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一章:开局拿我祭天?
    魏国王都,长安城。

    皇庭内院中,紧张压抑的气氛从每一位巡游侍卒、太监宫女、后宫佳丽的身上淋漓尽致得体现了出来。

    时值魏国年号承平十六年三月初九,这一日,楚国大军连破魏国七关,兵临都城之下。

    大魏军神孟浩然战死!

    大魏剑圣叶清玄战死!

    大魏剑神李九天战死!

    大魏……

    此战,无论庙堂江湖,大魏已然损失惨重,目前再无一人尚可与敌兵一战。

    长安,岌岌可危。

    崇德殿。

    文武百官、各位皇子井然有序的排列站立,他们此刻皆是胆颤心惊,魏国皇帝正襟危坐于王座龙椅之上,双眼如炬,环视殿内众人,淡淡开口道:“诸位爱卿,现今敌国兵锋正盛,尔等可有破敌之法?”

    此言一出,本来寂静无比的大殿,立刻喧嚣起来,众人交头接耳商议众多,仍然没有什么良策。

    位居文武百官首位的大魏丞相李子渊毫无征兆的突然跪倒在地,“臣请移圣驾,利南方天险,用以抗敌,而后徐徐图之!”

    他的语音刚落,文武百官皆是齐刷刷跪倒在地,异口同声高呼道:“臣,请移圣驾!”

    魏国皇帝赵元庆看着殿内百官,双手紧握,眉头紧锁,若移了这圣驾,将来史书该当如何记载?百年之后,他还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自己的皇子们没有跟随文武百官下跪,这一刻,他的内心中多多少少有了安慰,他凝视皇子队列中居于首位的太子,说道:

    “太子,你可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的太子,表情艰苦,他思索良久,终是也跪倒在地,高呼道:“儿臣请父皇移驾!”

    诸位皇子面面相觑,也是纷纷跪在了地面。

    这一刻,本来寻求到内心几分安慰的大魏皇帝彻底失望起来,难道…真的无力回天了吗?

    他心有不甘,从龙椅上缓缓站立,而后怒声道:“朕养着你们有什么用!移驾移驾!说得好听!将来遗臭万年的毕竟不是你们!”

    这一刻,大殿内人人惶恐,不敢私下议论,变得哑口无言,于是乎殿内再次寂静了起来。

    而这时…

    打鼾声却是响起。

    殿内每一个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找寻打鼾声来源,却见大皇子殿下赵长青手里抱着一个酒坛,依靠在大殿梁柱之上,沉沉睡了起来。

    大魏皇帝见到这一幕如火中烧,随后怒火冲天,手指赵长青,气急道:“好胆!好胆!如此危机时刻,此子居然还能安心入睡!气煞朕也!气煞朕也!来人,拿剑!朕要杀了此子祭天!”

    “皇帝陛下不可啊!”

    “大皇子虽然顽劣,可为人仁义并无不忠不孝之大错,杀不得啊!”

    “皇帝陛下三思啊!”

    “请皇帝陛下三思!”

    所有文臣武将开始劝阻起来。

    令人出乎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是,大皇子的那些兄弟,却无一人出面劝阻。

    也不知道是因为大魏皇帝看到了兄弟之间冷血的一幕还是真因为大皇子赵长青能在这种情形还能睡觉的缘故,总之,他被气到差点昏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眼冒金星。

    “大皇子殿下…”就在这时,有大臣来到赵长青身边,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角,试图把他叫醒。

    但是赵长青依然不为所动。

    他喝醉了,就想睡觉,雷打不动的那种。

    看到这一幕,大魏皇帝终是忍无可忍,起身拿起一柄长剑便是抽出鞘来,站到赵长青跟前,狠狠踹了他两脚,怒声道:“逆子!还不速速醒来!”

    赵长青身躯跌倒在地面,被撞击惊醒,醉醺醺揉了揉双眼,看到大魏皇帝,立刻摇头晃脑,想维持几分清醒,开口道:“儿臣拜…呃…见父皇!”

    说话期间,感到了一股眩晕,差点吐出来。

    他一开始醒来时还纳闷,自己好像被踹了一脚,谁这么大胆敢踹当朝大皇子?

    然后看到眼前一幕,他顿时惊愕起来,自己不是在宫中喝酒吗?怎么会跑到崇德殿里来了?

    他又看到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在场,顿时感觉事情不妙,忧心仲仲的看着大魏皇帝,提心吊胆道:“父皇将儿臣移到大殿,可是有事吩咐?”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在宫中醉酒后,迷迷糊糊听到两个太监说是皇帝陛下叫自己,于是便被那两个太监搀扶到大殿,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意识渐渐清醒起来,他发觉,周遭的情况有些不对劲,那些大臣们怜悯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现如今,大魏皇帝早已气急败坏,剑指赵长青,怒声道:“有事!当然有事!朕!今日要拿你祭天!来人呐!将这逆子给朕绑到殿外,朕要祭天!”

    “祭天?”赵长青心底一沉,明明自己已经表现出不想争皇位的态度了,将来行了冠礼之后只想做个逍遥王爷,为什么自己的父皇还不放过自己?

