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692章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
 第692章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照片里是一个女人,她双手抱着一对一岁左右的双胞胎男孩坐在海滩上,背靠大海,眉宇之间散发着温婉端庄之意。

    虽然照片泛了黄,但她依旧是个美人!    她从未看见过,贺泽川在看任何女人的时候,是用这种伤感又温和的目光。

    一种浓浓的哀伤,充斥在空气中。

    原来,他心中,还隐藏着,这种伤。

    苏浅当然知道那是谁,轻轻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她明知故问。

    贺泽川浑身一震,这才发现是小妻子,将她从身后拉到身前。

    他这才抬眸,将目光又看向照片上的女人,似乎想要对她说些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她是婆婆?”

    “嗯!”

他声音低哑。

    也许,他不开口,就是要掩藏起悲伤不被她发现。

    苏浅心里一刺,她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那么逞强。

    既然悲伤,又为什么要隐藏呢,憋在心里这些年,他一定很苦。

    “可以和我说说她的事情吗?”

她轻声说道。

    平生里,第一次和他,从真正意义上谈论他的母亲。

    即使他是空城,人人惧怕的贺二爷,谈论他母亲的时候,他也脆弱的就像个孩子。

    “她很漂亮,很好,也很爱这个家!”

    终于,贺泽川喉咙里出声。

    简单的一句话,却将母亲,刻画成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    也许,就连他自己,有些事情,也都记不太清。

    但也有些事情,却一辈子也忘不了!    “刚刚父亲才告诉我,母亲她,并不是病死!”

他一字一顿。

    “……”    苏浅瞪大眼睛,眼中带着一抹震惊:“怎么会?”

    记得以前也曾简单听他提过,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后来贺乾坤才娶了后妈,生下了贺庆丰和贺宛如。

    “他说母亲,是被人害!”

    贺泽川脑海里,回荡着贺乾坤,刚刚醉酒后的那些话。

    “泽川,你一定不知道,其实你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只是当年的贺家,并没有如今的实力,当时的我,全力追查凶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势力深不可测。”

    “而你和泽明都还小,没有独自生存下去的能力,为了你们,我居然没有勇气再继续追查下去。

    “这些年,我甚至不敢对任何人提起,我以为,等你们长大后,就算豁出去这条老命,也一定会追查到底,谁知道又出了泽明的那件事!”

    “你也别怪我娶了你后妈,你母亲死后,总要有个女人照顾你和泽明,那时候我一蹶不振,是你后妈照顾我和你们,才让贺家维持到现在。”

    “现在你有能力了,我希望你可以,不要让她白白的死去,知道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去过母亲的墓地吗,因为她死不瞑目,沉冤得雪之前,我不想任何人去打扰她。”

    “……”    苏浅一直都奇怪,贺家的男人每一个都不简单,为什么公公贺乾坤偏偏是外界传言的酒囊饭袋。

    现在才知道,并非贺乾坤生来如此,而是形势所逼。

    也许在那看上去畏畏缩缩的老人心里,隐藏了他一生中所有的锋芒,只是因为顾忌家里,不得不去隐藏!    因为他的对手太强!    她紧紧抓住贺泽川的手:“不管是谁害了婆婆,我和你一起查清楚,杀人就要偿命!”

    杀母之仇,贺泽川不会不报,她要做的,只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和他站在一起。

    贺泽川漆黑的眸中,闪过浓浓的暖意,揽住她的细腰。

    “爷爷病了,父亲也老了,身边不能没有人,我想将他们接回空城,只是需要你费心照料。”

    既然他都决定了,她自然会支持。

    “他们是你的亲人,也是我的长辈,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

    “你怎么可以这么乖?”

    贺泽川将怀抱里的她拥紧,在她的发丝间深深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

    每一次遇到事情,只有闻到她的气息,他的心才能安宁。

    ……    贺九州生病了,将他接去空城的事情,不需要商议。

    而贺乾坤,酒醒之后,苏浅去找他说明贺泽川的意思,他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最后贺乾坤问:“他是不是说明天早上就动身?”

    “是这样说的,盛世刚刚接受了霍氏和秦氏联合融资,集团里走不开,他明天早上一定要回去的。”

    “麻烦浅浅你去通知新如,我还有些东西一定要亲自收拾!”

    贺乾坤说完,便脚步匆匆离开房间。

    苏浅愣了愣,贺家收拾行李根本就不需要贺乾坤亲自动手,她不知道他那么匆忙要去做什么。

    来到后花园,贺新如头上戴着一顶遮阳帽,正在拿着花剪为一株兰花修剪枝叶,苏浅也是爱花的人,留意了一下,这里的花种虽然比不上空城的庄园,但修剪的造型一点都不比祥叔的手艺差。

    可惜,不管这里有多美,明天贺家人也都搬走了。

    以后,可能也很少回来。

    “这些琐事,为什么不请一位园林师?”

    苏浅来到贺新如身后问。

    贺新如回头一笑,这一秒,更是像极了贺宛如。

    苏浅恍惚间,听见她道:“父亲喜欢种花,我就报了园林专业,其实我就是一名园林师,父亲在商场上的事情我帮不上忙,只能让他老人家住的舒服一些。”

    “其实我来是要转告你,明天父亲和爷爷,要跟我们回空城,准备一下吧!”

    “为什么去空城?”

贺新如闻言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很快便明白了什么,连忙道:“对不起二嫂,我没有别的意思,父亲和二哥之间的心结解开了,当然要和自己的儿子住在一起!”

    说着话,她的手指握紧。

    苏浅将她的表情收在眼底,笑了笑。

    “其实你不用担心,虽然以前你和父亲单独住在老宅,在父亲身边你就是最亲近的人,但去了空城后,父亲依旧会像以前一样喜欢你!”

    贺新如的心思,被苏浅这么快就看穿,她脸上一红,眼神也暗了暗:“我没有嫉妒你和二哥的意思,只是担心去到空城不习惯!”

    她的声音很小,苏浅能感受到她的自卑。

    “去了空城,你只是多了几个亲人,只要你守着本分,没有人会看不起你,还有,既然来到贺家,你就是贺家的人,不用感到自卑,你以后就是贺家的小姐,贺二爷的妹妹!”

    苏浅明白,家里忽然多了几个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虽然对她而言是一种挑战,但她有信心处理好和每个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