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小白进化史 > 第69章 要不要加个蛋?
    《足球小将》因为上美的加入,画板的创作十分快。

    马玉兰把这个当成了上美明年最大的工作,集结了全厂最优秀的员工来弄。

    不过这也便宜了杂志社。

    弄出来的画板,一方面留着准备做动画片用,另一方面也是现场的画作,发表在了《国漫》上。

    在《七龙珠》和《樱桃小丸子》之后,国漫上又有了一部精彩的漫画,而且还是肖公子创作的,立刻吸引了更多的读者。

    当衡山路的梧桐叶再次飘落的时候,预示着1993年要过去了。

    寒假到来,该停的也都停了。

    哪怕马玉兰很着急,想要尽快让《足球小将》的动画片上映,可员工们要回家过年啊,所以只能停工。

    肖浅寂寞地坐在位子上,一脸独孤求败的德行。

    没办法,总是考全校第一,连个对手也没有。

    他却不知道,他无奈的样子,让很多小伙伴都想要揍他。

    明明大家都很努力,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努力作业,而这个货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平常甚至连人都看不到,为什么成绩就比别人好呢?

    “肖浅,这次过年不陪你玩啦。”

    李清绝一边整理书包,一边下了通告。在肖浅看过来的时候,又道:“这次过年,我们要去首都的爷爷家。”

    肖浅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正好,我们也要回家过年。咱们年后见。”

    肖浅溜溜达达去了石桥花园路这边,如今这里是一个大工地,未来的金茂大厦已经开建了。

    因为这里工人多,所以肖平和肖壮就把摊子搬到这边来了。

    不过在他俩的摊子旁边,肖浅看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哟,三哥,大哥,你们啥时候回来的?”

    不是别人,正是跑出去赚大钱的李正红和肖安。看着他俩和肖平、肖壮一模一样的摊子,肖浅就捂着嘴叽叽咯咯地笑了起来。

    被肖浅笑的抬不起头来,李正红十分恼火。觉得这个老弟没有上下尊卑,需要好好教育。

    “老弟呀,你不要得意。你三个如今只是凤凰落了窝,一时遭难而已。你三哥什么场面没见过?几十万眼前过,你三哥在乎过吗?等将来你三哥挣了大钱,看你还笑的出来不?”

    正说着呢,摊子前来了一个小姑娘。

    “老板,来份蛋炒饭。”

    李正红一把扔掉烟屁股,几乎是瞬间移动回到了位置。

    “诶,好嘞。”

    大勺挥舞的时候,他探出一张肥胖的大脸,殷切地问着。

    “闺女,要不要加个蛋?”

    这脸太大了,笑起来很恐怖,把妹子吓的不轻。犹豫了一下,只好点头。

    “呵呵……好!”

    成功多卖出去一个蛋,李正红挥舞大勺的动作更欢快了。

    肖浅蹲在旁边,有事要说。

    “大哥,过年你们回去不?我爸妈说,今年要回去的。”

    听说是这事,肖安琢磨了起来。

    “哎呀,你家要是也回去的话,那可有的忙了。”

    肖浅莫名其妙。

    “回家而已,有啥好忙的?”

    肖安觉得他不懂。

    “你知道啥?咱们这么多人一起回去,火车票可不好买。而且有你这个小孩子在,总不能买硬座吧?两夜一天的火车,你受得了吗?那就得买卧铺,这就更难买了。你是不知道啊,春节的时候买车票多难。去年的时候,我和你四哥两人买的硬座,都排了好几天的队。”

    他不说肖浅也明白,过年的火车票是什么概念。

    过年回家,对于中国人来说,就好像倦鸟归巢一样,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去做的行为。

    可中国人多啊,都赶在过年的时候回家,这就造成了火车票的珍贵。

    对于过年回家坐火车这件事,其实肖浅比肖安、肖壮等人的感悟更深。

    因为他前世在魔都上学、工作,几乎每年都要过年回家。那个时候又没钱,就只能买硬座。

    三十八个小时的火车,从下午四点半上车,要到第三天的早上八点才能到家,光是想想就足够生无可恋了。

    可肖浅要跟他们说的,不是这个。

    “我们打算坐飞机的,你们要不要一起走?”

    有前世的痛苦经历后,现在又不缺钱,肖浅怎么可能还会去挤火车?