    莫非,宫廷狗血剧、史诗伦理剧的父子相残,要在自己身上上演了?

    “皇帝陛下三思啊!”

    “……”

    那些大臣们再次劝导起皇帝。

    可惜大魏皇帝心意已决,“谁在敢阻挠,一同祭天!羽林军中郎将何在?”

    殿外,束甲将士来到殿内,抱拳沉声道:“末将在!”

    “将此逆子绑到殿外,在将后宫所有嫔妃公主一并叫到殿外候着!”大魏皇帝此刻已经疯魔。

    他想到一个止住天下悠悠众口的办法。

    “诺!”

    束甲将士将一脸呆愣的赵长青绑到殿外。

    此时此刻,赵长青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若是自己的这位便宜父皇真的要杀自己,那么…就施展神通,远遁皇庭好了。

    反正多年前穿越到这里,他最大的愿望就只是活着。

    小半个时辰过后,整座后宫所有嫔妃、公主以及皇室成员还有文武百官,都已经齐齐集结到殿外。

    而赵长青,则被绑到殿外大柱之上。

    大魏皇帝持剑举苍天,大声道:“朕!姬姓赵氏后人,向上苍明鉴,不幸有此逆子,致使江山沦陷、苍生蒙难,心甚悔!意在天地祖宗之前,杀此逆子,以祭朕大魏江山!”

    赵长青眉头一跳,脱口而出道:“父皇,您这帽子扣的过分了啊!”

    大魏皇帝怒气冲冲道:“住嘴!到了此时此刻,逆子还敢胡言乱语?”

    他作势就要刺向赵长青,但是意料之内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文武大臣,竟然惜命不劝阻朕了?这可是名流千古的好机会啊!

    绑在那里的是你们大哥,你们当作没看见?

    你们这些后宫妃子,不是小时候最疼青儿吗?

    劝朕啊!

    劝了朕,朕不就顺水推舟移驾南迁了嘛?!

    无奈,他只好又问赵长青,“逆子,到了这一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长青欲言又止。

    说还是不说呢?

    你还是赶紧刺吧,刺了我之后施展神通离开这里,从此以后,天高海阔,任哥飞翔!

    而且你这个当父亲的刺了我,离开之后,我也没什么负罪感了。

    当你刺我的时候,我就随随便便施展个神通道法脱身而去!

    最关键的是,可以换个身份‘好好’活着。

    所以……

    刺吧!

    赶紧的!

    来!

    别墨迹!

    “逆子,你当真没有话要说?”大魏皇帝瞪了一眼他。

    赵长青看着大魏皇帝的目光,单纯的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赶紧的吧。

    大魏皇帝出奇的看了看他,心说,“都啥时候了,心里没点数吗?说啊!求父皇别杀你!”

    而在这尴尬的一瞬间,长公主殿下手执一柄匕首架到自己雪白脖颈间,挡在赵长青前方,泪流满面道:

    “父皇,虎毒还不食子,皇兄纵有千般错,您为何狠心到这般地步,自从母亲死后,您就极不待见我兄妹二人,今日您若执意杀了皇兄,就连长乐一起杀了吧!”

    赵长青一愣,看着面前俏丽女子,心中一热,到底还是亲妹妹啊!只不过,你这个时候来干嘛?添乱吗?让他刺啊!

    大魏皇帝心中也是一喜,终于来个人劝了,不过戏得演全,“长乐,让开,祖宗礼法在前,父皇要杀了这个逆子,祭天!”

    长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道:“母亲逝世,大姐离去,您知道我兄妹二人在这皇宫过得什么日子吗?我兄妹二人无依无靠…”

    长乐还没说完,就有一白袍甲士手提一柄龙胆亮银枪,步步靠近皇帝处,如入无人之境,待来到他面前,才作揖道:

    “末将羽林卫禁军教头陈庆之拜见陛下,末将可解都城之围!”

    陈庆之一番话震慑住了所有人。

    赵长青皱了皱眉头,“他来做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

    当初,在他十一岁时,偷偷跑出宫去,街道上遇见一名乞丐,年龄比他年长几岁,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便把他带在身边,因为他穿起来白袍特别帅,赵长青鬼使神差的便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陈庆之,现如今,七年已过,陈庆之在他身边,习得了很多本领。

    大魏皇帝看了看陈庆之,不在意道:“将他拉下去,重仗!”

    知道你是大皇子的人,不过你人微言轻,瞎凑什么热闹?找死吗?

    陈庆之半跪在地,不卑不亢道:“末将愿立军令状,不破敌军,自当战死沙场,倘若破了敌军,还请皇帝陛下饶恕大皇子罪过。”

    大魏皇帝看了看陈庆之信誓旦旦的模样,皱眉道:“此言当真?”

    陈庆之道:“不敢欺君,绝无虚言!”

    大魏皇帝将手中利剑直接插在地面,大声道:“好,你需要多少人马?”

    陈庆之胸有成竹,抱拳道:“八百人马!”

    大魏皇帝双眼一眯,小声道:“你可知道,立下军令状,大皇子的命就在你手中攥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