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一百四十章 饿死他算了,坏人就该饿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饿死他算了,坏人就该饿死



    第一百四十章饿死他算了,坏人就该饿死



    贺泽川没有理会肖珂的冷意,迈开大步走向她。



    此刻在他眼睛里,只能看见那个脸色苍白的小东西。



    他远远的就张开怀抱,要将那个只能属于他一个人的小东西收拢在怀,再也不准她离开。



    然而小东西却脸色苍白的往后退,她躲到肖珂身后,伸出小脑袋畏惧看着他。



    “大……大叔,不要抓我回去……”



    贺泽川听见这句弱小的声音,忽然停下所有动作,他暖声道:“浅浅,快过来,到我这里来!”



    她是他的妻子,怎么可以躲在别的男人身后。



    “贺泽川你走吧,浅浅是不会跟你回去的!”肖珂将苏浅往车子里塞,他高大的身影堵在车门前,冷冷盯着贺泽川:“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不再是你的妻子。”



    “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贺泽川上前一步,声音低沉却透着威严。



    肖珂脸色白了白,一步不让的站在那里。



    “你可以对付肖家,也可以让人揍我,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可浅浅是我的妹妹,有时候男人总是要为自己在意的人,无论多大压力也要担当起来!”



    听见肖珂口中‘妹妹’两个字,贺泽川脚步一顿,终究没有对自己的‘大舅哥’出手!



    如果肖珂对她没有邪念,他也不能在这时候,继续伤小东西的心。



    “她不需要一个外人为她担当,她已经结婚,是贺某的妻子,她的一切,都有丈夫会处理,肖先生,请不要阻扰我的家事!”



    贺泽川蹙眉,按耐着自己的心道。



    “我的妹妹交给你,不是任由你宰割,你说你这个丈夫会处理,请问贺先生你为她处理过什么,只是给点食物养起来,将她当成宠物?”



    肖珂俊脸阴沉,似乎也豁出去了,大声开口:“别人陷害她污蔑她的时候,你这个丈夫不分青红皂白让她去跳崖,在她受委屈的时候,你这个丈夫一次次不在她身边,在她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而你贺先生,却远走国外,去看望你的挚友!”



    肖珂狂怒呵斥:“这就是你这个丈夫所做的,你所谓的保护她,呵呵,保护的还真好,贺先生,你有什么面目来,可以对她想要就要,想丢就丢?”



    “对不起贺先生,你虽然不关心她,白家也不关心她,让她在这世间,无亲无故,无处安身,但她还有一个哥哥,这个哥哥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贺先生的筹码无非就是对付肖家,用暴力的手段对我出手,现在告诉贺先生你,如果肖某放弃肖家,放弃自己的生命,肖某从来都不会怕你,你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



    肖珂的话像是一柄利刃,收割贺泽川的心,他浑身震了一震!



    他承认,肖珂说的,都是事实!



    是他这个做丈夫的,对小东西失职!



    肖珂坐进车子里:“贺先生,麻烦让一让,好狗不挡路!”



    贺泽川下意识转身,车子从他身边疾驰而过的时候,他看见那个小东西别过去小脸,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一秒,贺泽川忽然觉得自己好失败!



    他真的像肖珂说的,连自己的妻子也保护不了吗?



    “拦住他!”他大喝一声。



    一群保镖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快速组成.人墙,挡住肖珂离去的路。



    贺泽川转身,迈开大长腿。



    一瞬间,他仿佛满身的疲惫,但他却知道,如果让他们走,此生恐怕再也难以见到。



    他害怕没有她的世界,害怕那没有她的孤独生活!



    肖珂的车子被硬生生拦下来,愤怒跳下车:“贺先生,做人能不能有些底线?”



    “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底线!”



    贺泽川走过去,让保镖拦住肖珂,他打开车门将小东西拉出来,一把抱进怀里。



    苏浅在他怀里挣扎,肖珂哥哥说过,只有离开,对大叔和她都好。



    “大叔放开我,我不想再骗你,我是坏女人,配不上你的,求你让我走!”



    “对不起,我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放手,请你原谅我,就让我,用余生来补偿!”



    贺泽川将那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他空了的世界,仿佛一瞬间,便被填满。



    他怜惜的看着她,低吻她的唇。



    肖珂被两个保镖拉住,在那里沙哑道:“浅浅,你不要再相信他,这个男人会害死你……”



    在他心里,她圣洁无比,无人可以染指!



