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686章 踏进他最亲的那个人家里
 第686章 踏进他最亲的那个人家里世界安静了,仿佛她从来都没有来过。

    贺泽明眼前,一片死灰色。

    她摔进了下方的草丛里,在这里看不清她的情况。

    他有种冲动,想要从这里跳下去,可至少,他应该确认她的情况。

    他疯了一样冲下天台,来到那片狼藉的草丛前,贺泽明脚步一顿。

    他忽然有种恐惧,害怕触摸到她没有生机的躯体。

    可也只是一秒,他便弯腰将她抱在怀里。

    她是后脑着地,那里血肉模糊一片,但还有一丝虚弱的气息。

    贺泽明惊喜,根本就不敢乱动她,拿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

    很快,救护车就来了。

    一起来的,还有警员。

    贺泽明远远的站开,他在空城是通缉犯,所以,连跟着她一起去医院的勇气也没有。

    警员和救护人员,很快便带着凯琳娜离开,只剩下贺泽明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

    雨点更大了。

    狂风也刮了起来。

    贺泽明的薄唇抿出一条直线,拨通一个号码。

    “贺先生,您在哪里,这些年还好吗?”

    五年前贺泽明消失后,曹阳便阴差阳错的被霍天昊抓住,后来被带到贺泽川的庄园,贺泽川审讯过后,并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便将他送去了监狱。

    五年的牢狱生活过去,曹阳依旧对他忠心!    “想请你为我再做一件事!”

贺泽明沙哑说道。

    “贺先生,为什么现在才联系我,我一直在等待您的消息,五年了,曹阳从来都没有变过,永远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曹阳,既然现在清白了,那么就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不必在跟着我颠沛流离,凯琳娜被送去了医院,帮我去看一看她怎样了!”

    “贺先生,凯琳娜小姐也在空城吗,她出了什么事?”

    “你不必知道,快去,得到消息之后打我手机。”

    “好的贺先生,我马上就去。”

    两个小时后,曹阳的手机打来电话。

    “贺先生,凯琳娜小姐进入了重症监护室,浑身骨折多处,不过暂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贺泽明紧绷的身子终于缓缓放松。

    “谢谢你曹阳!”

    “贺先生,这是我该做的。”

    “如果你方便,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贺先生您见外了,当年如果不是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从来都不敢忘记这条命是贺先生您给我,有任何吩咐您尽管交代。”

    “凯琳娜如今没有落脚的地方,如果这一次她能够活下来,我希望你能帮我占时照顾她,但如果你不方便,就通知警方,将她送进监狱!”

    凯撒家族不会放过她,毕竟是一个重大负担,曹阳如果不答应,也许只有监狱,才可以保护她。

    “贺先生,凯琳娜小姐以前待我不薄,您这是哪里话,只要您开口,我照顾她一辈子都可以!”

    “谢谢你!”

    贺泽明挂断手机。

    此时东方已经浮现出一抹鱼肚白,黎明前最是黑暗。

    凯琳娜有了容身之所,他贺泽明呢?

    还有必要苟延残喘下去吗?

    凯撒家族不会放过他,警方不会放过他,就连贺家,如今也早已容不下他。

    原来,离开凯丽娜,他贺泽明,真的只是一无是处。

    贺泽明苦涩的笑了笑,抬脚往前走。

    如今他手上剩下的钱,也完全足够躲起来安然度过余生。

    可是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他去的方向,是贺泽川的庄园别墅,天亮的时候,满身狼狈的贺泽明,终于站在庄园外的铁艺大门前。

    保安看清他的脸,全都大吃一惊,虽然疑惑‘’二爷‘’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狼狈的样子,但却没有人敢追问,只能打开大门。

    贺泽明见大门忽然打开,愣了愣,很快便明白过来。

    他又苦涩的笑了笑,原来,他和贺泽川的关系,从来都没有被斩断过。

    他们流着想同的血,长着想同的脸,是最亲的人,一直都是如此,也本该如此,只是,他贺泽明亲手毁掉了一切。

    贺泽明抬脚缓缓往庄园里走。

    多年来,第一次踏进他最亲的那个人家里。

    这里的一切布置,大气磅礴,都是他的弟弟亲手打造,贺泽明也曾有一个梦想,就是带着挚爱的女人,住进这样一座庄园里。

    只是,一切都不可能实现了。

    轻轻的,他一声叹息。

    “爹地……不对,你是大伯?”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贺泽明抬眸看去,那是一个和他的腿一样高的小豆丁,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当初将小侄儿从幼儿园带走的场景,脸上忍不住一红。

    他沉默的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那个小家伙。

    他和江明月的孩子,前几年已经病逝了,眼前的小家伙,就是贺家唯一的后人。

    今天是礼拜天,幸福不用去幼儿园,所以一大早便在空地上玩遥控小汽车,认出贺泽明之后,他小脸上惊慌失措一闪而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大伯是要找爹地?”

    贺泽明麻木的俊脸,缓缓温和。

    他点头,干裂的薄唇轻启,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一个字说出。

    “爹地在书房,我帮大伯叫他!”

    幸福说完,迈开小短腿,一溜烟便跑进别墅里。

    贺泽明安静的站在那里,不多时,一群数十名保镖急速而来,如临大敌般见他团团围住。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没有任何惊恐,只是平静望向别墅大门。

    “让他进来!”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别墅里传出。

    保镖们快速散开,贺泽明抬脚往别墅里走。

    贺泽川一身洁白的衬衣在暖色灯光下白的耀眼,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

    “还是不要去了,他已经走投无路,直接送他去警局!”

苏浅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抓住他的衣袖。

    贺泽明就连自己的妹妹,都亲手杀了,昨晚媒体报道出朱丽叶惨死在荒郊野外,不用想也知道是贺泽明做的。

    面对走投无路的贺泽明,她不希望贺泽川冒险去见。

    只有苏浅知道,贺泽川从来都没有忘记那个大哥,如果贺泽明要对他做什么,即使保镖在场也没有用的。

    贺泽川对她投过来安慰的目光。

    “你和幸福安心呆在这里,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这是他和大哥之间的事,外人无法明白。

    即使是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