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婚大叔超暖甜 >章节目录第733章 害铁家的人,不是贺泽川
 第733章 害铁家的人,不是贺泽川“你要为他们报仇?”

    铁心立刻停下脚步,转身时,俊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紧接着是惊喜:“没有骗我?”

    “当然没有骗你!”

铁三郎笑了笑,缓缓放开铁心:“这些天不是我不管大伯的事,其实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害铁家的幕后真凶?”

    “是谁做的?”

铁心精神一震,一把抓住铁三郎的手臂。

    他下意识五指收拢,手指深深陷入进去。

    “疼,放手!”

铁三郎挣脱他的手,怒道:“你想捏死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激动了!”

    铁三郎蹙眉用力揉了揉被他抓疼的地方,也没有太在意,又换上一副笑脸。

    “已经查出来了,是空城那位贺二爷做的,现在陪我去吃东西,吃饱之后,去将大伯临终前给你的保险箱打开,钥匙还在你手里?”

    “不行不行!”

铁心立刻捂住口袋,后退一步使劲摇头:“我爹说了,钥匙只能在我一个人手里,不能给别人看!”

    “你连我也不信任?”

    “不是不相信堂哥,我爹说的话,铁心一定要听话!”

    他的头依旧摇的像是拨浪鼓。

    此时铁三郎有种冲动,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死!    眼中的冰冷闪过,又一次换上笑脸。

    “铁心堂弟,现在铁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害死大伯的是贺泽川,不去打开保险箱,我们拿什么去和他斗?”

    “可我爹没说要我报仇,只说让我守住家产,还有带小鱼姐出国,生一堆宝宝……”    “不想报仇了?”

    “想!”

    “……”    他想报仇,还不给钥匙,铁三郎一点也搞不懂这傻子的逻辑。

    可他根本就不敢动手去抢,因为他知道在铁心有防备的情况下,自己根本就打不过这个傻子。

    还有,这栋房子里的属下,也有一半是死心塌地效忠铁振南的,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做出对铁心不利的事。

    “你既然想报仇,又不拿出钥匙,这是报哪门子仇,那什么报仇,让我去空城送死吗?”

    “如果一定要拿出钥匙,这个仇就不报了……”铁心弱弱开口。

    铁三郎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脸上终于阴沉下来。

    “死去的可是你的父母,你确定连仇也不报了?”

    “不报了,我要为爹守住家业。”

    “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骨气?”

    “我从来都没有骨气。”

    “……”    铁三郎差点被这傻子气吐血,却无可奈何。

    他用一种怨毒的目光冷冷盯着铁心,而对方只是低着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好半晌,铁三郎压下胸中的怒意。

    “吃饭吧,稍后我要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这里还剩下的势力,也该交到你手里了。”

    “堂哥愿意将家业交给我了?”

    “一直都在你父亲手里,我只是给你带路!”

    铁三郎最后的话,有些酸溜溜的。

    铁心跟着铁三郎往餐厅走,偌大的餐桌上只有两张椅子。

    铁心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许是心情好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拿起筷子便是一阵风卷残云。

    “你慢慢吃,我出去有些事情要做。”

    铁心抬了抬眼皮,嘴里包着食物含糊问:“堂哥要去哪儿?”

    “很重要的事,和你没有关系!”

    “哦,好!”

    铁三郎出去后,铁心一直吃到将肚皮撑得鼓起来,他又喝掉一大杯红茶,才离开餐厅走出去。

    忽然,他心里莫名一跳,发现客厅里剩下的属下,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而从国内跟随而来的人,居然一个也没有见到。

    “见到堂哥了吗?”

铁心对不远的一名属下问。

    那人别过脸,根本就不理这个傻子。

    他们都是铁三郎在这里私下培植的势力,自然不会将铁心放在眼里。

    “跟我从国内出来的人都去哪里了?”

铁心再问。

    这时候,更远的一名属下冷笑一声:“三哥刚刚带他们,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带我去?”

    “你放心,三哥回来之后,你便可以去!”

    “哦!”

    铁心点点头,转身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

    握住门把手,要打开门的时候,忽然一只干枯的手掌从身后捂住他的嘴,铁心正要大叫,忽然看见是一名从国内跟随来到这里的老仆从。

    “少爷,不要出声,跟我来!”

    老仆是铁家的人,一只跟随者铁振南身边,铁心想也没想便跟着他走。

    来到偏僻的消防通道,老仆才转身,一张老脸上满是担忧。

    “少爷,钥匙还在你身上?”

第一时间,老仆便急急的问出口。

    铁心神色一凛,干净捂住口袋:“你问这个做什么?”

    老仆老脸上错愕了一下,紧接着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笑,像是有些欣慰。

    “钥匙一定还在少爷这里,很好。”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机票以及护照,一把塞进铁心手里:“少爷一定要记得保护好那柄钥匙,任何人也不可以给,特别是铁三郎!”

    “堂哥到底怎么了?”

铁心再傻,也意识到了问题。

    “少爷,你现在很危险,这座宅子里真心保护你的人也就只有我,请立刻离开这里,什么时候铁三郎放松警惕,你再回来取走保险箱里的东西,记住,害铁家的人,不是贺泽川,是铁三郎想要家伙给他,得到你的家产!”

    “你是怎么知道的,堂哥在哪儿?”

    “我们从国内带来的那些人,已经被铁三郎引出去了,此时恐怕凶多吉少,等铁三郎回来了,也是该对你动手的时候,快点走吧!”

    “外面都是他的人,我能从哪里走?”

铁心一下子慌了,他能分辨出老仆不是要害他。

    老仆推来消防通道的窗口,指着下面一口池塘。

    “少爷从这里跳下去!”

    “那你呢?”

    “我……等一下少爷跳下去后,一定会发出很大的声响,我自然是要为少爷断后的。”

    “不行不行!”

铁心急忙摇头:“他们那么多人,你不是对手!”

    “少爷!”

老仆压低声音,眼底出现泪光:“铁家毁了,先生身前带我不薄,我这条老命那天就该跟随先生去,是先生嘱咐我保护好少爷,才会苟延残喘至今,少爷,没有我的拖延,你是走不到的。”

    这时候,楼下忽然传来铁三郎的声音。

    “看见铁心了吗,他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