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百四十四章 让太太净身出户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四十四章让太太净身出户



    第二百四十四章让太太净身出户



    苏浅整个人如同遭遇雷击!



    她什么时候和大叔离婚了?



    这时候,一位女佣走到她身后,叫了她好几声,她才反应过来。



    “嗯?”



    “祥叔吩咐,让我将这个送给您!”



    女佣放下后就离开了。



    苏浅拿起来看,是一个红色的本子,离婚证书!



    她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苏浅低下头,用手拼命遮挡住最前面的‘离’字!



    那个字太刺眼!



    她一定是看错了,那不是‘离’,而是‘结’对吗?



    一定是她和大叔的结婚证,一定是她的眼睛花了!



    她紧紧的捂住那个字,像是抓住生命中最后的一根稻草。



    直到用干了所有的力气,深吸一口气,放开压在上面的手。



    依然是离婚证书!



    不是说好的一辈子都在一起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



    现在的她,早就配不上大叔了。



    是她一直以为,和大叔之间,是还有可能的。



    是她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



    是她将大叔最在意的东西弄丢了,凭什么还可以跟大叔在一起?



    苏浅坐在那里很久,终于接受了事实。



    现在她最应该做的,不是应该立刻离开这里,再也不连累大叔了吗!



    可是,可是她舍不得啊!



    她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她将离婚证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这个东西时刻都在告诉她,她和大叔之间,已经再也没有关系了!



    但至少,可以证明,她和大叔在一起过!



    那个和她本没有任何关系,却爱她宠她,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对她最好的那个人,以后,再也不相见!



    若干年后,或许,她们都会渐渐遗忘,甚至都想不起彼此!



    又或许,她和大叔还能再见,只是再见后,已然陌生!



    又或许,这段刻骨铭心,大叔会遗忘,而她不会忘。



    每个午夜梦回,都会魂牵梦绕。



    她早就该离开的。



    根本就不用大叔主动提出!



    是她对不起大叔的,所以这个坏人,本就应该由她来做!



    是她自己依旧,残存着那么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今大叔已经提出来了,她就该离开!



    苏浅浑浑噩噩的,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答案。



    答案是,她将坏事做尽,保存大叔的名声!



    可最终,还是大叔做了这个坏人!



    这是大叔最后一次对她的宠溺吗?



    她拿出手机,翻出相册才发现,原来,她和大叔之间,就连照片也没有几张!



    以后想他的时候,也只有这么几张照片了!



    她想多带一点,属于留下他的痕迹的东西,那样,她就不会忘了!



    她不想忘的!



    可是,这里无论什么东西,都有他的痕迹。



    过往的点点滴滴,一瞬疯狂涌入脑海,苏浅泪流成河,模糊的视线里,似乎看见,大叔依然坐在身边,优雅的叠着腿,拿着一份折叠整齐的报纸。



    依稀里,她似乎看见,大叔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放在口袋,背影略显孤独。



    依稀里,她似乎又看见,他瞪着眼睛站在身前训斥她。



    她看见他上楼时,依旧背脊笔挺。看见他坐在餐桌上,等她送来早餐,看见她生病的时候,他无微不至,小心翼翼的照顾。



    看见他薄凉的唇角,勾起宠溺的笑。



    看见他漆黑的凤眸里,仿佛藏着一轮太阳,为她送来温暖的光。



    苏浅流着眼泪,脸上出现笑容,笑的好幸福,好幸福。



    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待在他身边的时候,是如此的幸福!



    为什么她从来,都不懂得珍惜,为什么她那么不小心,将这份幸福弄丢了!



    她的大叔,被她弄丢了!



    她好笨,好蠢!



    苏浅去楼上收拾了东西,她不甘心这样离开。



    坐在床上,这一秒,如果有人告诉她,让她还可以看见他一眼,那么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她的一切都是大叔给的,走的时候也没有东西可拿。



    她想多带走一点,不是她贪心,因为她想,多留下一点他的痕迹。



    大叔用过的烟灰缸,大叔的衬衣,大叔的电动牙刷,大叔的剃须刀……



    全都是大叔的东西,被她塞满了整整的一行李箱。



    她必须走的快一点,不然被祥叔抓住,她就带不走大叔的东西了。



    她艰难的提着行礼箱走下楼。



    ……



    祥叔花费巨大代价,换来的消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贺泽川赶到中东的时候,贺泽明已经离开,没有给他这个弟弟留下任何痕迹。



    他在酒店里等了三天,甚至为了不影响心情,关掉手机不去看盛世暴跌的股市!



    不去听任何人向他回报国内的消息。



    他只想见到贺泽明,问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这个弟弟!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让,为什么偏偏要动他的妻子?



    但贺泽明的心智与手段,都不比贺泽川差,只是这些年的境遇不同,所以造成现在性格上的差异,贺泽明又哪里会留下把柄给他!



    这天,他终于要启程回去,坐在车子里,打开了手机。



    他以为会有一堆祥叔打来的未接电话提示,不曾想手机很是平静。



    贺泽川蹙眉,一切都太过异常,股市暴跌祥叔不可能不着急。



    他问开车的温言。



    “最近发生了什么?”



    因为贺泽川几天前吩咐,除贺泽明的消息之外,任何消息也不要向他回报,所以即使温言心里在着火,也依旧忍耐着。



    现在听见贺泽川问起,温言开口。



    “二爷,这几天发生很多事情,您是要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贺泽川没有心情和他拐弯抹角,俊脸微微一冷。



    温言咳嗽一声:“那就先告诉您好消息,盛世的股市被父亲稳住了,现在比暴跌前反而高出了几个点,只是父亲吹了一些牛,只能等着二爷您去收场!”



    二爷现在只需要多花一些心思,去策划一个好一点的项目,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贺泽川浓眉深锁,闻言之后,挺拔的身影上气息反倒越发凝沉!



    “坏消息?”



    “父亲可能摊上大事了,他为了稳住股市,对外宣称您这次您的婚姻变故,不会对盛世的发展有任何影响,已经和太太离婚,让太太净身出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