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九十五章 不准她看樱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五章不准她看樱花



    她的脸被化学药物腐蚀恐怕无法治疗,苏浅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大叔的怀抱里很温暖又安全,她生怕大叔忽然将她推开。



    她如今变得这么丑,再也好不了了。



    大叔以后,还会愿意抱她吗?



    贺泽川挂断祥叔的电话。



    揽着小妻子,眉眼低垂。



    “你放心,无论是什么代价,大叔都不会让你毁容!”



    他的话就像一颗灵丹妙药,苏浅的心里顿时安宁了不少。



    她喉咙里堵的难受,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贺泽川走去衣帽间,苏浅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不一会儿,他推着一个大大的行礼箱走出来,用那件厚厚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兔子帽和口罩亲手给她戴上。



    动作温柔的像是在照顾一个受伤的小朋友一般!



    “跟我去日本,那里有一位医生,她可以治疗你的脸!”



    “大叔没有骗我?”



    苏浅的精神顿时一震,惊喜来的太突然!



    刚刚医生不是说,那位李博士不见客?



    大叔是怎样做到的?



    “谁能嫁给贺泽川,成为他的太太,这个世界便会赋予她特权!”



    贺泽川轻轻点在她鼻尖。



    他的指尖带着清新好闻的气息,苏浅对大叔的话深信不疑。



    大叔说能治疗好她的脸,就一定能!



    只要有大叔在,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能得到解决!



    苏浅推着行礼箱往外走,一刻也不想多留。



    贺泽川迈开大长腿走在她身后,漆黑的眸闪过莫名,仿佛下了某种决心般。



    很快他的唇角勾起宠溺的笑。



    “浅浅,慢一点,路很滑!”他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吩咐。



    那个小女人带着口罩,眼睛里亮的惊人,单薄的小身板配上那毛茸茸的帽子,就像一只风雪中的精灵。



    仿佛一瞬间,那个开心烂漫的浅浅便回来了!



    “大叔,快一点,你有那么老吗?”



    “大叔腿脚不好,你就不能等等?”



    贺泽川微笑,他很是享受这种与小妻子相处的方式。



    可以宠着她,便是他最大的幸福!



    苏浅扶着行礼箱站在路口,等着贺泽川将车子从车库里开出。



    贺泽川刚将车子停在她身前,不等他下车,她便自己吃力的将那个大行礼箱搬进后备箱。



    贺泽川透过后视镜盯着她,生怕她出现意外似的。



    苏浅将后备箱关上之后,急匆匆往副驾驶跑,脚下的积雪一滑,她收势不住重重撞在车门上,发出咚地一声!



    幸好她一把握住门把手,才没有跌倒。



    打开车门坐进去,冲着大叔尴尬一笑:“大叔,跑快了,没摔到!”



    贺泽川心脏都跳出来了,阴沉着俊脸,一指点向她的额头……



    目光触及她头上的伤,他的手指停留在空中。



    教训的话没有说出口。



    而苏浅却将脑袋乖乖的凑上去,放在他手指前。



    “大叔,我错了,你点吧!”



    贺泽川看见她这么一副模样,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化点为拍,一巴掌拍在她头顶:“你将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吗,刚刚还让你跑慢一点,万一在磕到你的伤口,这次的日本就不用去了!”



    苏浅委屈的捂住头,没想到大叔真的会打她。



    “大叔,我都认错了你还打?”



    “认错了就不打了吗,要是每次都这样,以后还不反了天!”贺泽川忽然看见她的帽子歪了,抬手给她拉正,一双寒眸近距离冷冷注视她,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他以为这样,小妻子就会怕了。



    哪知道她忽然拉下口罩,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软绵绵的嘴唇透着温柔,贺泽川浑身剧震。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些惊喜的注视她。



    “大叔看什么看,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苏浅趁着他愣神,快速将口罩拉上,然后做好身子系上安全带。



    贺泽川那张俊脸居然出现一抹腼腆,他低沉开口:“知道错了,以后就要改!”



    他的口气软了很多。



    苏浅心里暗暗鄙夷,刚刚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她只是亲了一口就这样了。



    自控力也太差了吧!



    车子驶向公路,很快便来到市区的私人机场。



    这里以前苏浅来过,是那次贺泽川带她回老宅。



    想到那一次的他,对她冷酷又无情,他的一言一行都给她莫大的压力。



    不经意间看了大叔一眼,如今他脸帅气的惊心动魄!



    随即,她想到了自己的脸,忽然就沉默下来。



    如果这次去日本,她脸上的疤痕依旧治疗不好该怎么办,就算大叔不嫌弃她,她和大叔这样帅气的男人走在一起,别人又该怎么去看?



    如果是这样,她就配不上大叔!



