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二百七十三章 大叔一定是疯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大叔一定是疯了



    第二百七十三章大叔一定是疯了



    苏浅恨不得自己此刻变成一个透明人,可她也知道那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所有的门都是打开的,只有她的这扇门紧闭,所以贺泽川直接在她的门前停下来。



    “浅浅,不要逼我撞门!”



    他嘶哑的声音幽幽响起,仿佛来自九幽黄泉里的恶魔,苏浅甚至透过下面的缝隙,都看见他澄亮的皮鞋了。



    她咽下口水,张张嘴,想要求他放过自己。



    可嗓子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着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砰!



    那道单薄可怜的门被他撞开,贺泽川高大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的天神,一双猩红的眸子居高临下盯着她。



    “大叔……”



    她声音里带着哀求,泪水打湿了她的脸,抱住肩膀,冷的瑟瑟发抖。



    她端坐在马桶盖上,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小团,大眼睛里全是来自对他的恐惧。



    她整个人憔悴不堪,仿佛失去家,流落在冰天雪地里的小绵羊,整个人不堪一击,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将她杀死!



    贺泽川浑身震了震,浑身的暴躁情绪仿佛冰雪消融般,缓缓收敛在体内。



    他快速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起来往外走。



    “大叔……”苏浅挣扎了几下,却发现他的手臂像是铁箍一样。



    “你跑够了吗,是不是你认为,没有那个家,也一样可以活的很好?”他沙哑质问:“苏浅,这就是你的本事?”



    他口气里全是暴躁的训斥。



    多日来压制的情绪,仿佛一次全部在她身上发泄。



    他身上淡淡的清新气息,伴随着红酒的香味,见她整个人包裹在内。



    最终,她放下了防御!



    面对他的质问,她无所适从!



    “肖珂连你都养活不了,他到底有哪里好,值得你放下这个家,也要去照顾他?”



    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他咬牙切齿!



    苏浅努力的发出声音:“大叔,不是这样的……”



    “不许狡辩,苏浅,你是我的,这辈子只能属于贺泽川,没有我贺泽川,你什么也不是,所以,乖乖呆在我的家里,没有我的同意,从今往后,哪里也不许去!”



    “大叔,肖珂哥哥还需要人照顾……”



    “你以为,这个世界没有你,就不用转动了吗?”贺泽川嗤笑:“没有你的这些年,肖珂也一样活得很好,别忘记你的身份!”



    他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将她重重的丢上车,低沉吩咐。



    “带太太回家,24小时看守,不准她离开庄园一步!”



    “是,二爷!”



    温言点头答应。



    苏浅一惊,如果大叔强行将她抓回去,肖珂哥哥该怎么办?



    “大叔,你不能这样做,肖家人不管肖珂哥哥了,如果我不去,他一定会死掉的……”



    她的哀求声,那个男人仿佛听不见,他转身走进酒店里。



    他的舞会,还要继续!



    而她,该怎么对待,是他一个人说的算!



    苏浅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相亲,只觉得自己,如今在他眼里,只是一个附属品。



    或者,她只是他的私人物品,不会再有半点爱意,剩下的,只是占有!



    “温言小哥哥,求求你让我下车,大叔一定是疯了!”



    苏浅方才发现,车门根本就打不开。



    温言坐进驾驶室,以往温和又漂亮的俊脸,此刻满是无奈。



    “太太,二爷是疯了,你还是听话一点的好!”



    话落,温言发动车子,向庄园方向疾驰。



    ……



    公海,豪华游轮。



    贺泽明双手放在口袋里,笔直站在夹板上,阳光照在他完美的侧脸,可见两鬓不太明显的斑白。



    海风吹过江明月的长发,她依偎在他臂膀。



    温柔甜美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动听。



    “贺宛如果然不听话,还是放苏浅去了!”



    贺泽明蹙着浓眉,没有心情欣赏怀里的娇妻,声音凝重道。



    “我们都猜错了,贺泽川根本就不是相亲,而是联合一些人对付我!”



    “不是传来消息说,贺泽川心智已经乱了,旧病复发吗?”



    “该死的老.二,什么旧病复发,我看他根本就没有病,不然怎么会疯狗一样咬我?”



    “你到底损失了什么?”



    “国内的棋子,已经全部被他拔除,都怪我低估了他,现在总部也被他找到了,这个误会就是他暗地里联络秦家一起举办,估计明天,远航集团就会寸步难行!”



    “那该怎么办,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用?”江明月眼底隐藏的厌恶一闪而逝,忽然察觉一股冷冽气息。



    抬头看见,贺泽明眯眸冷冷盯着她。



    江明月脸色变了变,改口道:“对不起,我也是关心你,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早就说过,你那天就不该放他走!”



    “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我自己会解决,不用你多嘴!”贺泽明眼中忽然出现一抹癫狂,铁钩般的五根手指,一把掐住江明月的脖子,一字一顿,冰冷开口:“你最好不要多事,如果我完了,第一个先送你走!”



    江明月一点点的窒息,贺泽明松开手指,她一下跌到在甲板上。



    “泽明,能不能不要发脾气?”



    贺泽明眼底的癫狂,慢慢隐退,继续森冷开口。



    “每次提到他,你都是如此激动,让我怀疑你当年爱上的人,到底是谁?”



    江明月闻言,立刻紧张起来。



    “泽明你不要误会,如果我爱的是他,又怎么会嫁给你,你以为我追求他,他还能不娶我吗,那些都是逢场作戏,只为了我和琴琴活下去,你以为,我就丑的别人看不上吗?”



    江明月轻轻抽泣,即使哭起来,也是那么美!



    贺泽明黑眸一缩,弯腰将她从甲板上扶起。



    “对不起,还疼吗?”



    “怎么能不疼,要不我掐你试试?”江明月再次依偎在他怀里。



    只是垂下的眼睑,里面全是警惕。



    岔开话题又问:“泽明,我不想贺泽川和苏浅一直得意下去!”



    “你放心,贺宛如还有用,另外,我还有一枚大棋!”贺泽明低头,深情注视着她。



    他贺泽明发誓,一定会赢贺泽川!



    贺泽川如今的一切,都脱离不了他的影子,那是当年他的教导。



    作为贺泽川的大哥,贺泽明有这个自信!



    “什么大棋,连我也不能说吗?”江明月问。



    她想要掌握贺泽明的每一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