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476章 有人带走了太太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76章有人带走了太太



    第476章有人带走了太太



    雪越下越大,苏浅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



    不是说前几天的那场雪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场吗?



    为什么今天还会下雪,是不是老天都要害她的宝宝?



    她只是仅凭着一口对宝宝的眷恋,才会坚持了这么久。



    等她发现自己走不动的时候,早已又累又饿,嗓子里干的呼吸一口冰冷空气都像是刀割一样。



    她将一块石头上的雪花扫干净,坐在上面终于可以喘口气。



    在她恢复了些力气,抬头四顾,发现附近安静的只有雪花落地的声音,此刻天色已经渐渐暗沉,而她居然迷死了方向。



    她咬了咬嘴唇,想哭,却明白哭,也是需要力气的!



    她的力气,是用来保护宝宝,不是应该拿来浪费掉。



    弯腰在地上搓了一团干净的积雪,苏浅不管不顾的往嘴里塞,刺骨的含义让她浑身瑟瑟发抖,她咬牙生生将雪团咽下。



    雪花终究会化成水,会为她补充能量,只是也同时带走了她本就渐渐降低的体温。



    如今,她没有方向,没有御寒的外衣,也没有容身之地,更没有食物和水,就连该死的光线,都因为天空的黯淡,渐渐的看不清起来。



    她支撑着身子往前走,只期望可以早点走出这片山林,即使在别人的屋檐下也比在这冰天雪地露宿一宿要好很多。



    如今以她的身体,如果找不到遮风挡雪的地方。



    这一夜即使不会饿死,也一定会冻死在这里。



    她不怕死,可她肚子里的宝宝不能有事!



    苏浅拼命的走,和时间在赛跑。



    因为她明白,一个有身孕的人,在漆黑的环境下赶路是非常危险的。



    所以,她必须趁着还有光线,快一点走。



    可是,眼前根本就没有路,无论她走多久,眼圈的环境似乎都没有改变。



    耳边依旧是风声,眼前依旧是风雪,灌木,结了冰的树杈!



    眼前渐渐模糊起来,耳边还有风声,眼前只能看见夜色里的雪。



    终于,她双腿一软,整个人摔倒在雪地上。



    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有一股温暖的气息将她包围,她渐渐冷下去的体温开始恢复,耳边似乎有一道声音在低低的呢喃。



    “浅浅,你懂了吗,这个世界谁才是对你最好?”



    “浅浅,回来吧,肖珂哥哥这里永远都欢迎你,无论你在外面遇见多少风雨,无论时光过去了多久……”



    “浅浅,当年你救了我一次,今天我救你一次,从今往后,我们扯平,我……再也不欠你……”



    “既然如此,以后,我便不再是你哥哥……我要的东西,自己会取!”



    “……”



    苏浅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梦见了肖珂哥哥对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他说,他会拼尽所有,也要为她保护好她的宝宝!



    他还说,如果贺泽川不要她了,他肖珂要她!



    肖珂哥哥的这些话,一定是安慰她吧!



    她是一个结了婚,有了宝宝的女人,哪里还能配得上他呢?



    时光似乎在她这里凝滞,在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几乎下意识就去摸肚子。



    还好,宝宝还在!



    想起昏迷前她摔了一跤,苏浅便一阵后怕。



    幸好没有伤到宝宝。



    “浅浅!”



    温暖的声音传进耳畔,房门被人推开,一声白色西装的肖珂走进来,温和的俊脸上一如既往的浅笑吟吟,手里拿着一个汤碗。



    苏浅撑着手臂坐起身:“肖珂哥哥!”



    她轻声叫他。



    原来,真的是肖珂哥哥救了她。



    “饿了吧,这是乌鸡汤,刚煮好!”



    他顺势坐在她身边,体贴的将勺子里的鸡汤吹冷,然后送到她苍白的唇瓣前。



    苏浅感激的看着他,想要抬手接过汤碗,却发现双手在撑着坐起身之后,就再也没有力气。



    肖珂看见她的窘迫表情,笑了笑:“还是我来喂你!”



    她脸上红的厉害,此刻早已饿的前心贴后背。



    轻启唇瓣,甘甜的汤汁进入嘴里,滋润的干裂的嗓子。



    喝了一口之后,她小声道。



    “谢谢!”



    整个人好像终于有了一口气。



    “小时候,你可不会说这句。”肖珂唇角的笑意缓缓温和。



    苏浅闻言,想起小时候,她每次生病,肖珂哥哥都是这样一口一口,将食物喂给她吃。



    似乎,当年的一幕幕,又和现在的场景,重叠在了一起!



    轮回转了一圈,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她是不是应该感到幸福呢?



    可为什么她却没有一点开心?



    想起贺泽川,她的眼神一暗。



    “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现在你好好呆在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肖珂对她说道。



    似乎只是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触动了苏浅的心。



    她知道和贺泽川作对意味着什么,可肖珂哥哥还是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歌月前几天又接受了一场整形手术,这几天母亲在医院照顾她,我已经通知母亲,她说过两天就来这里,浅浅你放心,这里很安全,贺泽川绝对不会找到你!”



    ……



    冰天雪地中,贺泽川找了整整一夜。



    天亮的时候,他来到一块被人为擦拭过的石头旁,弯腰小心翼翼的扫去地上一层新鲜雪花,露出里面的一串脚印。



    此时此刻,他完美的俊脸没有一点血色,整齐的短发上结了一层冰晶,一种暴躁的气息,缓缓蔓延在他身周。



    “二爷,您昨天失血过多,现在应该去休息。”



    跟随在身后待命的温言低声提醒。



    贺泽川一言不发,他已经找到了她的线索,又怎会停下来?



    迈开大步继续往前走,每隔一段距离,他都会亲自停下来看地上的脚印。



    终于,他看见前面一个雪坑,明显是人跌倒后压出来的,看大小就是那个女人!



    贺泽川眸心剧烈缩紧,快速在四周查看,紧接着他的脸色变成紧张。



    这时候,一起查看的温言也发现了什么。



    “二爷,又男人的脚印。”



    不用他提醒,贺泽川已经顺着那双脚印追踪而去。



    很快,他便停下脚步,整个人如同朔雕般站在那里。



    在那里,是一道直升机停留过的痕迹。



    温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惊道。



    “二爷,是直升机,有人带走了太太。”



    贺泽川双拳紧握,包裹在左手的洁白纱布上,瞬间有鲜血渗出。



    “立刻去查,空城有谁动用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