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八十三章 二爷,虾仁混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三章二爷,虾仁混沌



    “浅浅,病毒样本我已经传送给你,为什么不接……嗯,你在看什么?”



    肖珂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正站在苏浅身后,她手忙脚乱的将QQ关掉:“哦,我刚刚没有注意……”



    偷看肖珂哥哥的QQ被他发现了,苏浅脸上一红,做贼似的!



    苏浅眸中闪过莫名,很快恢复自然。



    “这些年在国外,我一直将你的头像拿来用,你不会介意?”



    “肖珂哥哥喜欢用就用好了,不用管我……”苏浅红着脸说道:“肖珂哥哥,为什么要用我的头像,我又不漂亮?”



    “用你的头像是为了时刻提醒我自己,我的浅浅还在国内等着我,所以,我要尽快毕业,尽快的参加工作!”肖珂一顿,忽然勾唇一笑:“只要看见你的照片,我就有无尽动力去努力,因为我一直想,尽快回过照顾你!”



    苏浅闻言,心里一阵触动。



    这些年她从来都不知道肖珂哥哥为了自己,在国外吃了那么多的苦!



    肖珂走过去冲了一杯热咖啡,端到苏浅身前放下:“浅浅,等肖珂哥哥这阵子忙完,就搬回母亲的房子,到时候你也搬回去,让我好好照顾你!”



    苏浅正要拒绝,肖珂转身,迈开大长腿走出办公室。



    眼前停留着他高大的背影画面,苏浅心里升起暖意。



    肖珂哥哥有这份心就够了,而她却不能这样做。



    贺泽川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她不能再连累肖珂哥哥,再说肖珂哥哥也有自己的生活,他就要和未婚妻结婚了,又怎么能总是和她这个妹妹住在一起?



    电脑屏幕突然弹出一个空白窗口,苏浅快速点击关闭,她知道这应该就是肖珂哥哥说的病毒。



    可她还没来得及打开拦截软件,电脑屏幕一阵剧烈颤抖,然后一只小黑点出现在屏幕正中央,然后苏浅的鼠标就失去作用了,而那个黑点越来越大,渐渐的,她认出那是一只鬼脸。



    苏浅吓的尖叫一声,那鬼脸发出渗人的嘿嘿冷笑,紧接着越来越大,长着血盆大口给她的视觉就是一只恶鬼向她扑过来。



    “啊……救命……”



    苏浅吓的往后退,撞到身后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边响起肖珂温柔的声音。



    “浅浅不怕,这就是病毒!”



    苏浅回过神,转过苍白的脸,看见电脑屏幕上的鬼脸依旧冲她得意的笑。



    肖珂闻讯赶来,看见她被吓的脸色苍白,心里升起自责。



    都怪他没有事先向她说清楚。



    “这就是恶作剧病毒,其实你不用管它,它也会在两个小时之内消失,但是这台电脑两个小时之内用不了。”



    “现在怎么办?”苏浅一阵懊恼,其实刚刚她是有机会将拦截软件打开的。



    “给你传来的病毒,都是我已经解决掉的!”肖珂说完,将电脑重启,然后插上U盘。



    随着肖珂的操作,很快电脑又恢复了原样,苏浅终于松了口气。



    “今天你先熟悉这些病毒,其实每一个黑客的性格不同,他们制造出的病毒也会和他们的性格有着共同特性,U盘里是我编程的所有软件,你看懂之后看看能不能帮忙改进,这就是我交给你的工作!”



    肖珂声音温和,交代工作的时候却自然而然流露出上位者的威严,他随意的站在那里,就让人莫名升起一抹崇敬之意。



    苏浅点点头:“知道了肖珂哥哥,我保证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肖珂的助手敲了门,肖珂便跟着出去,苏浅坐在电脑前,很快又释放出了另外一个病毒。



    这次她早已有了思想准备,瞪大眼睛观看,屏幕上再次出行黑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打来拦截软件,正要命令拦截,她的手指忽然一颤,然后停止了拦截。



    屏幕上的黑点变大之后,这次不是鬼脸,而是一个恶狗的脑袋,那恶狗张大了大嘴露出一口森白獠牙。



    “汪汪……”



    狗头龇牙咧嘴,发出犬吠的时候洋洋得意!



    然而苏浅的脑海里却嗡嗡作响,这只狗她认识,正是那天差点咬伤自己的恶犬,后来被大叔打死!



    苏浅确定自己不会看错的,国内的鬼獒犬本来就稀有,并且这只鬼獒犬有一只眼睛里面生了白内障,比其他恶犬更吓人。



    她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大叔,这个编程是什么?”



    “我在做一个病毒,有个家伙欺负我,我要让他好看!”



    “居然有人敢欺负大叔你,大叔快狠狠虐他!”



