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一百四十二章 甘愿叫他一声妹夫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甘愿叫他一声妹夫



    第一百四十二章甘愿叫他一声妹夫



    今夜,月如钩!



    天台上吹起的风带着些许凉意!



    阳光雨棚下,苏浅和大叔挤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上。



    两个人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天边的繁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叔你是不是弄错了,今晚哪里会有流星?”苏浅小声说道。



    大叔说,今晚会有流星雨,她眼睛都看累了却连个屁也没看见。



    贺泽川黑眸中也闪过疑惑,他此刻也不敢肯定了。



    都是祥叔告诉他的!



    几个小时过去,他忽然对那个不靠谱的老家伙将信将疑。



    “要不要问问祥叔?”苏浅提议。



    “嗯!”



    贺泽川放开环在她腰上的手,拿出手机打电话。



    “老家伙,你确定会有……”



    贺泽川还没说完,忽然看见小东西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流星……大叔快看……”



    贺泽川抬眸,然而,什么都没有看见。



    “大叔你看见了吗?”



    见贺泽川摇头,苏浅眼神里闪过失望。



    虽然她自己看见了,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用力推他的手臂:“你就不能专心点吗?”



    “是你提议让我给祥叔打电话!”



    “……”



    苏浅无话可说,都怪她自己。



    贺泽川见小妻子眼中的失望,将她拉回沙发上,抱住她。



    “再等等,或许等一下还有!”



    苏浅眼睛在夜色里闪了闪,明亮的惊人,她点头:“嗯!”



    两个人一动也不动,一丝丝凉风吹来。



    苏浅满头发丝被风浮起,轻扫贺泽川殷红的唇,痒痒的。



    他的嘴角勾起宠溺,将她的一缕发丝握在掌心。



    “看,流星又来了,啊,好多!”她尖叫一声,手舞足蹈。



    贺泽川抬眸,漆黑的眸心里,照应出漫天的繁星。



    流星急速陨落划出唯美的弧线。



    她双手合十不停说:“快许愿快许愿……”



    小东西认真的闭上眼睛,安静中,仿佛她那单薄的背影,承载这个世界所有的岁月静好。



    贺泽川灼灼注视她,眼底的情绪也温和恬静。



    小东西睁开眼睛,缓缓转过身来,贺泽川连忙双手合十闭上眼。



    几秒过后,他表情认真的睁开眼睛,对上一张近在咫尺的小脸,她眯着眼睛看着她,粉红色的嘴唇,溢出好闻的少女馨香:“大叔,你许的什么愿?”



    “我的愿望是,每天都能看见你!”



    “大叔的愿望也太简单了,你不是已经每天都看到了吗?”



    她眼神里透着可惜,这种流星雨,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



    她不明白大叔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这样浪费了!



    贺泽川抿着薄唇不说话。



    他害怕,像上两次一样,想她的时候,却无法看见她!



    双手一刻也不想停的,再次将她圈进怀里。



    “你许的是什么愿望?”



    “我许的愿望是……”苏浅忽然想到了什么,从他怀里转出去:“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都说了,快点说!”贺泽川俊脸忽然不悦。



    “大叔的愿望我已经为你实现了,我的愿望,真的不能说!”



    话落,苏浅转身就跑,她担心大叔会敲她的头。



    贺泽川愣了愣,他居然被小东西套路了。



    “看我抓住你,狠狠打屁股!”



    “救命啊,不要!”



    苏浅跑下天台,回头见到大叔脚步不急不缓的从楼梯走下来,她一头转进自己的房间,呯地一声关上门。



    贺泽川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站在门外:“快开门,有本事你就在里面呆一辈子,每一秒我都给你计算时间,多一秒就多打一下!”



    苏浅瞬间慌做一团,她无头苍蝇一样,在卧室里四处找出路,忽然看见窗口的大树,正要过去爬。



    “你敢爬树,我就打断你的腿!”



    “……”



    在大叔手里,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啊!



    苏浅走过去开门,伸出小脑袋。



    “大叔……能不能不打屁股?”



    畏怯的小眼神看的贺泽川一阵心软,他只是可气她居然敢套路他。



    他抬手就敲过去,苏浅立刻抱住头:“大叔你打,打死我算了!”



    “……”



    贺泽川的手,无力的放下。



    ……



    那天晚上,苏浅没有告诉大叔,她许下的是什么愿望。



    她的愿望是有一天,能真正的配得上他。



    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将他抢走!



    所以她还是回到学校念书,比起以往更加努力。



    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见过肖珂哥哥了,打电话给他也不接。



    苏浅知道肖珂哥哥一定在生她的气。



    本来说好的一起出国,接下来一起去找妈妈的!



