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叔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她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大叔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她



    第一百七十六章大叔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她



    秦珊站在那里,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秦晓痩一把推开市长公子,挥挥手,然后秦晓痩带来的保镖和贺泽川的保镖一起,将所有人隔离在外围,秦晓痩迈开大步,踏上前,一把抓住秦珊的手。



    “跟我走,你不可以嫁给他!”



    秦珊甩开他的手,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她有太多委屈,却最终说出几个字。



    “四哥,你恢复记忆了?”



    “我没有恢复,但我却知道,不可以让你这样嫁出去!”



    秦晓痩又将秦珊的手抓住。



    从昨晚到现在,他的心,就莫名开始痛!



    直到现在他终于想通了,是因为秦珊!



    在没有找回记忆之前,他不允许她嫁给任何人!



    秦珊闻言,脸上流露出哀伤,轻轻的将手抽出。



    “四哥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



    “为什么?”



    秦晓痩不懂!



    大半年来,这丫头一直都想跟着他的,这么久以来一直都赶都赶不走。



    难道转性了?



    “四哥既然没有恢复记忆,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已经身败名裂了,现在好不容易找个人娶我,你却让我跟你走,我脑子有病?”



    秦珊嗤笑,眼眶里的泪水像是决了堤!



    这句话像是激怒了秦晓痩,一把将她抱起来,转身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我不管你脑子有没有病,我没有答应,谁也不能娶你!”



    秦珊在他怀里又捶又打,大声道:“秦晓痩,你可想好了,将我抢走,这辈子要跟定你!”



    ……



    苏浅也被保镖们隔离在外。



    她盯着那离去的背影,嘴角出现一抹笑容。



    忽然觉得,秦晓痩很Manly!



    再去看站在那里浑身冷冽的贺泽川,她的眼神,渐渐的黯淡下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秦晓痩震惊的张大嘴,特别是市长大人和他的公子,两个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只是顾忌贺泽川还在这里,他们敢怒不敢言。



    一群记者趁机一阵抓拍,估计明天的媒体上,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贺泽川此刻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毕竟是他的好兄弟,将别人家的新娘抢走,对市长大人抱歉的勾唇一笑。



    “对不起市长大人,是秦少太没规矩,秦老爷子一定会好好教训他!”



    言外之意,秦晓痩无论犯了什么错,都有秦家会善后,要市长好自为之!



    说完,他带着红颜,迈步离开!



    此刻记者们都追着秦晓痩去了,宾客们也在忙着安慰市长一家人,贺泽川离去的时候,倒也没有引起太多波动。



    离开了礼堂,贺泽川眯眸看向酒店外,那站在阳光下孤独的小身影。



    小东西脸色苍白,红红的眼睛里透着倔强,贺泽川的胸口,剧烈一沉。



    痛的他难以呼吸。



    他一把拉住身旁红颜的手,对身边的沙哑开口。



    “没有看见有人拦路吗,你们干什么吃的?”



    “二爷,那是……”



    “我不管是谁,拦住我的路,统统推开!”



    保镖们见二爷真的动怒,两个胆子大一点的走到苏浅身边,先是微微鞠个躬。



    “太太,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紧接着他们架住她的手臂,将她往一旁拉。



    小东西用力挣扎,疯了一样。



    “贺泽川,你就不准备对我解释吗,这样不声不响的躲开,算什么?”



    她直呼他的名!



    那散乱下来的长发被风吹起,被人架住的时候红着眼睛看着他,好像他就是她的仇敌!



    贺泽川的脚步,微微踉跄,很快又优雅起来。



    “哥哥,这个女孩是谁?”红颜紧贴着他问。



    “如果你是新欢,她就是旧爱!”



    ·贺泽川笑,声音沙哑!



    一副毫不在意!



    说的如此露骨,红颜小脸上升起了红。



    “大叔,我不相信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到底是为什么,大神是不是你,为什么忽然就不要我了,你……真的不要你的浅浅了吗?”



    她大声的哀求,不顾颜面!



    贺泽川终于走到她身边,下意识放开红颜,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十亿黑卡。



    “这是你的东西,也是对你的补偿,十个亿,你要的一切都有了,忘了我,对谁都好!”



    他将黑卡放进她手心,然后往前踏步。



    走出几步,他忽然听见撕碎的声音,回眸,看见她将黑卡撕碎,她沙哑说着:“大叔,和你在一起,我从来都不是为了钱,我不要这些东西,我只要你……就算你不要我了,至少也要让我知道错在哪里……”



    贺泽川的眸心缩成一小团。



    渐渐的,也出现一抹红色。



    那庞大的身形,一瞬间摇摇欲坠。



    她没有错,至始至终,从来都没有错过!