    肖安目瞪口呆,李正红炒饭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他们发觉,眼前这个弟弟的想法,原来跟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见几个人都不出声,肖浅纳闷了。

    “怎么了?说话呀?要不要一起走?要的话,我今天就去买票了。”

    在他想来,坐飞机回去,速度很快,又不遭罪,大家肯定是没意见的。

    孰料李正红、肖安、肖平和肖壮全都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不不,我们还是坐火车,我们自己走。”

    肖浅还待再劝,注意到四人眼底的恐惧,只好无奈地摇头。

    这几个土老帽……

    临近年末了,工地也渐渐安静,导致李正红、肖平他们的摊子也不如往日那么生意好了。

    过了好久,才有一群人从摊子前经过。

    这群人吸引了肖浅的注意力。

    不注意不行啊,谁叫这群人那么奇特呢。

    大大小小的,足有二、三十个,而且男女老少全都有,衣服也都破破烂烂的。

    不过这个时代,这种模样的人不少,原本是不会引起肖浅兴趣的。

    谁叫这群人背着、拿着的东西反光呢。

    长剑、单刀、红缨枪……

    林林总总,起码有好几十种兵器。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了义和团呢。

    这群人从摊子前经过,恰好蛋炒饭的香味随着寒风飘散,让队伍里的几个小孩子立刻就走不动了。

    眼巴巴地看过来,吞口水的声音隔着老远都能听到。

    不一会儿,这个队伍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聚在一起低声地说了些什么。

    然后其中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独自走了上来,尽管面色白净,但犹犹豫豫的,很是胆怯。

    他站在摊子前,看着肖平快速地翻炒着。金黄色的饭粒在半空中来回翻滚,让饭香的浓郁更加刺激味蕾。

    年轻人咕咚咕咚吞了好几下口水,才艰难地开口。

    “老……老板,这……这个多少钱?”

    肖平正忙着,语速很快。

    “五毛。”

    年轻人伸手到口袋里一顿抓挠,摸出了一大把零碎的小票。挑挑拣拣之后,把五毛钱放在了盒子里。

    “给……给我来一份。”

    蛋炒饭很快就好了,年轻人接过去,还礼貌地道了谢谢。

    回到那群人中间,当他把蛋炒饭递给其中的一个孩子时,甚至引起了不小的欢呼。

    肖浅观察过去,就看到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围城一圈,你一口、我一口,吃的很急。

    其中的一个孩子,装了一勺蛋炒饭,想要递给那个年轻人吃,他却摇摇头,笑的很温和。

    那孩子不放弃,又想递给其他的大人,结果都被拒绝了。

    直到这时,孩子们才又闷着头欢快地吃起来。

    寒风中,大人们围成了一个圈,尽量地让孩子们吃的舒服一些。

    “叔叔,你们这是打哪儿来的呀?”

    肖浅终于开口了。

    听到有人招呼,年轻人转过头来,当看清是一个小孩子时,便不再紧张。

    “小朋友,俺们是从豫省来的。”

    肖浅指着他们的家伙什。

    “你们这是……”

    似乎说起自己等人的事儿很羞耻,但年轻人到底很善良。

    “俺们听说魔都是大城市,能赚钱,就想着到这里来卖艺,赚点钱好补贴家用。”

    “卖艺?”

    肖浅有点恍惚,主要是这个词既熟悉又陌生。

    “是胸口碎大石那种吗?”

    年轻人可爱地摇摇头。

    “胸口碎大石?俺们不会呀。俺们练的都是庄稼把式,没多少人喜欢的。”

    说到后面,他的神情十分的黯淡。看样子,在魔都卖艺,似乎没挣到什么钱。

    肖浅眼珠子转了转,很有谈兴。

    “叔叔,你们都饿了吧?”

    年轻人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愣之后,才慢慢摇头。

    “嗯……没事,还没到饭点。”

    肖浅微微一笑,也不客气,转头对李正红、肖平道:“三哥,二哥,给他们一人来上一份蛋炒饭,加蛋。”

    李正红看过来。

    “这可是好几十份呢。”

    肖浅眼珠子瞪圆了。

    “你觉得我会差你钱呀?”

    李正红和肖平立马开工,几十份蛋炒粉出锅的速度十分的快。

    “这……这怎么行?看到蛋炒饭送到眼前,那群人都慌了,连连推辞。”

    年轻人又开始掏口袋。

    “多……多少钱?”

    肖浅拦住了他。

    “不用给钱,我请客。出门在外不容易,照顾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PS:各位老爷们,推荐票和收藏,赏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