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掌家小农女 >章节目录第二零五章 大黄,你的石头破了!
    一听要去城西菜市,小草以为要去陈府,眼睛都亮了,“娘手疼了,郡母让小草打吧?”

    大黄也支起耳朵,秦氏摇头,把小闺女搂在怀里,“咱们不去打她。她是你爹的媳妇,她做错了事儿,咱们就找你爹!要是哪天你爹管不住她了,咱们再亲自教训。”

    “我爹肯定管不住她,”小草十分肯定,“我爹啥都干不了。”

    秦氏搂着小闺女叹了口气,便听车帘外的张冰低声道,“夫人,到菜市了。“

    秦氏应了一声,轻轻挑起车帘往砍头的菜市口看去,刑台也拆了,熙熙攘攘的人流跟之前无异议,只是那一块地上新盖了一层土,颜色跟其他地方不大一样。

    秦氏盯着那块地方看了一会儿,身边的大黄便有些焦躁不安。秦氏拍了拍它的脑袋,让小草在车里待着不准出来,她一个人下了车,听着满耳朵昨天砍头的盛况,一步步地走过去。

    这一大块土太新太平整,上边连个脚印也没有,秦氏看不到一点血迹,但站在边上都觉得毛骨悚然。

    她在这儿神伤,便有好心人以为她是来替闫家人祭奠的,劝她赶紧离开,莫惹上官司。

    秦氏回了神,俯身取出帕子包了一包土,回到马车上走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陈老爷子脸色黢黑,低声吩咐管事,“跟去看看她要干什么!”

    若是让他知道这蠢妇用见不得光的手段用这粘了死人血的东西祸害他们陈家,他绝对饶不了她!

    绿蝶回到家中,把陈家门口发生的事情跟姑娘细细讲了一遍。小暖听着听着便用被子蒙住了头,直到绿蝶说完,她也没吭一声。

    绿蝶轻轻退出去和翠巧一起守在屋门口。

    躲在被窝里的小暖,哭了。

    娘早上一说出去,她就知道娘根本不是在她还病着地时候跑去出看什么暖房,而是去给她讨公道。小暖以为以娘的性子最多也就是哭着骂渣爹一顿。但娘竟上手把他打了,还撂下那样的狠话。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更多的是心疼。

    上次树林捉作死的书生许荣昌吓坏了妹妹,这次她又生病吓坏了娘亲。娘不想小草那般好哄,怕这次之后娘的笑容就更少了。

    小暖咬住拳头,三爷骂得对,她眼光收低地夸下海口,做事又不够周到谨密,才让娘亲和小草跟着受惊担忧。

    她要变强,变得更强,更更强,让娘亲和小草可以毫无顾忌地畅快活着!

    小暖掀开被子,眯起眼睛看着窗格子里照进来的白花花的阳光,适应了一会儿才披上衣裳,把绿蝶叫进来,“你先去看黄子厚的差事办得怎么样了,再去客来香帮我约木商后天晌午喝茶,回来时去跟展柜和展福说一声,我十日后要登州,让他们挑出十个精明可靠的管事跟着。”

    绿蝶转身去了后,小暖又叫进翠巧,“晌午做一些好消化又去火的饭菜,请你娘过来吃饭吧。”

    翠巧知道这是要让她娘过来陪着夫人说话,别让她心里压了火,赶忙转身去准备。

    秦氏带着小草和大黄喜气洋洋地买了不少菜回来,给小暖一一看过后,商量道,“我让赵掌柜帮着找几个工匠,这两三天就把暖房盖上,再责专人管着吧。暖房里种的菜咱们吃不完也能供着茶宿里,你觉得咋样?”

    经过昨日的事情,娘果然要咬牙站出来帮她做事了。小暖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还是娘想得周到。”

    秦氏一听闺女同意,站起来就往外走,“娘去跟赵掌柜说一说。”

    小暖怕娘辛苦,拦道,“把人请过来吧。”

    秦氏却不同意,“茶宿里好些客人呢,这点事儿哪好意思让人家跑一趟,娘跑一趟又不耽误啥。”

    见娘亲走了,小暖咳嗽了一声,低声道,“大黄,你跟娘去。”

    前爪趴在炕上看小暖收拾东西的大黄立刻去追,小草又拎起棍子,“姐,我也去吧?”

    小暖哑着嗓子笑了,“上来陪我说会儿话。”

    小草立刻踩着小凳子爬上坑,甩掉鞋子抱着姐姐滔滔不绝地讲着暖房是啥样的,里边有多暖和,又种了些啥等等,只字不提娘去打爹的事。

    小暖含笑听着,脑子则想着她要去趟九号镖局了。

    绿蝶办完差事回了趟严府,找玄舞师姐没说了几句话就被三爷叫了去。

    三爷听她讲完昨天和今天的事情后,就见绿蝶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目光比以前灵动了些,跟大黄有点像了,严晟莫名地觉得心情不错,“不错。”

    只没头没脑的两个字,绿蝶却满足地笑了。因为她也觉得昨天的姑娘和今天的夫人,当得起三爷这称赞。

    “让玄其多在村里住两天。”严晟吩咐了一句,便不说话了。

    绿蝶出来时还想不明白,咋夫人和姑娘忙活了半天,最后被奖赏的反倒是大黄呢?

    不过秉着暗卫不多话的规矩,绿蝶乖乖地回村跟姑娘回了话,又去茶宿找玄其大人讲了三爷的命令后,还是加了一句,“属下觉得,三爷是让大人在村里多陪大黄玩几天。”

    玄其一脸严肃地给赖在他身边的大黄顺了顺毛,待绿蝶走了后,她才低声问道,“狗兄,明日一起去山里打猎,如何?”

    “汪!”大黄摇着尾巴,欢快地应了。

    绿蝶返回家中,却见屋里多了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干妇人。俩人一对眼神儿,绿蝶便知道这是个练家子,应该也挺厉害。

    待听姑娘说这是新来的护院岭嫂时,绿蝶眼睛闪亮地拱手,道了句“幸会。”

    然后,她开心地笑了。小暖不晓得这丫头在笑什么,吩咐翠巧添了菜,在东厢房里也摆了一桌,让绿蝶过去陪着,一来给欢迎岭嫂,二来欢送张冰或王川。

    秦氏也很开心,有了女护院后她再出门就方便多了。小暖也觉得这岭嫂来得巧,她本想着过两日去九号镖局请奕萩帮她换个女镖师的,没想到刚一想,岭嫂就到了。

    这岂不是天助我也?

    小暖眼睛转了转,把这天降喜事又算在昨天抓了她两把的三爷头上。

    厢房内,酒足饭饱后,刚才还哥哥兄弟地叫着的张冰和王川开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愿主动回镖局。

    岭嫂幸灾乐祸地看戏,绿蝶看俩人都快成斗鸡眼了,便拿起一根筷子,在桌下抽刀砍做两段握在手中,“二位大哥抽签吧,抽中长的留下,短的回去。”

    也只有用这个法子了!

    待王川一脸郁卒地跟着绿蝶进屋辞别小暖,拿着五十两的银票出来时,张冰那混蛋已经连包袱都帮他收拾好了。

    “兄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见!”

    王川一生气仰头大叫,“大黄,张冰把你的宝贝石子弄破了!”

    正在门口喝肉汤的大黄抬起头,眯起了狗眼。

    张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