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正牌美女总裁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一定要按耐住火气
“我只要一个可以给我庇护的男人,张少虎符合这个条件,纵然他表现的很低调,可我知道先前他肯定了不起。一开始,我并不爱他,我的身子不值钱的,跟狗都经常那样,跟人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爱上他是因为他在知道我的经历后没嫌弃我脏,在王文浩要杀了他的时候,他还带着我一起走,我更感动的是,他为了我在明知不可为的时候杀了王文浩!”

说到这里,纪雅婷眸中绽放着光芒:“我想要新的生活,不过如果王文浩能死,确实是大快人心的事情,李先生,这就是我的故事。”

李正阳闭上眼睛,手向上一抬,对着监控打了个响指,很快密室中进来一名血熏兄弟,他凑到李正阳面前恭声道:“阁下,有什么吩咐?”

“送到仁爱制药,安然无恙的送过去。”李正阳站起身来,沉声道,“速度要快。”

“是,阁下!”血熏兄弟点点头,对满面泪痕的纪雅婷道,“这位女士,请!”

“谢谢你李先生。”纪雅婷站起来,满脸感激。

李正阳对着冰冷的墙壁,深吸一口长气,有气无力的挥挥手,没说什么。

苏秋雨想到纪雅婷的遭遇,冷冷言道:“以仁爱制药目前的实力惹上凌烟阁不是明智之举,不过换成我,王文浩这人我也会杀,张少虎的事儿也会担着,纪雅婷是个可怜人。”

李正阳点点头:“是啊,可怜,比想象中还可怜,有些人为了自己的欲望,真是不择手段,连最起码的良知都不要了。”

苏秋雨走到李正阳身前,静静看向他:“在武门世界诸多势力中,你确实非常特别,凭张少虎和纪雅婷的能耐,进入仁爱制药真有什么目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他们翻腾不起来多大的花儿,可你还是试探了很多,我想问下,你发现问题了吗?”

“苏小姐发现了吗?”李正阳反问道。

苏秋雨摇摇头:“没问题。”

“苏小姐都没发现,我怎么会发现呢?”李正阳微微笑道,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笑道,“苏小姐,现在才下午两点,还有没有去湖边游览的兴致?”

“当然有,张少虎和纪雅婷已经进了仁爱制药,王文婷要找他们的麻烦,要么对仁爱制药发起突袭,要么上门要人。”苏秋雨饶有意味的看向李正阳,“反正都打定跟他们对抗的心思,等他们来就成了,有百花谷在后面坐镇,你的底气确实足,你是不是先跟楚莫嫣联系一下?”

李正阳沉声道:“我是仁爱制药的代表,她是百花谷未来的掌舵人,百花谷要帮忙,仁爱制药必须拿出相应的好处,所以要好好想想给百花谷什么能打动楚莫嫣,毕竟楚莫嫣上面还有个老不死的紫芸,不能让朋友为难啊。”

老不死的紫芸?苏秋雨面部肌肉一颤:“你胆子够大的,如果这话传到紫芸耳朵里,信不信仁爱制药立马化成云烟?”

李正阳翻了个白眼,笑得很坏:“正是因为她听不到,我才敢说,即便我是吃着豹子胆长大的,面对紫芸我也得悠着点儿,据说这个老妖婆能耐颇大,出手狠辣。”

苏秋雨小手不经意从腰间扫过,笑道:“你就不怕我告密?”

李正阳面部肌肉一僵,笑得很不自然:“不至于吧,告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苏秋雨黛眉一挑:“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总有些人喜欢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吗?”

“这个人显然不是你,直觉告诉我苏小姐是大才!”李正阳上了电梯,扭头对苏秋雨道,“在王文婷上门之前,我带你欣赏欣赏通阳的美景。”

通阳还有美景?苏秋雨瞟了李正阳一眼,没做声。

通阳地区有山有水,可景致跟鑫春市着实没法比,刚才被李倩倩夸的跟花似的湖,苏秋雨到那一看,登时就懵了,除了几个人造的亭子,就是一大片水域,貌似还是刚挖的。

“这也叫不比鑫春市的差?”苏秋雨指着略有些浑浊的湖水,扭头对李正阳道。

“好像是古代的时候不比鑫春的春湖差,不信你瞅瞅,还有文人骚客留下不少诗篇呢。”李正阳指着前面的石碑,挠挠头道,“其实即便是鑫春春湖,我也没觉得哪里好,不就一大片水吗?”

苏秋雨走到石碑跟前,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长发一甩,低声道:“还别说,真是大家手笔,看来这座城市真被人忽略了。”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不过通阳是古城,应该也差不了多少。”李正阳顺着碎石路朝前走,“前方还有些石雕啥的,要不要去看看?”

苏秋雨四下一看,兴致全无:“不要了,如果我们没记错,好像咱们中午饭没吃。”

李正阳一拍脑袋:“你瞅瞅,怎么将这茬忘了,苏小姐,想吃什么尽管说,咱别的没有,就是钱多,尽尽地主之谊不在话下。”

“鱼吧,这里的鱼应该不差。”苏秋雨蹙着眉头,淡淡言道,“我喜欢钓鱼。”

通阳湖不缺鱼,甚至鱼头汤的鲜美真不比鑫春春湖差。

包厢里,苏秋雨拿起餐巾擦擦嘴角:“鱼是好鱼,汤做的有点差了。”

李正阳朝那盆鱼头汤看了眼,嘴角直哆嗦,这都TMD什么人啊,汤都见了底儿还差,如果鲜美,你还不将盆都吃了?

