,缓缓逼近她。



    和小妻子在一起,无论什么环境里,他都觉得轻松。



    苏浅拔腿便往后面跑!



    “大叔,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可以做老流氓,就不怕被抓住了下半辈子都要蹲在监狱里?”



    “哦,那我就不做老流氓,快将衣服穿好!”



    贺泽川似乎很听话,睨着她,一本正经说道。



    苏浅才发现刚刚慌乱中扣子也没有扣好,粉红色的小衣服若隐若现。



    而对面的男人,直直盯着她!



    在这充满女生气息的宿舍,突然闯进一个美男,关键是,宿舍里只有她自己……



    想想这个气氛,苏浅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贺泽川来到这里,只是想要知道小妻子平时里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没有继续戏谑她。



    “你不带我参观一下?”



    苏浅将扣子扣好,闻言道:“这里是女生宿舍,有什么好参观的?”



    大叔还真是变态,对女生宿舍感兴趣吗?



    只是想一想,苏浅浑身便是一抖。



    贺泽川漆黑的眼眸注视她惊恐的小眼神,嘴角勾起宠溺,伸手向她抓过去。



    苏浅下意识抬手想要反击,却对上他凌厉的目光!



    小心脏剧烈一紧:“大叔……!”



    “还想对我动手?”他沉声问。



    “没有……”



    苏浅举起的手挠挠头:“大叔,能不能不开玩笑了,如果让别的女生知道我将你带进来,她们一定不会放过我!”



    “我要来这里,不需要任何人带!”贺泽川自信说道。



    大手覆盖在她头顶,轻轻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



    苏浅下意识低头躲开,突然意识到一点,大叔是怎么进来的?



    学校一向对女生宿舍监管的很严!



    所以他是混溜进来的吗?



    万一被抓到……



    苏浅紧张劝说:“大叔,你快点离开吧,等下被抓到你就完了!”



    贺泽川目光灼灼盯着她,好像在观察一件唯美的艺术品,对她的话恍若未闻!



    苏浅见他简直不知死活,双手抵住他用力往外推,强行将他推出去。



    呯地一声关上门。



    “大叔你快走,等一下宿管阿姨就来了!”



    贺泽川无语的站在门外,他只是来看一看她住的好不好,居然就将她吓成这样!



    但也知道,小妻子是在关心他。



    贺泽川只能迈步离开。



    翌日,学校宣布一个重大消息,有人为学校捐助一笔资金用来重建学生公寓。



    所以,老公寓就要拆掉了,学校给了每个学生一笔补贴和三天假期,让学生们自己去学校外租房住。



    苏浅拿到补贴后,准备和秦珊一起合租,关键的时候却找不到秦珊了。



    这么一耽搁,等她找中介租房的时候,中介告诉她,由于学校人数太多,整个区域的廉价房子都租完了。



    要么是高档公寓,苏浅根本就租不起!



    肖珂哥哥有了未婚妻,所以她以后都不会再动用那张卡里的钱。



    一日之内,整个女生宿舍大楼人去楼空!



    所有人都想办法搬了出去,只有苏浅一个人迟迟未搬。



    夜晚的时候,空的让她害怕!



    一夜的苦思冥想,第二天一早,苏浅决定向学校求助。



    她收拾了行礼箱,拖着往后勤部走。



    这时候手机震动起来,居然是中介公司打来的。



    “苏浅同学,请问你还需要廉租房吗?”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隐隐中有点熟悉。



    “需要,请问要多少钱一个月?”



    苏浅放下行礼箱,整个人一下子精神奕奕,也没有多想。



    “房租不贵,不过房东有特别要求。”中介说到这里没有往下说。



    似乎等着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