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703章 她已经和他恩断义绝,最后来救她的,还是他
 第703章 她已经和他恩断义绝,最后来救她的,还是他这两天肖珂都有些精神恍惚。

    昨天在酒店匆匆一见,她那双漠然的眼睛,每当他闭上眼,便会在脑海中出现。

    中午肖,珂又来到了流芳阁,也许他只是在想,再一次从这里遇见她。

    虽然知道希望很小,但他还是来了。

    如同预料般,她昨天出现在这里只是一次偶然。

    没有等到她,他便叫了一瓶红酒,满桌子菜肴,他一筷子也没有动,只是那瓶红酒见了底。

    谁说借酒,可以浇愁的,都是骗人的!    喝醉了,他却更加想她了。

    一个人呆在酒店里,就连空气都变得浑浊。

    他不愿一个人呆在孤寂的空间里,满世界都像是有她的影子,挥之不去,索之不来,人生里最大的折磨,莫过于此!    他驾车出了酒店,明明知道酒驾会容易出事,可他还是将车子开的飞快。

    他如果被撞死了最好,便再也不会孤独。

    如果是他撞死了人,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不是她,谁生谁死,和他肖珂又有什么关系?

    肖珂如是想。

    让车窗外的风,疯狂涌入车厢里,心里才有了一丝快意。

    很快,他眼前一花,一辆车子迎面撞过来,他连忙踩下刹车。

    幸好是十字路口转弯的地带,车速开的并不是太快,两辆车子只是擦伤,并没人员受伤。

    “你是怎么开车的,不知道交通规则吗,红灯你看不见,撞坏了我的车子,你必须赔偿,不然我就……”    对方下车之后,报警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只听见肖珂薄唇间,淡淡吐出一个字。

    “滚!”

    紧接着,是一把红票子,直接砸向对方司机。

    他连车子也没有下来,便扬长远去!    对方嘴里骂骂咧咧,但看见接到手里的钱,最终没有拦截。

    肖珂将车子开到附近的汽修厂,忽然看见一辆眼熟的车子,那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贺泽川的车子?”

他像是随口一问。

    在空城,黑色的劳斯莱斯,就是贺泽川的标志,其他人就是有实力拥有,也不敢拥有,谁敢在空城抢二爷的风头?

    修车的师傅笑了笑:“不是贺二爷,可能是他的女人,是一个女人让将这辆车拖到这里,不过也奇怪,引擎像是被人有意破坏的,费用可不低,不过贺二爷的女人也不差钱!”

    ……    被司机送到码头之后,是另外两个黑衣男人接应。

    苏浅此刻居然莫名的平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在想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算一算,这些年她到底被绑架了多少次。

    记得第一次,应该是贺庆丰绑架她,那次贺泽川就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她眼前,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一直傻傻的叫她大叔,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第二次,应该是在巴黎,是二哥将她弄丢的,人生地不熟被贺泽明的人骗去,那次她差点以为贺泽明就是贺泽川!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到底有没有记少,她反正是想不起。

    计程车司机走后,两个黑衣男人开始对话,并没有打算瞒着她。

    “老板真的要我们杀人?”

第一个男人问。

    “老板亲口吩咐的,我还能骗你?”

第二个男人反问。

    “你杀过人?”

第一个男人声音一弱。

    “你怕了?”

第二个男人嗤笑一声:“如果你怕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动手,但得到钱你必须分给我一半!”

    “我又怎么会怕?”

第一个男人挺了挺匈堂:“欠了几百万网贷,这一次过后我就翻身了,杀就杀吧!”

    “那你先动手!”

第二个男人死死盯着他。

    “动手就动手!”

    第一个男人像苏浅走去。

    她听见两人显然,比那个计程车司机爱钱,心里一喜。

    本想说他们的网贷她给他们还,另外再给他们一比钱只求活命,可她的嘴还在被那个该死的计程车司机封住。

    她努力挣扎,企图表达自己的意思,可两个黑衣男人,就像傻子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

    看见第一个黑衣男人缓缓走近,她终于害怕了。

    她发誓,真不想死。

    嘴里发出呜呜声响,泪眼汪汪的哀求。

    第一个黑衣男人对上她的眼神,脸上的凶狠微微一凝,回头对第二个黑衣男人道:“怎么杀,掐死还是直接用刀捅?”

    “……”    能不能不要这样吓人?

    杀个人都磨磨唧唧的,还没杀她,等一下她就要被吓死了!    苏浅如果可以开口,一定会破口大骂。

    “你想怎样都可以,最好是不要出血!”

第二个男人道。

    苏浅松了口气,她也不想出血。

    可是……掐死好像会更难受吧!    第一个男人再次靠近她,她努力的缩着脖子,企图给对方制造麻烦。

    心里却在思考,要不要来一场假死?

    “我……我的手有点软,可能掐不死!”

第一个男人怂道。

    “废物!”

第二个男人骂道:“那就直接用刀捅!”

    “……”    苏浅头皮一阵发麻,睁开眼睛看见,第一个男人,已经从口袋里,拿出寒意森森的匕首。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身板,如果等一下被捅出几个窟窿,贺泽川会不会心疼?

    她用力摇着头,想要表达自己有话说。

    两个男人却根本就没有打算搭理她。

    苏浅都绝望了,看着第一个男人脸色一点点变的凶狠,手上的匕首缓缓的接近她。

    这时候,一辆车子疾驰而来,发出刺耳的轰鸣声,苏浅顿时精神一震,看见车子急速从她身边穿过,直接撞向第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跳开后,车子在苏浅身边停下,一身白衣的肖珂,从车子上跳下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熟悉的气息钻进脑海。

    “浅浅,别怕!”

    他那张俊脸上,满满的都是对她的担忧。

    他让她别怕!    苏浅用力摇头,眼中的水雾模糊了眼。

    曾几何时,不知道多少次,曾听他这样的话。

    不曾想,她已经和他恩断义绝,最后来救她的,还是他!    “伤到哪里没有?”

他一把将她封在嘴上的胶带撕下来:“他们是怎样对你的?”

    最后的几个字,他一字一顿,蕴含着滔天煞气!

    苏浅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的肖珂,似乎眼前的肖珂,忽然像极了贺泽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