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一百八十一章 他将一切都抹去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他将一切都抹去了



    第一百八十一章他将一切都抹去了



    “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红颜被贺泽川疯狂的模样吓的浑身抖如筛糠,转过身去拔腿就跑。



    “抓住她!”



    贺泽川仿佛被红颜的这句话唤回了魂,一声命令,几个保镖快速追上去。



    贺泽川抱着苏浅往车子上走,这时候祥叔匆忙赶过来。



    “二爷……!”



    祥叔看见这一幕也吓了一跳。



    贺泽川训斥:“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医院!”



    “是!”



    祥叔顾不得摆谱,直接扔掉拐杖驾驶车子。



    贺泽川单手脱掉外套,将怀里的苏浅包紧。



    他感觉她浑身的温度,一点一点下降。



    他的眸心红的滴血,颤抖的指尖,轻轻试探她的鼻息。



    还好,还有虚弱的呼吸。



    可是,为什么她还在流血?



    她这么瘦,身体这么小,怎么能留这么多血?



    贺泽川的眼睛里出现眼泪,顺着眼眶留下来,泪珠子又大又清澈。



    “到了吗,为什么还不到?”



    “二爷,刚刚启程,哪里能这么快?”



    祥叔直接将油加到底。



    贺泽川却继续咆哮,泪珠子沾染在他苍白的薄唇。



    “老东西你是怎么开车的,能快一点吗,是不是她死了你才甘心?”



    “对不起二爷,我尽量!”



    祥叔居然在二爷的声音里,听出了哭泣的味道,透过后视镜,他居然看见,贺泽川真的哭了!



    他猩红的眸光涣散,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贺泽川已经崩溃了!



    要不然冷血如他,又怎么会哭呢?



    这一刻的他像个孩子般,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



    “我要杀了那个红颜,该死的,我要将她的家人都杀了……”



    祥叔想要提醒二爷,其实红颜是孤儿,但最终还是没敢开!。



    “浅浅是不是要死了,为什么会是她,我都听见石头砸在头上的声音了,可我……为什么阻止不了……”



    “我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不然为什么连她也救不了,为什么我会将那个该死的红颜留下来……?”



    “浅浅求求你睁开眼睛,求求你,你是要我跪下来吗……?睁开眼睛的浅浅才最可爱,为什么你不看我一眼,讨厌我了对吗……所以你只是不想看我才不睁眼……”



    “我该死,如果你有事,我会让这个世界为你陪葬,那个该死的红颜,该死的白诗韵,该死的贺乾坤……都是她们害的,害你的人,统统去死……”



    他身上全都是她的鲜血。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流越多,在他眼中,那不是血液,而是她的生命,他最宝贵的东西!



    他已经慌作一团。



    “祥叔,告诉我该怎样才能救她,我和她有血缘关系,能不能将我的器官给她,是要心脏还是要大脑……老东西,为什么你不说话?”



    祥叔聚精会神的开着车子,没有功夫搭理他!



    如果小太太这次死了,二爷就真的崩溃了。



    贺泽川仿佛病急乱投医,沙哑呢喃。



    “是谁能救救她,要什么都可以,上帝,佛祖,还是玉皇大帝……谁能救她,我给你一千个亿,不,我将盛世都给他……”



    才明白,原来,她对他是那般重要!



    原来,他依然会像当年一般的无助!



    那一年,他最亲的人,在他无助的目光中,死在他眼前。



    现在,他很怕她也会像大哥一样离他而去!



    祥叔联系的救护车,已经迎面驶来,祥叔快速将车子停在路边。



    从几辆救护车上下来十几位专家医生。



    都看见那不可一世的男人,抱着那个女孩流着眼泪。



    “二爷,医生已经来了,请您将太太交给医生。”祥叔劝慰。



    贺泽川缓缓转过悲伤的俊脸,呆滞的看着一群人。



    本能的将小东西护在怀里。



    他仿佛惊弓之鸟般说道。



    “为什么不去医院,为什么停下来,他们是哪里来的医生,会不会害她?”



    “二爷,他们是空城医院的医生,还是您当初吩咐,让我从全世界挖过来的顶级专家,说您以后就住在空城,备上医生以防不测!”祥叔耐心解释。



    二爷这个样子,如果被媒体看见,还不知道会怎么传!



    贺泽川着急开口:“快开车,我只相信医院!”



    “二爷,您再耽误,小太太可能真的就死了。”



    祥叔放缓了声音。



    这句话仿佛让贺泽川短暂的清醒,猩红的眸色,消散一点!