“我觉得还好。”李正阳抽出一根香烟,正准备点上,见苏秋雨盯着自己,又将香烟收了回去,笑道,“差点忘了,在女士面前抽烟不合适。”

“给我来一根。”苏秋雨突然道。

李正阳惊恐的瞪大眼睛:“你抽烟?”

“你的话太多了。”苏秋雨这般说着,出手如电,从烟盒中抽出一根衔在嘴里,李正阳赶紧帮她点燃。

而后苏秋雨就皱皱眉头,将香烟丢在地上,狐疑的道:“难抽的要命,真不知道他怎么喜欢这个。”

李正阳眨巴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苏小姐认识的人中也有人喜欢抽硬包苁蓉?”

“我哥喜欢。”苏秋雨双手交叉在一起,盯着烟盒小声道,“他也喜欢喝鱼头汤,刚才纪雅婷叙述的时候,我就觉得人跟人相比差距实在太大,论修为王文婷在我面前就是渣渣,论地位,她差的更远,其弟弟王文浩如此嚣张跋扈,反观我哥,明知有人庇佑,临死之前,还抽如此劣质的香烟,最大的梦想,想喝一碗我做的鱼头汤。”

李正阳一愣,盯着苏秋雨的深邃的眼眸,笑道:“万万没想到苏小姐有如此简朴忠厚的大哥。”

苏秋雨黛眉一凝:“你什么意思?”

李正阳赶紧给自个儿来了个嘴巴子:“你瞧瞧我这人说话就是不注意,老容易引人误解,苏小姐,请你一定相信,我刚才的话绝对没有贬低你的任何意思。”

苏秋雨站起身,对李正阳冷声道:“在我面前说话注意些,否则我按耐不住火气一剑将你杀了,你就亏大了。”

尼玛,你还真不客气。李正阳干笑两声:“请苏小姐一定要按捺住火,我会竭力改改自个儿的脾气。”

“最好快点儿改,你是冒犯我最多,反而越活越好的人,从这个角度看,你的运气真有些逆天。”苏秋雨这般说着,拉开包厢的门,回头对李正阳道,“别发愣了,如果今天晚上王文婷的人还不找上门,凌烟阁就不是凌烟阁,而是你先前灭掉的翠枪门了。”

我冒犯你最多?李正阳眨巴着眼,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浑身直哆嗦。从结识到现在才多长时间,貌似你从嘴里就没出过人话,劳资一直忍啊,如果这都是冒犯,那什么是不冒犯?李正阳满头黑线,从包厢出来的时候两条腿气得直抖。

苏秋雨完全没那个觉悟,走到轿车跟前,回头看看偌大的人工湖,而后拉开车门坐到后排,对发动汽车的李正阳道:“刚才我细细想了想,说不定通阳的人工湖在古代真能跟鑫春春湖相提并论,只是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人们已记不得它曾经辉煌过。”

李正阳将车子开到国道,笑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节目都是你的,别人还怎么玩?”

李正阳哦了一声,扭头对着窗外的景致,冷不丁的道:“你觉得仁爱制药何时能处在武门世界之巅?”

“你是又试探我吧?”李正阳有些无奈,回头道,“苏小姐,我的野心没你想的那么大。”

“如果没那么大野心,你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找一艘船坐上去,武门世界不平静,回春堂说没就没了,你的选择好像只剩下百花谷了。”苏秋雨静静看向李正阳,“早作抉择,否则狂风暴雨来了,仁爱制药这叶小舟什么时候翻,老天都算不出来。”

李正阳叹了口气,对着前方幽幽说道:“我们只想按照自己的航向慢慢朝前走,难道老天这个愿望都不能满足?”

苏秋雨慢调斯文的道:“这我无法回答,我只知道如果你的性格不改,绝无可能。”

“走走再看吧,反正仁爱制药没有咬人的心思,别人要想对我们下刀,我们也没办法。”李正阳这般说着,末了补充一句,“不过我们有个习惯,即便挂掉,也会让敌人见识见识什么叫狠!这次凌烟阁如果敢拿我们开刀,我不介意将凌烟阁用*炸成平地!”

苏秋雨蹙蹙眉头:“真的?”

“真的!”李正阳沉声道,“仁爱制药不是回春堂,回春堂之所以这么快倒下,外部环境复杂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主动放弃,否则冷家要想轻松吞下绝无可能,而仁爱制药从没有放弃的念头,如果真将我们逼到那份儿上......”

李正阳说到这里,顿了下,冷冷言道:“我曾经是军人,在战场上的时候,我的长官曾经告诉我什么样的部队才值得尊敬!”

“继续说。”苏秋雨抱着双手,淡淡道。

“最后一名士兵在倒下的时候,还会打出最后一颗子弹!”从李正阳嘴里蹦出的话语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对战火纷飞岁月的回忆,“如果手里没了武器,即便用牙齿,也要撕下最后一块肉!仁爱制药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我不知道武门世界怎么看待仁爱制药,但是在仁爱制药人心中,我们就是让所有对手尊敬的那支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