    那天的话还回荡在脑海里,如今想想,苏浅终于明白他说的‘那个家伙’是谁。



    那个病毒,就是为了对付肖珂哥哥!



    可是上次他们两个见面,肖珂哥哥明明就不认识大叔,大叔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因为收了别人的钱,还是因为……



    不管怎样,她都不能让大叔对付肖珂哥哥,她要让大叔停手。



    苏浅将电脑关机,走出办公室。



    “小姐,您是找肖总吗?”肖珂的助手出现在身后。



    苏浅点头:“嗯,肖总在哪里?”



    “肖总在开一个会议,他吩咐过如果小姐找他,让我立刻通知他。”



    “不用了!”苏浅急忙摆手:“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等下肖总开完会,麻烦告诉他我有点急事先走了,改天再来。”



    苏浅说完,离开肖珂的公司,在路边拦了计程车直往大叔的别墅。



    他的手机联系不上,只希望他已经回了家。



    计程车开到岔路口司机便不敢往前走了。



    “小姐,我只能送您到这里,山路上的雪太厚,我这种便宜的计程车开上去很危险。”



    苏浅也没有难为司机,给了车费便踩着雪往山上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的特别艰难。



    两个月没有回来,路边本来枯黄的绿化带变得光秃秃的,树杈上吊垂着冰凌,寒风吹起发出呜呜作响,一切略显凄凉!



    忽然脚下一滑,苏浅重重的滚在雪地里,她穿的厚倒也没有摔痛,只是大叔给她买的毛绒大衣滚上了一层雪花。



    苏浅爬起来想要拍打,可她穿的太厚手都不灵活。



    来到别墅前的几十米外,苏浅心中一喜,大叔的别墅前方圆几十米,积雪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这场雪是昨天才开始下,所以大叔这两天在家里吗?



    想到大叔可能是一个人过年,她心里就酸的厉害。



    跑过去敲门:“大叔,我回来了!”



    上次走的时候她将钥匙留下来,没有人给她开门,她进不了别墅。



    ……



    山庄别墅。



    大年初一的宴席被贺泽川掀翻在地,满地的汤汁和菜叶一片狼藉。



    “你们是不是想要饿死我,为什么全都这么难吃?”



    贺泽川叉腰站在那里,黑眸中冷意森森。



    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吃过一顿好饭,睡过一场好觉了,整个人的精神处在一种奔溃的边缘,所以脾气也越来越大。



    他发火的时候,山庄里所有女佣仆从全部躲得远远的,唯有祥叔才敢靠近。



    “二爷,您真的应该去看一看心理医生了。”祥叔苦着脸小声道。



    “我没有病,为什么要看?”



    贺泽川瞪着他,差点就忍不住一脚踹过去。



    “二爷,我知道您想她了,这是思念成疾,为什么就不能去找她?”



    “闭嘴,我贺泽川又怎会在意一个女人!”贺泽川咆哮:“还不滚去给我找厨师!”



    祥叔不敢再蹙他的霉头,吩咐几个女佣去给餐厅打扫,他亲自走去厨房。



    “大管家,二爷他……还是不满意我的厨艺?”



    御用大厨急忙小跑过来,问的小心翼翼。



    祥叔叹口气:“既然答应过你,不管二爷用不用你在这里工作,这五十万都会给你!”



    祥叔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大厨,大厨连忙弯腰双手接过去,有些遗憾道:“大管家,我已经尽力了,可能二爷真的不喜欢我的厨艺!”



    大厨简单的收拾一下便要走,祥叔却蹙起的灰白的眉。



    再这样下去,无论换多少个大厨也是不管用的,问题出在二爷身上。



    二爷的身体很虚,最近又吃不好睡不好,长此以往,早晚会出大事!



    “等等,虾仁混沌会做吗?”祥叔叫住要走的大厨。



    大厨连忙点头:“会,会……”



    “那就做一碗试试,二爷对海鲜过敏,虾仁和作料要经过特殊处理,稍后食材我会给你送来,如果二爷他愿意吃,你就可以留下来工作!”



    “多谢大管家,多谢大管家……”大厨感恩戴德。



    在贺家工作一个月的薪水就是二十万,每天只需要为贺二爷一个人做饭就好,比那些五星级酒店薪水高出好几倍,并且很是清闲。



    贺泽川坐在书房,灵活的手指敲打在键盘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一个个简单的恶作剧病毒在他手里生成,那紧蹙的浓眉才微微舒展。



    “二爷,吃东西了!”



    祥叔端着虾仁混沌走进来,贺泽川停下手里的工作,不满的睨了祥叔一眼,目光随意的扫过他手里的碗,然后,他整个人安静下来。



    祥叔将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老脸上堆起了笑意。



    “二爷,虾仁混沌,吃了不过敏,我想您可能想要尝一尝!”



    贺泽川黑眸幽深,盯着祥叔放在桌子上的混沌,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