    然而此刻却看见那个男人欺负她,居然还敢当着他的面下嘴,肖珂疯了一样咆哮:“不许碰她,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她……贺泽川,我和你势不两立……!”



    然而贺泽川根本就不理会他,只是抱着她,不顾她的挣扎,在肖珂视线里渐行渐远。



    祥叔远远站在车子前,见贺泽川抱着苏浅回来连忙去打开车门。



    贺泽川抱着苏浅坐进车子里,低沉吩咐。



    “送肖少爷回去,上次对肖氏集团取消的订单,继续和他们签约,这是给他的补偿!”



    “是,二爷!”



    苏浅闻言终于停止挣扎,刚刚很担心大叔会伤害肖珂哥哥的,现在放心了。



    才知道大叔是真的要将她带回家,而不是打算伤害她。



    “大叔……你……还愿意要我?”她说的很小声。



    忽然听见贺泽川又对祥叔道:“上次白老爷子过世,徐慧让她的女儿对浅浅下药,如果不是刚好碰见我回国,浅浅就要被她们毁了,这件事需要旧事重提,给白家警告!”



    所有陷害他妻子的人,他不会再心慈手软。



    要让所有人知道,谁敢动他的妻子,绝对没有好下场。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让贺泽川心力憔悴!



    他没有计算出这件事会发酵到今天这个地步,所以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



    苏浅听到他的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那天晚上的人……是大叔你?”



    苏浅已经知道了答案。



    她想起来了,那天晚上的男人虽然没有看清相貌,却依稀里记得声音和大叔很像,还有那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和大叔也差不多。



    她以前也曾怀疑过,试探过大叔,最终却被她打消过念头。



    这时候贺泽川盯在她脸上,紧闭薄唇沉默。



    “那个人就是大叔你,不是我骗了你,而是你一直在骗我!”苏浅带着哭腔问:“你说话呀,是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我,是不是那天你也参与了她们下药的事?”



    不然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她房间?



    她想不通在她苏浅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贺二爷费尽心机,为她编织了一个看不见的网。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那个宠她爱她的大叔,一直都是一个大骗子!



    面对小妻子的质问,贺泽川紧闭薄唇。



    他没想到她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他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她的,给她一个惊喜!



    却不曾想,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



    那天他在听见她亲口对他说,有了别的男人之后,那一秒,他就失去了理智,潜意识里认为那个人就是肖珂。



    却没想过会和这件事有关!



    可现在他对她解释,还来得及?



    苏浅用力挣脱他的怀抱,贺泽川却努力抓住她,死也不放手!



    她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而他一动也不动的如同雕像般死死的圈住她,苏浅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他的手背上一排整齐的牙齿印,破了皮渗出血!



    他就不痛的吗?



    “大叔为什么不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跟我回家,以后都不许再提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忽然霸道开口,理直气壮!



    然后吩咐祥叔开车。



    现在他已经很累了,只想将她快点带回家,然后再也不让她离开!



    苏浅咬着嘴唇,他都不屑解释的。



    所以,她猜的都是对的?



    她也只能这样想!



    回到别墅,贺泽川直接将她抱下车。



    一路走进客厅,将她轻轻放在沙发上,他直言:“我饿了!”



    好几天没有吃过她做的食物,他很饿很饿!



    苏浅像个机械般坐在那里,他都不对她解释,还打算让她做饭?



    做梦去吧,饿死他算了,坏人就该饿死!



    她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是他将她放在这里,有本事就再将她丢出去!



    贺泽川见她如此模样,漆黑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无奈。



    又道:“我饿了,想吃饭!”



    她换了个姿势,留给了他一个后背。



    这时候祥叔刚好路过客厅,闻言立刻快步走来。



    “二爷,小太太,你们饿了我去给你们做饭!”



    “谁让你做饭了!”贺泽川一瞪眼,指在祥叔鼻子上:“老东西别多事!”



    没看见他在哄小东西?



    祥叔一缩脖子,才知道自己多事了,灰溜溜离开别墅。二爷和太太还没有和好,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侍候她们,而是应该给她们留些空间。



    客厅里又剩下两个人,贺泽川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的后背。



    “浅浅,去给大叔做饭,以前那样的,今天我要吃两份!”



    “你想吃多少关我什么事,你爱让谁做让谁做!”



    苏浅被他戳的背脊发凉,却不能再装死了。



    她往楼上走,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将房门反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