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百三十一章 她的日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一章她的日记



    第二百三十一章她的日记



    “大叔,我姐可以说话了!”



    小妻子浑身都洋溢的欢快,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哦,是吗?”



    贺泽川简单回应,将她抱起来,迈开大长腿。



    一整天的疲惫,每次看见她,他的疲惫总会一扫而空!



    “大叔,你好像不是很开心,你不为姐高兴?”



    “嗯,高兴!”



    贺泽川敷衍回应。



    自从歌月来到庄园后,小东西满脑子都是她那个姐姐,将他这个老公都快忘记了。



    难得一次看见她主动出门迎接他回家,不曾想,还是为了歌月!



    歌月站在餐厅,透过玻璃墙幕盯着别墅外幸福的两人。



    忽然对妹妹很羡慕!



    贺先生帅气又深情,是男人中不多的翘楚。



    浅浅和他在一起,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



    只是浅浅那个傻丫头,和贺先生在一起,好像不太般配啊!



    贺泽川抱着小妻子走进餐厅,看见歌月,俊脸上的温和快速收敛,放下苏浅,他坐在原来的地方,漆黑的凤眸扫过满座的菜肴,一眼便认出哪些是小妻子做的。



    但他还是爱屋及乌,对歌月温和打招呼:“歌月小姐,身体好些了?”



    “谢谢贺先生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顾!”



    歌月对贺泽川开口,说话都流畅了几分。



    贺泽川客气道:“歌月小姐是浅浅的姐姐,这些小事,贺某应该做的!”



    苏浅也在一旁点头。



    “就是,姐你不用对大叔客气的,大叔是很好的一个人。”



    歌月只是笑了笑:“看得出,贺先生是好人!”



    一句夸奖,贺泽川额前瞬间布满黑线,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贺泽川是好人!



    他哪里像是好人了?



    歌月没有再坐那个角落,而是紧挨着苏浅坐下来。



    “贺先生,谢谢你将浅浅照顾的那么好!”



    歌月长相甜美,说话流畅起来之后,整个人看上去安静恬美。



    她亲手倒了红酒,向贺泽川和苏浅举杯。



    “贺先生,我敬你!”



    话落,歌月居然一饮而尽!



    贺泽川低沉提醒:“这酒很烈。”



    他不是担心歌月的身体,只是担心,歌月万一有事,小妻子一定不得安宁!



    歌月脸上升起了一抹红。



    也不知道是因为贺泽川的这些话,还是因为酒意。



    “贺先生,你不喝?”



    贺泽川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忽然觉得这个歌月不会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反而正常一些。



    现在会说话了,倒像是脑子有病!



    特别是看着他的目光,让他感觉极不舒服!



    苏浅担心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会因此冷场。



    “姐,我陪你喝!”她甜甜笑道。



    “浅浅,姐姐也谢谢你!”



    “姐,都是一家人,你说哪里话!”



    苏浅豪爽的将一杯酒干掉,她拉了拉大叔的衣袖:“大叔,我们一起为我姐庆祝!”



    贺泽川无奈,只能端起酒杯,淡然开口。



    “歌月小姐,恭喜你!”



    歌月顿时精神一阵,举杯:“贺先生,干杯!”



    “还有我,你们别忘了,还有我呢!”



    苏浅也自己给自己倒了酒。



    贺泽川见小妻子高兴,倒也没有多管。



    她的身体已经好起来了,索性由着她两姐妹胡闹。



    几杯下去,苏浅的脸便红的像猴屁股一样。



    歌月夹了菜放进她碗里。



    “浅浅,喝了酒要吃点东西,不然会很伤胃的。”



    她语气里透着关怀。



    苏浅嘴里嘟哝了一句什么,脑袋一歪,居然直接趴在餐桌上睡去。



    贺泽川正要起身,歌月抢先一步:“让我来!”



    歌月将苏浅从餐桌上扶起来,去往她的房间,贺泽川欲言又止!



    他的小妻子醉了,除他自己之外,交给任何人他都不放心。



    可歌月逼近是浅浅的姐姐,他也不好太过分。



    贺泽川扫视餐桌上小妻子做的,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菜,这些菜她一定费了很大精力吧!



    小东西从小便太过缺爱,以至于有了同母异父的姐姐,便整日里开心成这样!



    甚至都没有发现冷落了他这个老公!



    贺泽川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清清淡淡,是小妻子的味道。



    忽然听见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贺泽川回眸看去,歌月一个人走来。



    “贺先生,我还没吃饱,可以……”



    “你没有在身边照顾她?”



    贺泽川一身温和气息瞬间消散,整个人绷紧。



    歌月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脸色白了白:“浅浅她……已经睡了,我以为……”



    “你不知道她醉酒后根本就睡不着吗,不知道她会不停的吐,不知道她睡着了也会乱动,不是踢被子就是滚下床……”



    贺泽川暴躁开口,快速站起身冲出餐厅,高大的身影带起了一阵风,直奔苏浅的房间。



    歌月整个人呆了呆,她从妈妈那里知道贺泽川宠溺苏浅入骨,可却从未见过!



    而刚刚,他紧张的样子,让她感动的鼻子发酸。



    浅浅是她的妹妹,他宠溺浅浅,她也能感同身受。



    似乎还能感觉到,在他那外表的冰层下,刻骨铭心的温柔!



    在浅浅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可以得到这样的温柔?



    为什么她歌月,从小到大,就没有人喜欢呢?



    歌月眼神暗淡一瞬。



    ……



    贺泽川跑进房间的时候,看见内卫的门大开,苏浅通红着一张笑脸,趴在马桶上睡觉,她的一双好看的秀眉此刻拧紧,似乎很不舒服。



    贺泽川心疼的将她抱起来,轻轻放到床上。



    每次她醉酒,他都要做好彻夜守候的准备。



    该死的,那个歌月到底还是不是她的姐姐,为什么她的家人都是这样一副熊样?



    她对家人掏心掏肺的,而她的家人,又给她带来了什么?



    “笨蛋!”贺泽川一指戳在她额头。



    最终他没舍得下狠手!



    可小东西却瞬间抱住他的手臂,将他的手指放在嘴里吸。



    感觉到指尖传来的电流,瞬间般融化了贺泽川钢铁般的心脏。



    他飞快的抽出手,呼吸良久才算平静。



    苏浅感觉到熟悉清冽的气息,整个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她迷迷糊糊的攥住他的衣角,不管贺泽川怎么弄,她就是不肯放手。



    贺泽川只能无奈的侧身,坐在床边,叠起一双大长腿。



    他用来消磨时间的报纸就放在床头柜上,可他无法走过去拿到。



    忽然眼角瞥见她放在床头的双肩包,那是她的行囊,也是她的书包。



    鬼使神差般,贺泽川伸手将双肩包拿在手里,无聊的翻看着。



    一本厚厚的日记本,被他拿在手里,贺泽川蹙眉。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看还是不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