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一百二十章 我是坏人,职业病患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我是坏人,职业病患了



    第一百二十章我是坏人,职业病患了



    “我没有……”



    苏浅抱着脑袋不承认!



    事实上她确实在乱说,她只是为给大叔证明这里的和尚很灵验,让大叔等一下见到大师要好好接受度化,好好的做个好人!



    “什么仙人仙丹,这里是寺庙,即使有神也应该是佛祖,你见过和尚炼丹?”



    贺泽川抬手又要敲她。



    苏浅急忙抱头鼠窜,跑到前面冲他强词夺理:“谁说和尚不能炼丹,这家和尚就炼了,大叔怎么可以乱打人!”



    “不好意思,我是坏人,职业病患了!”



    贺泽川迈开大步往前走,苏浅在前面跑,累的气喘吁吁。



    “大叔你别追了,我给你打一下还不行吗?”



    苏浅委屈的眼睛里出现一层水雾。



    他的腿那么长,她哪里跑得过,每次都作弊!



    贺泽川气势汹汹的追过去,苏浅小心肝都在狂跳着。



    她以为他会狠狠给她来一下,哪知道他居然在她身前蹲下身子。



    “累了就上来,我给你一秒钟的考虑时间!”



    苏浅来不及思考,飞快跳到大叔宽阔的背脊,双手环住他。



    “大叔,你真好!”



    “小嘴那么甜,等一下到了山顶,要给我亲一下。”



    “不行,这里是寺庙!”



    “寺庙怎么了,还不允许别人谈恋爱了,那些秃驴管的还真宽!”



    “寺庙是佛教圣地,不可以做出亵渎佛祖的事!”



    贺泽川道:“佛祖他老人家在西天,哪里能看的到,我看你是被那些秃驴给骗了!”



    苏浅见他一口一个秃驴,连佛祖也不尊重。



    等一下见到大师,大叔一定很难虔诚接受善念的教诲!



    她忍不住心里憋着一口气。



    “大叔,你一口一个秃驴,大师吃你家大米了?”



    “等一下我请他们吃肉!”贺泽川循循善诱道:“你没听说过现在的世道,假和尚很多,吃肉喝酒的和尚都算是好和尚了,那些开着豪车带着美女,满嘴阿弥陀佛却做着作奸犯科的事,才是坏和尚!”



    “大叔怎么可以将别人都想的这么坏?”



    “你不相信?”



    苏浅摇头:“我才不信!”



    她虽然不信佛教,但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却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小时候,妈妈一有时间,就会带着她来寺庙念经诵佛,妈妈时长对她说:“浅浅,佛祖教人为善,信了佛教就是好人,你一定要虔诚。”



    苏浅也曾尝试过说服自己,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后来她想,既然无法虔诚,又何必自欺欺人!



    所以自从妈妈过世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黄龙寺!



    这一次,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临时抱佛脚。



    想要大叔做个好人,不要再惹那么多人记恨,所以才又想起黄龙寺。



    “你不相信,等一下我给你证明!”



    贺泽川决定,一定要改掉小妻子迷信的毛病。



    他担心哪天她脑子一热神明护体,直接搬个佛像回家,那些和尚教化众生戒这个戒那个,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万一吃起了斋……



    就算她不吃斋,哪天跟着花和尚跑了该怎么办?



    那些和尚都是正常男人,并且单身,她那么漂亮,绝对有很大的可能!



    贺泽川越想,眉心蹙成一团,额前出现一层细密汗珠,也不知是背着她上台阶累的还是被自己给吓的。



    “大叔,你要怎样给我证明,我警告你可不许乱来,这里是佛门圣地,就算你不信也不可以亵渎!”苏浅一阵紧张。



    她知道大叔如果真的要对一个寺庙做什么,完全有那个能力,黄龙寺承载着她对妈妈美好的回忆,不能让他打破这一切。



    “心疼那些和尚了?”



    贺泽川忽然放下她,俊脸绷的紧紧的。



    “我没有……”



    大叔又在冤枉她了!



    苏浅脸色白了白,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发展成上次一样?



    急中生智,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大叔,我……我的脚痛……!”



    这一招对他很管用,贺泽川立刻收起脸上的冷意,紧张蹲下来问:“那只脚痛,是不是刚刚不小心扭伤了,要不要我背你回去……”



    苏浅哪里肯让他回去,好不容易将大叔哄来。



    她噙着眼泪说道:“没有扭伤脚,都怪大叔不信佛,一定是佛祖惩罚我……”



    “真有那么灵验?”贺泽川一愣。



    “哎呀,好痛好痛,大叔又在质疑佛祖……”



    “我不质疑了,等一下就捐一千万香油钱,哪里痛了,还痛吗?”