    他举起红颜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这样,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小姐姐,你已经成为过去了,请你要有前任的觉悟,不要再回来纠缠哥哥了好吗?”红颜笑的很是开心。



    苏浅盯着两个人紧紧挽在一起的手臂,一股冰冷从脚底升起。



    她抬头,盯着贺泽川,那张冷清的俊脸,依旧如此完美。



    她不甘心又怎么样?



    “大叔,就算你有了新欢,我也……不会送去祝福的!”



    他曾经是她的,她不要给他送去祝福!



    “能不能不要这么讨厌,谁需要你的祝福,请你以后离哥哥远一点!”红颜继续说。



    苏浅没有理会,她只是盯着大叔看。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见大叔了。



    “大叔,我错在了哪里?”



    最终,她好像发出不甘的质问。



    贺泽川薄唇动了动,几次有冲动想要将一切告诉她。



    可她,真的能接受真相吗?



    “你,没有错!”



    他沙哑着说,然后继续往前走。



    苏浅却像是抓住最后的一根生命稻草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冲上去拉住他的衣服。



    “既然没有错,为什么你不要我了?”



    她纤细的手指冰凉,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冰冷。



    贺泽川的鼻息里,传来久违的味道。



    他如同触电般甩开她。



    “我已经有些新欢!”他忽然笑的邪肆,唇角带着疏离:“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的新欢住在一起,两女共侍一夫!”



    “……”



    这种不要脸的话,他居然也说的出来。



    苏浅绝望中开始怀疑,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



    贺泽川见她安静下来,又道:“即使两女共侍一夫,我也不能保证很快不会再有新欢,到时候三女共侍一夫,或者四个五个六个……”



    “我贺泽川,有的是钱,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要爬上我的床,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也不多,随便你!”



    他不再停留,在保镖们的簇拥下,坐进车子里吩咐保镖开车。



    他没有回头往后看,担心见到小丫头的眼泪后,自己就会忍不住不顾一切的将她带回家。



    然而红颜却回头看了。



    苏浅披头散发,狼狈的站在那里,红颜心里升起喜悦。



    “哥哥,那个蠢女人好像哭了!”



    “闭嘴!”



    贺泽川忽然重重的甩开红颜,吩咐保镖将车子开进公路的转角,苏浅看不见之后,他直接将红颜轰下车,只允许她和保镖们坐在后面的车子里。



    “哥哥……”红颜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为什么不准我和你坐在一个车子里,不是说我是你的新欢吗?”



    “你就那么想做我的新欢?”



    贺泽川见这个女人不识时务的拦在车子前,眯起黑眸道。



    冷冽的含义让红颜浑身一抖,她立刻笑道:“哥哥让我坐哪里,我就坐在哪里,只要哥哥想做的,我都陪你!”



    她的话意有所指,贺泽川只觉空气忽然浑浊起来,最终忍住没有继续发脾气,命令司机继续往前开。



    乘坐私人飞机回到空城的庄园别墅,红颜继续跟着他。



    贺泽川蹙眉又吩咐。



    “既然想做我的新欢,先去将庄园打扫干净,我要的是一尘不染,什么时候打扫完,什么时候我就答应你!”



    红颜脸上出现惊恐,这座庄园占据整个山头,就算不吃不喝,三天也打扫不完。



    “哥哥,能不能少……”



    “你不想做?”贺泽川冰冷问。



    “做,我现在就做!”红颜一缩脖子。



    如果这样就能一步登天成为贺夫人,别说三天,就算三年,相信一定也会有无数女人抢破头。



    看见红颜拿着工具出去了,祥叔走上前。



    “二爷,既然事情已经做好,为什么还要将她留在庄园,您真的喜欢她?”



    “留着她,还有一些用!”



    贺泽川语气里透着无情!



    ……



    中午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似乎能将整个世界点燃。



    苏浅站在阳光下,浑身不满细密的汗珠,而脑海里的思绪,却渐渐的冷静下来。



    如果大叔真对她那么绝情,根本就不会和她说那么多的话,更不会特意随身携带那张黑卡!



    他如此处心积虑,只能说明他在心虚!



    为什么会心虚,打算让她安然的离开,又舍不得她伤心对吗?



    他对待那个红颜也太过温柔,以前对她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他不是训斥就是敲脑袋,如果他真的对红颜有意,一定也会那样对红颜吧!



    至少,贺二爷即使温柔,也不会做的那么表面!



    所以,他在演一场戏给她看。



    苏浅突然就开窍了,想通了!



    大叔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她。



    苏浅搭上计程车,直往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