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第二百一十三章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贺泽川见她依旧说的理直气壮,瞬间浓眉簇成一团。



    他努力的克制着脾气,他知道,对待小东西惩罚的时候,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



    他一指戳在她的额头上。



    “前几天是谁答应我说,她会乖乖呆在家里,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你将我说的话当成耳边风吗,是不是你觉得吹一吹就过去了,或者你觉得我舍不得打你骂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的口气又匈又重。



    苏浅低头,连被他戳痛的地方都不敢揉一下。



    “大叔,我……我还不是听说你有危险……!”



    “你还敢顶嘴!”



    贺泽川又是一指戳在她头上,这一次戳的更重,苏浅下意识双手抱头,再也不敢贴上他。



    以前每次投怀送抱的时候,大叔不管有多生意,都会立刻好起来,这一次却狠狠打她的头,好痛啊!



    “明明知道这里危险你还敢来,是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有危险,你来了还不是要给别人送菜的,你这个脑袋瓜子里,到底是怎么考虑事情的,如果没有用,就将你戳傻算了,傻丫头还可以比你听话一点!”



    贺泽川暴怒中,再次一指戳向她。



    苏浅快速躲过,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不敢再说话,连疼痛都不敢叫一声。



    大叔好凶,太可怕了!



    她将自己抱成一小团,可怜兮兮的看他一眼,见他还在瞪她,急忙低下头。



    “我……我……”



    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去。



    “你还敢躲,过来再给我戳一下!”



    “不要不要……大叔你没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可以上天!”贺泽川瞪着她,大声开口:“快点过来,我只说最后一遍!”



    她觉得自己好委屈,紧张的将脑袋伸出去。



    来的时候匆忙,她软顺的头发有些乱,也没来得及整理,此刻遮挡了半边脸颊。



    她的脸本来就小,合起来也就巴掌大,这时候看上去就更小了。



    眼泪就那样下来了,一滴一滴的从她眼睛里落下,仿佛重重砸在贺泽川心头。



    贺泽川匈口,剧烈一沉,黑眸中的怒火,这才缓缓散去。



    他的手已经抬起来,如果这次就这样放过她,下次一定还会不听话。



    可心里还有另外一道声音告诉他,贺泽川,你老婆都哭了,你还这样对她,还是人吗?



    贺泽川心里升起矛盾。



    最终,他两者取其轻。



    高高抬起的手,轻轻的敲下。



    苏浅等待的时候心脏都跳出来了。



    事实上这种等待挨打的感觉,比挨打的时候还要难过!



    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掌揉过刚刚被敲痛的地方,她下意识将脑袋缩回去。



    抬头时,泪眼朦胧的看着大叔。



    大叔也在看着她。



    “疼吗?”他冷清问。



    苏浅一听更加委屈:“你打死我算了!”



    “……”



    贺泽川薄唇抿了抿,好像他打过之后一点效果也没有,小东西还是那么倔强。



    他只能轻言细语的对她道。



    “走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很危险,所以才会特意和你商议,你也满口答应了,为什么还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既然都知道危险了,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清楚,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作为大叔的妻子,我已经很有压力了,你还让我在大叔以身犯险的时候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去做吗?”



    “……”



    贺泽川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小东西居然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他居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反驳。



    可是,刚刚他已经教训过她了,如果至始至终都不能证明她的错误,那岂不是,他自己错了?



    沉默了半晌。



    贺泽川在心里总结了一下词汇,咳嗽一声。



    他教训道:“答应的事,是你食言,难道我教训错了?”



    “是大叔不说清楚的,现在却将一切事情,都赖在我头上,你是癞皮狗吗?”



    “……”



    她居然敢骂他了!



    是真的长大了吗,已经叛逆到不将他放在眼里?



    这一瞬,他黑眸中埋藏的阴冷,不受控制的绽放出一抹,看的苏浅手脚冰凉。



    但骂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索性她就破罐子破摔。



    “说不过我,你就用眼睛瞪我,我知道你眼睛好看,可眼睛好看也不能不讲理吧!”



    “……”



    贺泽川的脾气,就这样被小东西磨灭的一干二净。



    好像,这件事,自己确实有错在先!



    还能怎么样?



    “对不起,大叔错了还不行吗?”



    他向她道歉。



    这一秒,轮到苏浅愣住。



    大叔居然也会承认错误,态度如此诚恳,不会有诈吧?



    大叔什么时候这么乖过了?



    她试探着,将身子放松,大叔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不是骗她过去挨打。



    苏浅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慢慢的靠近他一点,鼻子忽然发酸。



    她吸了吸鼻子:“我知道,大叔你也是关心我,可大叔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总不能不让我知道,你还将我当成妻子吗?”



    “大叔当然将你当成妻子。”



    贺泽川一把将她拉过去,抓在怀里,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他冰凉的薄唇,轻触她刚被戳痛的肌肤,忽然就不痛了。



    心里的委屈,慢慢的消失不见,她一拳捶向他。



    “知不知道你刚刚戳的我好痛,是不是想要戳死我……”



    她的拳头落在贺泽川的肩膀上,忽然,明显的感觉他庞大的身体,一阵剧烈摇晃。



    苏浅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祥叔提着医药箱站在那里,看见沙发上两个人抱在一起,老脸上出现一抹尴尬笑意,他转过身去。



    “对不起,你们继续,就当我没有来过,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苏浅下意识快速从大叔怀里逃离。



    她脸上一瞬间像个红透的大苹果。



    好像做贼一样,快速将脸埋在沙发里。



    可在这脑海不该思考的时候,却灵光一闪,等等,她刚刚看见祥叔手里的东西了。



    好像,好像是一个医药箱。



    谁受伤了?



    贺泽川一阵俊脸瞬间乌黑,冷冽的声音从他薄唇间蹦出。



    “谁让你进来了,还不快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