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武兵王俏总裁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不止你们两个
 “她什么反应?”倪

    萱非常好奇,当薛晴知道自己的爱情被其他女人分走一半后的即时感受。“

    她……”楚渔腾出一只手来,神色窘迫的挠了挠脸颊。“她说她恨我,而且会恨我一辈子。”就

    是说嘛!有

    哪个女人愿意让这种事情降临在自己身上?

    然而,楚渔后面这句话又让倪萱惊掉了下巴。

    “她还说,她恨我的同时也会继续爱我,让我用比她爱我更爱她的方式补偿她一辈子。”

    “……”好

    吧,倪萱表示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那个……萱萱啊……”楚

    渔还有些话要向倪萱坦白,而且他知道这些话极有可能导致自己被美人踹下柔软大床。

    但是,他必须得说!

    倪萱盯着楚渔,想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其实……其实吧……呃……”吭

    哧半天,楚渔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倪萱急了,探手在其腰间狠狠掐了一把。

    无论一个女人性格如何,生气时掐男人腰间软肉的举措,都是与生俱来的本事和本能。“

    快说!”楚

    渔呲牙咧嘴一通,而后微低着头小声说道:“其实和我有关系的女人不止你们两个。”“

    ……”倪

    萱就此无语。让

    她说什么?她

    能说什么?楚

    大官人能明显感觉得到,有那么一股热乎正呼哧呼哧的在自己耳边吹拂。仰

    头一瞧。

    好家伙。

    温柔的羔羊,瞬间进化成了愤怒的母狮!

    时间流逝,沉闷的气氛无人打破。倪

    萱咬着红唇,等待楚渔自行吐露所犯“罪行”。

    而楚渔呢,则是飞速转动着大脑,琢磨该怎么向倪萱灌输那套无论如何也无法跟“合理”二字沾上边际的流氓理论。

    “除了你和晴姐姐之外,目前跟我确定关系的还有两个半女人。”

    “两个半?”倪萱抓住不算重点的重点,惑然疑问道。

    “先说那两个吧。”楚渔咽了口唾沫,准备硬着头皮迎接审判,“有一个叫夏歆,是燕金夏家的掌上明珠,之前在天金市芒果娱乐有限公司当记者……”

    一如介绍薛晴时那般无二,楚渔尽量挑对自己有利的说词,来向倪萱引荐她的姐妹“夏歆”。

    在他的描述里,无论是夏歆的才、还是夏歆的貌,都要比后者本身的实际情况强上一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倪萱更容易接受当下这个早已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听

    罢,倪萱不作评论,而是向楚渔追问道:“另外一个呢?”“

    另外一个你应该听说过,她叫沈巧巧,是咱们华夏国最红最火的顶级歌星。”

    “沈巧巧?”倪萱大惊失色。“你确定你说的是歌星沈巧巧?”

    果然,沈巧巧在华夏国的声名几乎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就连倪萱这种整天在医院里加班加点的女医生,都免除不了会偶尔听闻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就是她。”楚

    渔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倪萱,只知道自己一定不能太过嘚瑟,否则的话……

    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我很喜欢她的歌。”倪萱不否认沈巧巧的“声如天籁”。

    “那回头我让她单独给你开一个家庭演唱会。”楚渔竭力讨好着倪萱,至于沈巧巧会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那就都是后话了,反正当务之急,是得把眼前的难关先迈过去。“

    你们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对于现在的倪萱而言,愤怒逐渐被好奇吞没,而她并不清楚的是,在潜意识里,她已经开始慢慢接受楚渔今晚灌输给她的一切了。“

    巧巧最近在开环球演唱会,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嗯,如果不是工作太忙,我也想去现场支持她来着。”

    “她在中海市演唱会上现场发布了一首新歌,名字叫《他的眼睛给我光明》。”

    “这首歌目前已经在网络上传开了,不过这跟我问你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

    “说。”

    “这首歌写的就是我和她第一次相遇。”交

    谈至此,倪萱立刻在脑海中翻出了这首歌的歌词。

    “你还记得吗?”“

    在那座孤独的城市,静谧的街。”

    “黑夜中窜出的恶龙向我咆哮。”“

    我拼命的逃。”

    “却逃不掉。”“

    你如从天而降的骑士,将我揽入怀抱。”

    “彷徨无助的我,仿若被领进了最坚固的城堡。”

    “藏在面具下的眼眸,弯弯如月。”

    “即便你只字不言。”

    “我也知道。”

    “那一刻的你。”

    “眯眼在笑。”

    ……想

    着想着,倪萱竟是不由自主的哼出了调调。

    “唱出来嘛,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

    “不知死活”的楚渔如是央求道。“

    我可还没答应要继续做你女朋友。”倪萱一盆冷水浇到楚渔头上,令其不由得狠狠地抖了个机灵。为

    了不给倪萱留太多时间去考虑“接不接受”的问题,楚渔赶紧把这首歌背后的故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跟她说了一遍。听

    完“夏歆”和“沈巧巧”的介绍,倪萱仍旧保持原有姿态,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的追问道:“都到这个地步了,剩下那半个女人你也讲讲吧。”楚

    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为其解惑道:“之所以说半个女人,是因为我和她还没有确立关系,但只要不出意外,她早晚都得喜欢上我。”

    “自恋狂。”倪萱极不客气的埋汰楚渔道。接

    下来,楚大官人又用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的功夫,将自己和岳灵婉之间的“恩怨纠葛”说给了倪萱听。虽

    然楚渔和岳灵婉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感人至深的大事,但透过搂着自己的这个“流氓”所说种种,倪萱基本可以确定,这位曾经连手都不肯和异性握上一下的冰山总裁,的确就要被“某人”攻陷了。

    作出如此推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

    凭岳灵婉不和别的男人接触、却敢于当着其他人的面亲吻楚渔脸颊这一点,便足以说明一切!“

    楚渔,你的桃花运还真是挺旺呢。”“

    一般一般。”“

    你觉得我是在夸你?”

    “没有没有。”

    “下去。”

    “咱今晚……不治病了?”“

    治个屁的病!”平

    日里柔柔弱弱的姑娘,在这一刻都忍不住爆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