    贺泽川紧张的脱掉她的鞋子,轻轻给她揉着脚踝。



    他都不敢去看小妻子的眼泪了。



    莫非,他贺泽川做的坏事太多,现在报应到他的小宝贝身上?



    苏浅看见大叔一脸心疼的表情,忽然有些不忍。



    “好了大叔,不痛了!”



    “真不痛了?”他还是不放心。



    “嗯!”苏浅点头:“大叔,等一下你一定要认真听大师讲道,对你会有帮助的。”



    “佛祖只要不惩罚你,他老人家说什么我都听!”



    贺泽川抬手,摸在她的头顶。



    苏浅一阵感动,低着头,虚心的不敢去看大叔宠溺的眼神。



    她乖乖的任由他摸头。



    等他顺毛够了,又在她身前蹲下挺拔的身躯:“上来,我背你!”



    苏浅扫了一眼大叔俊脸上的汗水:“不用大叔背了,我自己可以……”



    “上来!”



    贺泽川语气里带着训斥!



    苏浅一阵无奈,从他发病后,脾气就很容易被点燃,她不敢招惹他只能乖乖爬上他宽阔的背脊。



    上了山顶,红阳已经升起。



    路过寺庙前的功德箱,贺泽川说到做到,签了一千万的支票直接投进去。



    苏浅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大叔,你怎么可以一次给这么多?”



    虽然他的钱很多,也经不住这样败家吧!



    以后她们还有很多要花钱的地方,再这样下去等将来有了宝宝,她担心连宝宝上幼儿园的学费也交不起。



    “这一千万足够从新建一座寺庙了,佛祖一定会保佑你平平安安!”贺泽川俊脸出现笑容。



    显然很满意自己做的这件事。



    苏浅忽然怀疑带大叔来这里是对还是错,就这样少了一千万!



    那可是很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数目,如果存下来,就算哪天大叔破产她们也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了!



    “大叔,你以后能不能节约一点?”



    “我一向很节约!”贺泽川认真说道。



    苏浅一阵无语。



    她真看不出他节约在哪里?



    单凭为他个人服务的那些佣人保镖,每年的开销也一定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接下来大叔倒是表现的很积极,主动去买了焚香陪着她走进佛堂。



    只是苏浅礼佛的时候,他依旧大老爷一样的站在那里,只是点燃了焚香递给她,让她插上香炉。



    苏浅也没有勉强他,早有预料让他下跪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以回去了,我捐了一千万,现在是好人!”贺泽川认真对她说道。



    苏浅差点笑出声,原来他捐那一千万是这个想法!



    很多有钱人做了坏事,都去寺庙捐一些钱,以为这样就可以买个平安。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佛祖,肯定也不会庇护这种伪善的人。



    她更加坚定她将他改变成为好人的想法。



    “大叔,佛堂后面的院子里有几位大师,听他们讲道可以消灾解惑,我们去听一听?”



    贺泽川双手放在口袋站在那里,闻言微微蹙眉。



    苏浅趁他没有拒绝,将身子在他身上蹭了蹭:“大叔如果去,有奖励哦!”



    贺泽川眼睛一亮:“奖励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苏浅故意让他自己猜。



    贺泽川黑眸渐渐幽深,像是下了某种决心般,首先一步从后门走进苏浅说的那个院子。



    院子里几名年老僧人,真坐在几张桌子前闭目念经,贺泽川路过的时候,有一个白胡子老和尚睁开眼。



    “施主,讲道还要一个小时才开始,你可以先算命或者看相!”



    贺泽川冷笑一声:“呵,如果问姻缘呢?”



    “施主,这里是佛寺,不问姻缘!”老和尚一看就是在卖关子。



    这里是景区,也只有那个傻丫头才会相信这里真的是佛门圣地,真正的佛门高僧,又岂会坐在这里算命看相?



    贺泽川摘下手上的金表,往老和尚身前一扔:“我只问姻缘。”



    老和尚眼睛瞬间一亮,那块金表就算不识货也能认出尚好的做工和材质,正要伸手去拿,一个小丫头忽然跑过来一把夺过去。



    “大叔,你是来听道的,怎么可以用世俗金钱收买高僧!”她转身对老和尚道歉,完全没有看见老和尚此刻铁青的脸色:“对不起大师,我家男人脑子有病,您又怎么会在意这些俗物!”



    贺泽川愣了愣,居然敢骂他脑子有病!



    但见她急切的表情,他还是忍下来,小妻子将手表为他带在手腕:“大叔,就算你将金表送给大师,大师也不会要的,人家是得道高僧!”



    贺泽川一阵无奈,看来小妻子迷信的厉害。



    “其实,手表带久了也会累,我只是取下来歇一歇!”



    “……”



    老和尚脸色再变,敢情是这小两口逗着他老人家玩呢!



    老和尚正要发怒,苏浅忽然扔了二十块钱在桌子上。



    “大师,我要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