    贺泽川带着她登机,注意到小妻子的情绪,他轻轻握住她的手腕,隐隐中用身体为她遮挡从侧面吹过来的寒风!



    “你不用……”他安慰的话还没说出,苏浅忽然眯着眼睛冲他笑。



    她认真对他说道:“大叔,我没有不开心,大叔能带我去国外治疗,我很感激。”



    她不想大叔为她担心!



    如果她的脸真的治疗不好了,她就给大叔制造机会,亲手给他挑一个好女孩,绝对不拖累大叔!



    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以和一个丑八怪在一起?



    她紧紧握住他的手,心里酸楚的厉害。



    贺泽川见她开心的样子,终于放心不少,上了飞机,祥叔早已等在了那里。



    “祥叔!”苏浅客气的打招呼。



    “二爷,小太太!”祥叔弯腰行礼,一双老眼却慈祥注视苏浅。



    好久没有看见小太太了,她好像又长高了一点。



    十九岁的女孩还能长高的极少,看来以前她营养不良,最近二爷给她的营养很好。



    祥叔微笑,拄着拐杖走在前面带路,依旧是那奢华的场景。



    贺泽川拉着苏浅坐在沙发上吩咐祥叔可以让飞机起飞了,紧接有佣人将食物拿来,这一次苏浅没有再客气,坐在那里和大叔一起胡吃海喝。



    飞机在东京机场降落,祥叔走过来对贺泽川道。



    “二爷,东京分部已经派了专车来接您,你是要先去分部查看,还是直接去找凯丽小姐?”



    “我这次只是给浅浅看病,其他的先放一边!”



    苏浅第一次来日本,这里的气候和国内差不多,不禁多看几眼。



    “走了,带你去看医生!”



    大叔的声音在耳边低沉道,拉着她上了一辆轿车。



    车子一路往西而去,苏浅看见路边的樱花有些已经开了,伴随着成双成对的年轻人,一切显得温馨又浪漫。



    小时候,她就了解到东京的樱花很美,如今第一次见。



    “大叔,我们能下去走走吗?”



    小时候她也曾幻想,如果哪一天能在花瓣飘零的樱花树下,和她的真命天子牵着手,一路走过寒冬的季节,此生也就了无遗憾了。



    “樱花四月才开,这时候还不是最美,等你的脸好起来,你想在这里呆多久都可以!”贺泽川心急给她看医生,没有留意到小妻子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如果她的脸没有治好,等到四月,还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



    前面开车的祥叔忽然哎呀一声,将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贺泽川问:“为什么不走?”



    “二爷,车子抛瞄了,可能您要在这里等一会儿!”



    祥叔悄悄向苏浅挤眉弄眼,苏浅顿时心领神会,摇晃着大叔的手臂:“大叔你看,车子都被樱花吸引,能让我下去看看吗?”



    她眼中闪过期待,希望大叔能说和她一起去。



    “外面太冷,车子里有暖气!”贺泽川将她的大衣裹紧,然后拥入怀中。



    她的心思他又怎会看不出来,只是她脸上的伤疤不适合受冻。



    说完贺泽川狠狠瞪了祥叔一眼,老家伙急忙一缩脖子。



    苏浅只能不开心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不跟他说话。



    贺泽川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剥掉糖衣在她眼前晃了晃:“想吃?”



    浓郁的香味转进鼻端,苏浅顿时忍不住吞咽口水。



    怎么会这么香?



    但她用力摇头:“你自己吃,我不要!”



    “哦,你不要,我就一个人吃了!”



    苏浅听见咯嘣咯嘣的咀嚼声,悄悄抬起头,看见大叔的嘴唇在动。



    “好吃吗?”她咽下口水。



    “不是说你不吃?”贺泽川淡淡睨了她一眼。



    苏浅心中有气,甩开他抱住她的手:“你都吃了,我还能吃什么?”



    “哦,想吃你不早点说!”



    贺泽川摊开手,那块巧克力还完整的在他掌心。



    苏浅瞪大眼睛:“大叔,还有一块?”



    “刚刚在飞机上只拿下一块,一人一半,你要吗?”



    贺泽川手指灵活的将巧克力分开两半,递给她半块。



    苏浅脸上发烫,大叔刚刚只是假动作,骗她这个吃货呢?



    她怎么就上当了?



    “你不要?”贺泽川勾起薄唇,笑的宠溺。



    苏浅急忙一把抓过去,咬了一口,满嘴的香甜。



    将半块巧克力吃完,她犹豫未尽的盯着大叔手里的巧克力,他还没来得及吃。



    贺泽川也不说话,又将剩下的半块巧克力也递给她:“拿去!”



    “大叔不吃?”



    “我不喜欢吃甜食!”



    “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浅将剩下的半块巧克力拿在手里,咯嘣咯嘣的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