    快速抱着苏浅走向救护车。



    “快点救救她,快一点……”



    医生们急忙走向苏浅,有人准备好了担架。



    贺泽川退开一步,似乎不敢再看她的脸,他闭上眼睛。



    刚刚他失去理智,差点就耽误了她!



    无边的悔意充斥在脑海,良久他才睁开眼。



    “医生,她怎么样了?”



    他沙哑问。



    “二爷,医生已经带着太太去医院,救护车只带来一些简单的设备!”祥叔耐心解释:“不去医院不行!”



    贺泽川才看见,救护车已经驶出很远。



    他快速跳上车子:“还不快追!”



    ……



    等他到了的时候,她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贺泽川直接往里闯,被一位医生拦住他。



    “贺先生,医生们在全力抢救太太,请您保持冷静!”



    他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那是我的太太,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太太知道吗,我最珍贵的宝贝,知道她的命有多重要吗,全世界都不如她珍贵!”



    “对不起贺先生,但您不能进去……”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多嘴我扒了你的皮!”他凶狠道。



    手上的力气直接将医生提起来,像个小鸡仔似的被他重重的一丢,幸好祥叔及时出手,医生才没有受伤!



    “二爷,您现在进去,会耽误医生们的工作,太太也会有危险!”



    终究,贺泽川被那句‘太太也会有危险’拦了下来。



    他挺拔的身影一瞬仿佛失去了精气神,委顿不振的站在那里。



    “二爷,您先去休息,等一下太太出来,我禀报给您知道。”



    这一刻的他,仿佛已经彻底清醒。



    摇头,他用尽了所有力气般。



    “她,不出来,我不走!”



    如果她这辈子不出来,他就这辈子也不走,赖也要赖在这里,死也要死在这里。



    祥叔无奈,只能耐心等待。



    对她身体的所有检查,由于时间紧迫都在手术室里进行,贺泽川站在那里,如同烈火焚身般的煎熬。



    他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流了那么多血还能不能救过来,只要她能活过来,什么都好!



    哪怕将来有后遗症,她成了傻子,他也陪着她一辈子!



    “去将知道那件事的人,全部抓起来,抹去一切痕迹,等她出来,我就和她举行婚礼!”贺泽川低沉说道。



    “二爷……!”祥叔一惊。



    “按照我说的办,你最好也要忘记,不然我连你也一起抹去!”



    这一刻的他,不会再去在意什么世俗观念,不会再去在意什么人间伦理!



    他将一切都抹去了,她就还是他的妻子,大不了以后不要孩子!



    他只要她好好的活下去,无忧无虑!



    所有的罪过,哪怕死后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将他放在油锅里炸,他也无怨无悔!



    祥叔可以深刻体会到二爷的痛苦,但这种违背天理的事情,他不想看见二爷真的这么做。



    “二爷,您不能……”



    “你想让我现在就将你抹去?”



    贺泽川猩红的眸中,此刻蕴含滔天的煞气。



    祥叔只觉从头凉到脚,他敢保证,只要自己继续质疑二爷的决定,二爷一定毫不迟疑真的对自己下手。



    “二爷,我现在就去抓白诗韵!”



    “还有那个肖珂!”



    “是!”



    保持理智的贺泽川,无疑是可怕的,很少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但失去理智的贺泽川,更加可怕,这个世界,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疯掉的贺泽川才最可怕,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哪怕违背天理轮回,为了她,他也无怨无悔。



    ……



    此时此刻,庄园别墅。



    一间冰冷的地下室,红颜披头散发的趴在铁栏栅前。



    “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苏浅已经死了,我就是贺泽川最适合的人选,等我做了贺夫人,一定会赶走祥叔那个老东西,你们谁今天放了我,以后谁就是贺家的大管家!”



    “你们听见了吗,我在和你们说话,你们一个月多少工资,我给双倍价钱,只要你们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好吗,你们看我长得这么漂亮,给你们做女朋友好吗,求求你们了,贺泽川回来我就死定了,你们真的忍心吗……?”



    红颜嗓子都喊哑了,可门外看守的保镖依旧仿佛塑雕一样。



    忽然,红颜看见江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铁栏栅前,她仿佛看见救星般手舞足蹈。



    “嫂子!我在这里……!”



    “哦,红颜小妹妹,你怎么住到铁栏里去了?”江明月浅笑。



    她是一个人来,并没有带琴琴,洁白的连衣长裙,高跟水晶鞋,镶嵌着钻石的名牌包包,看上去更加清纯动人!



    “嫂子,我听你的话,将苏浅那个小贱人……”



    红颜正要邀功,江明月面色一冷。



    “红颜小妹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红颜一愣:“嫂子……”



    “请不要叫我嫂子,我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