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云少的替身娇妻 > 第882章 五百年前是一家
 安瑾年赶到平山镇杨木坑时,已经快中午了,她下车就看到几个孩子在跑来跑去,然后稍大点的孩子在哄更小的孩子。

她仔细核对了下地址,确定是这没错,于是便朝着那群孩子走了过去。

孩子们见突然有人来,却不是他们之前见过的迎蓝姐姐,当即就有孩子朝着屋子里喊:“爸爸,有姐姐来了。”

“是不是你们的迎蓝姐姐来了?”

随着这一声,旁边的厨房里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大约五十左右的男子。

这男子身材有些消瘦,身高一米七五的样子,脸色有些暗黄,不过两边脸上有疤痕,初看有些吓人,多看两眼却又觉得其实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

男人看到安瑾年时明显的怔住了,而旁边大一点的孩子在说:“爸爸,这不是迎蓝姐姐,这个姐姐之前没来过。”

“夏迎蓝这周有事,她赶不回来,然后让我来代替她。”

安瑾年把自己带来的礼物递给最大的那个孩子:“分给弟弟妹妹们吧。”

“谢谢姐姐!”

大一点的孩子拿了糖果,即刻招呼着小朋友过去分食物了。

“你是.......夏迎蓝的朋友?”

中年男子看着安瑾年问。

“对,我叫安瑾年,是她的朋友。”

瑾年很自然的说。

“安瑾年?”

男人直直的看着她:“你......姓安?”

“是啊,我姓安。”

安瑾年只觉得这男人有些奇怪,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

“哦,没什么。”

男人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些尴尬的说:“那什么,我正给孩子们做饭呢,你是代替夏迎蓝来的,应该知道来这做什么吧?”

“知道,迎蓝都跟我说了。”

安瑾年赶紧说:“她说你这忙,之前的义工又走了两个,十几个孩子照顾不过来,让我过来帮忙照顾一下孩子,你周天还要锄地。”

“是的,那边那两个孩子太小了,大一点的孩子也不太会照顾,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现在去做饭。”

男人说完,听到厨房里传来爆锅的声响,又转身朝厨房跑去。

安瑾年则朝那边婴儿床里的两个孩子走去,婴儿床看上去很旧,估计是之前别的孩子用过的,而里面的床单被褥等看上去也很旧,而且还脏兮兮的。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一个中年男人,要带十几个孩子,最大也就七八岁,小的躺在婴儿床里,估计也就几个月而已。

婴儿床里的孩子在哭泣,七八岁的孩子在一边帮忙冲奶粉,动作娴熟,倒是让安瑾年有几分吃惊。

她赶紧过去帮忙,接过温水壶,生怕开水把孩子给烫了。

拿了水壶要给奶瓶里倒水,这孩子却即刻喊住了她:“姐姐,冲奶粉要用温水,不能直接用开水,要先把开水倒出来,等开水晾温了,才能冲奶粉。”

“哦,是吗?”

安瑾年的脸一红,然后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啊,我之前没冲过奶粉,成,你教我,我按照你说的来。”

安瑾年好不容易把一瓶奶粉冲好,抱起婴儿床里哭得脸都红了的孩子,正笨手笨脚的给孩子喂奶,徐竹君就走过来了。

“找到地方停车了?”

安瑾年问走近的徐竹君。

“嗯,停在村子前面的那块空地上的,巷子太小,车无法开进来。”

徐竹君看着安瑾年怀里的小孩子皱眉:“这都哪里来的孩子?”

“我也不清楚。”

安瑾年对徐竹君摇摇头说:“我朋友让我过来帮忙的,具体情况我还没问,等下问问看。”

把一个孩子喂好,另外一个大约一岁的孩子又在哭了,安瑾年又赶紧给那个孩子冲奶粉。

“我来吧。”

徐竹君赶紧过来帮忙,见安瑾年手忙脚乱的,忍不住就笑着说:“这倒是个锻炼的机会,等以后你有孩子了,照顾自己的孩子也就有经验了。”

安瑾年的脸微微一红,瞪了徐竹君一眼,而徐竹君则哈哈大笑,然后赶紧走开去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了。

刚把第二个孩子的奶粉喂了,之前的中年男子就从厨房出来了,招呼小朋友们去吃饭,然后又叫瑾年和徐竹君去吃饭。

家里的桌子凳子倒也是有的,十二个能上桌吃饭的小朋友分两桌,每桌三个大一点的小朋友三个小一点的小朋友。

还有三个一岁以上三岁以下的小朋友和中年男子坐一桌,安瑾年和徐竹君自然也是跟着坐这一桌的。

孩子们都非常的懂事,尤其是五岁以上的孩子,都懂得相互帮助了,打饭,装汤,帮比自己小的人夹菜等等。

安瑾年和徐竹君也赶紧去帮忙,和中年男子坐下来后安瑾年才问:“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姓安。”

中年男子对瑾年道:“跟安小姐一个姓。”

“哦,这么巧,是家门?”

安瑾年当即惊喜的道:“那太好了,以后我就你叔叔吧?

前翻五百年,肯定是一家。”

“行,只要安小姐不嫌弃。”

安永健点着头说。

“怎么会嫌弃呢?

我们是家门啊。”

安瑾年见安永健照两岁多的孩子吃饭,也赶紧帮忙,毕竟这些孩子太小了,目前拿不稳筷子,还得用勺子吃饭。

等吃完饭,大的孩子带着小的孩子出去了,安瑾年和徐竹君又主动留下来帮忙收拾碗筷,然后一起抬到厨房里去洗。

其实从中午吃的饭菜就可以看出来,孩子们的生活并不是十分的好,虽然有一个肉菜,但那肉都是切成丁的,目的估计也是为了让孩子们都能吃得上肉,切成片的话,估计大孩子都给夹完了。

一个中年男人,要养十七个孩子,而且这些孩子都那么小,中午吃饭才了解到,最大的八岁,最小的才六个月。

照顾这么多的孩子,男人都忙不过来,旁边有几块空地种了菜,应该是这男人种来给这些孩子们吃的。

还有,这些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的生活来源又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在安瑾年的脑海里盘旋,直到洗完碗筷,收拾好厨房,她才去问那已经在菜地里忙活的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