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百六十六章 从根本上去改变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六十六章从根本上去改变



    第二百六十六章从根本上去改变



    “如果大哥告诉你,只有你才能帮我,你会怎么做?”



    贺泽明一字一顿,目光灼灼,盯着贺宛如的眼睛。



    贺宛如直接拒绝道:“大哥还是去找别人吧,我帮不了你!”



    贺泽明眼底闪过失望,脸上的神情慢慢变得漠然!



    一种见到久别重逢亲人后的温暖,渐渐的从他心里消失不见!



    原来,全世界都在帮助贺泽川!



    他出事之后,父亲袒护贺泽川,爷爷袒护贺泽川,祥叔不惜和他作对也要对贺泽川效忠!



    他贺泽明才是受害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为他贺泽明想一想,就连当年疼爱的妹妹,也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愿帮助他吗?



    “呵!”



    贺泽明轻笑,笑声里带着哀伤。



    这些年,他贺泽明孤独一人,流落在外多年,千辛万苦,亲手一点点打造今天的一切,何时有人帮过他?



    没有这些所谓的亲人,他贺泽明,一样能将贺泽川拉下神坛,他要贺泽川跪在他身前认错,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没关系的,不帮大哥也能理解,大哥知道你喜欢肖珂,兄妹一场,想帮你一次!”贺泽明和蔼说道。



    仿佛对贺宛如的拒绝一点也不生气,他就是一位好大哥!



    贺宛如凝眸盯着贺泽明,张了张嘴,似乎内心有所触动,却不相信大哥有这个能力。



    “大哥当真愿意帮我?”



    “三弟不知去了哪里,二弟那样害我,四兄妹只剩下你,大哥不帮你帮谁?”



    “大哥……”



    贺宛如一瞬间感动,想起曾经大哥对她的点点滴滴,眼圈红了。



    贺泽明站起身,从口袋里拿出纸巾,亲手为贺宛如擦眼泪,一种温暖气息从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扩散而出,将贺宛如整个人包裹。



    “大哥的仇,不能不报,但注定失败,在大哥死掉之前,为你再做最后一件事!”



    贺宛如闻言,几乎脱口而出要帮助大哥对付二哥,可一想到二哥冰冷的眼神,她便没有了底气。



    “大哥……你一定不知道肖珂的脾气有多倔,只要那个苏浅在……?”



    “如果苏浅不在了呢?”



    “就算没有苏浅,他也不会……”



    “那就不是苏浅的问题,有没有想过,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出在你自己身上,或许肖珂喜欢的类型不是你这种,大哥是男人,懂得肖珂的想法,宛如,想要得到肖珂,就要从根本上改变!”



    “怎么去改?”



    贺宛如精神瞬间一震,只要能得到肖珂,她什么都愿意做!



    她贺宛如从小便是贺家大小姐,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就算要天上的月亮,都有人争前恐后的为她去摘下来,可遇见肖珂之后,她居然活的如此卑微!



    越是得不到,她便越是想要!



    “好好想一想苏浅的性格,她是什么样,你就往她的样子改,即使不是你的性格,就算装也要装的出来,如果你能做到,我保证至少,肖珂会对你改观!”



    “改观怎么能够,大哥,我要他喜欢我,只喜欢我一个人!”贺宛如握着拳头说道。



    “只有让他对你改观,他才能重新接纳你,如果有一天,苏浅注定不能和他在一起,他也总不能单身一辈子不是吗,到时候谁才是最好的选择?”



    “……”



    贺宛如恍然大悟。



    大哥不希望肖珂和苏浅在一起,二哥也一定不希望肖珂和苏浅在一起,所以,她贺宛如和肖珂在一起才是众望所归!



    “大哥能不能先帮我除掉苏浅,然后我在按照她的样子改变,肖珂一定很快就能接纳我……”



    贺宛如还没说完的时候,突然对上贺泽明清冷的目光,连忙打住,小心翼翼问道:“大哥,我说错了吗?”



    “如果你真相得到肖珂,就一定要按照大哥说的去做!”



    无形中,贺宛如已经在贺泽明三言两语中,成为了他手中的棋子!



    一旁的江明月,在沉默中悄悄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贺宛如。



    贺家千金大小姐,居然爱的如此卑微,宁愿变成另外一个人去俘获一个男人的心,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笑!



    人都变了,还是她贺宛如吗?



    她江明月只是模样变了,而贺宛如,变的却是整个人,以至于灵魂!



    然而贺宛如并不这么想,得到肖珂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



    “大哥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贺泽明薄凉的唇角,扯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



    缓缓愉悦开口:“现在不止不能除掉苏浅,我要你去去的贺泽川和苏浅的信任!”



    “怎么取得他们的信任,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



    “你不是要改变吗,想要得到肖珂,就什么也不要问!”



    “好,我不问,大哥快说我该怎么做?”



    “我手里有一张底牌,现在就交给你,用的好,贺泽川和苏浅都会对你感激涕零!”



    ……



    一切计划敲定之后,贺泽明命人用快艇将贺宛如送到空城。



    江明月这才开口:“为什么要取得他们的信任,现在贺泽川和苏浅感情出现裂痕,不就是我们想要看见的吗,为什么你却盼着他们好,不想报仇了?”



    贺泽明凤眸微微流转,淡然睨着江明月的眼睛,缓缓抬手抚上她的脸。



    这张脸早已不是当年模样,可在他眼中,却不曾有任何改变。



    “为什么盼着他们分开?”他低低的笑道。



    江明月一时之间语塞,盼着贺泽川和苏浅分开一直都是她的想法。



    可现在她扮演的,是一位被迫害后,深情的妻子,不可以让贺泽明看出她的想法。



    “总之我不希望贺泽川好过!”她轻声细语说道。



    贺泽明温言,唇角的笑容绽开阳光的弧度,很是欣慰,耐心为妻子解释!



    “苏浅是贺泽川唯一的软肋,破坏她们的感情,目的是为了打击贺泽川,可如果,一旦真的让贺泽川失去这根软肋,岂不是成全的贺泽川?”



    “你是让苏浅继续留在贺泽川身边,然后利用苏浅一点点折磨他?”



    “无论多么聪明的人,无论男女,一旦陷入感情的漩涡,都和寻常人没有两样,贺泽川这是自找的!”



    贺泽明愉悦说道。



    殊不知,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陷入感情漩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