    可大叔一出现,她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是她对不起肖珂哥哥,放在谁身上也会生气。



    这天周末,苏浅来到肖珂哥哥的分公司,以前肖珂哥哥带她来过。



    “小姐姐,请问你找谁?”



    苏浅被前台小姐拦住。



    苏浅记得上次没有人来拦她的:“我找肖珂……肖珂先生,请问他在不在?”



    她知道肖珂哥哥在肖家的地位有些尴尬,所以不想让人知道她是他的妹妹,说不定无意中就会再次连累肖珂哥哥。



    “肖总很久没有来空城的分公司了,如果小姐您有急事,可以电话预约,或者去总部找。”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苏浅眼神一暗,如果能打电话,她又怎会来这里找他?去肖氏集团总部就更不可能,她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哪里,大叔也绝对不会允许她离开空城的。



    “肖总的职务,是带领整个肖氏集团,来空城也只是偶尔!”



    “为什么前段时间他一直在这里?”



    “这个就不知道了,可能您要问肖总本人!”



    苏浅忽然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好白痴。



    看见前台不耐烦的样子,她说声谢谢之后离开办公大楼。



    一路上她低着头,一点好心情也没有了。



    刚刚的前台说,肖珂哥哥很久没有回来了。



    隐隐中,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肖珂哥哥到底是怎么了,会是因为她吗?



    忽然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驶进她刚刚离开的办公大楼,那是肖珂哥哥的车子,没错了,刚刚的前台是骗她的!



    苏浅快速跑过去,张开手臂拦在车子前。



    肖珂看见那冲出来的小身影,瞳孔剧烈收缩,慌乱中踩下刹车才松了口气。



    她不是走了吗?



    几个保镖快速走过去,准备将苏浅赶走。



    肖珂历叱一声:“住手!”



    苏浅盯着车子里阴沉的俊脸,眼眶忽然发热。



    她以为这个世界谁都有可能讨厌她,但肖珂哥哥永远也不会的,可是摆明了肖珂哥哥在躲着她。



    “为什么?”她小脸苍白的质问。



    肖珂从车子上走下,一身洁白的西装一层不染。



    半个月不见,他整个人神采奕奕,没有一点当初的狼狈。



    但他却没有一点好脸色给她。



    冰冷开口:“你是活够了吗,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叫你的下属骗我,如果我不拦住你的车子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了?”苏浅委屈的眼圈发红,一口气质问一大堆。



    “我也知道大叔那样对你很不对,我可以给你道歉,可我是你的妹妹呀,没有妈妈,这个世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为什么你还躲着我?”



    为什么躲着她?



    她就天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肖珂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原来,她只是想做他的妹妹。



    做他的妹妹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就可以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可以随时忽略他的感受,想他的时候就跑过来质问,不想他的时候就一脚踢开!



    可他最终没有勇气将这些话说出来。



    “你有贺泽川还不够吗,为什么还来找我!”



    “肖珂哥哥,你是讨厌我了?”她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下来,声音微颤:“如果你真这么厌烦,我……我以后再也不来找你了,可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我替大叔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肖珂哥哥,都是我不听话,我走了,再也不在这里碍着你的眼……”



    她伤心的转过身去,哭的像个孩子,肩头耸动,艰难的挪动脚步。



    肖珂被封印起来的心,这一刻轰然支离破碎。



    好吧,如果她只是想做他的妹妹,那就只做妹妹好了。



    如果她只是想,将他当成哥哥,那他肖珂,此生就是她的哥哥!



    做哥哥挺好,至少还可以,远远的看她一眼。



    “浅浅,回来!”



    他在身后叫她。



    而她却负气般的不肯回头,肖珂只能几个健步追上去,一把将她抓进怀里:“你可想清楚了,如果走了,就没哥哥了!”



    苏浅抱住他,忍不住失声痛哭,眼泪鼻涕蹭在他洁白的西装。



    “好了,在哭就成了鼻涕虫!”肖珂苦笑,给她擦干眼泪。



    苏浅想要说什么,上气不接下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肖珂又道:“如果你再这样抱着我,贺先生知道,会再找我麻烦。”



    苏浅立刻推开他,惊恐的四处看。



    为什么大叔就不能允许她和哥哥在一起?



    “我才不怕他,肖珂哥哥,回去我就要他亲自登门给你道歉。”



    “千万别,他可是贺二爷,绝对不会给我道歉的,我也不需要,只要能看见他不欺负你,一切都好!”



    苏浅的心被他这句话刺痛。



    以前肖珂哥哥和大叔斗,都是为了保护她,虽然有时候肖珂哥哥总是弄不清楚事实,但心意却是好的!



    “肖珂哥哥,如果大叔给你道歉,你能原谅他吗?”



    “呵,如果他能来,我就立刻原谅他,甘愿叫他一声妹夫!”



    “肖珂哥哥,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



    苏浅转身往家的方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