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征战无限历史 >章节目录第五百八十六章 最后的博弈
    在赵高驳杂的规则体系中,军团攻击所占的不过是极细小的一个角落,然而这点儿代表着统率力的规则谁也不敢小视,特别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战场上,调集麾下士卒的所有力量发出的惊天一击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够抵御的。

    “万众一心!”

    随着赵高徐徐吐出的这四个字,无数原本被苻坚强大的帝王气势压迫到无法动弹的士卒们不由自主地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千万点星光在他们手上闪起,逐渐回馈到赵高这里汇聚成一枚巨大的光球。每一个士卒的力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一旦聚沙成塔百川入海,那么就足以颠覆掉任何挡在他们前面的强敌。

    “我指认,梅花三弄领域为此次攻击附加必中效果!”

    “我指认,张仪舌附加技能增强效果为必中!”

    “我指认,心外无物技能效果倾向于有利的一面为增强必中效果!”

    “我指认,浩然之气的正义效果为此技能必中!”

    “我指认,敕令效果指定全数降低目标闪避性!”

    “我要求,世界意志额外调整本次攻击弹道精度,调整范围为最大!”

    除了最后一项要求,其余的五项加成毫无疑问地全部被赵高强行扭曲成对命中的加成。赵高的目的很明确,成败在此一搏,只要这一击能够打中,本身已经陷入重伤状态的苻坚一定会被秒杀!

    随着赵高的一项项指令发出,众多的规则全数被他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压缩到了手中的这一枚光球之上,繁复的规则相互叠加,为其附加了五彩斑斓地炫目光芒。而也在这样的加成过程中,这枚光球徐徐地脱离了赵高的指尖,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着苻坚飞了过去。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可能被这么慢速度的光球击中。可在这一瞬间,苻坚全身的毫毛根根倒竖了起来,在这里面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这是一种他从未感受过,但是直觉告诉他正面去接一定会死的一种危机。

    “咄!”苻坚虽然只有单手,他的敏捷却依旧不是普通人所能够相比,在这么短短地时间里,他已经动用规则连续变换了七八种闪避的方式,却发现没有一种能够真正躲开。

    他立即发现除了无数特效规则对这次攻击的加成,更是感受到了世界意志在一旁地掣肘。冥冥之中隔断了自己的气运不说,这个时候更是主动凑上来跟自己争夺规则的掌控权,这让自己本就所剩无几的规则更是捉襟见肘。

    “尔等敢尔!”苻坚又惊又怒。当初这个剧情世界的规则边界本身淡薄,这才邀请到了他渗透了大部分的力量到这里。世界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敢有所违逆,哪料到此时世界意志被赵高强行拉上了贼船,生生将自己变成了交换的筹码。

    这等于是釜底抽薪的绝户计,也是赵高动用各种力量消耗到现在留下的必杀一招。

    可这样就会成功吗?答案是未必!

    “天命佑我!”疯狂后撤了数步的苻坚终于发现这一轮攻击他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索性站在了原地不再移动,而是缓缓地念出了一句最普通的话语。在这一句话语中,无数他所经历的画面在以飞快的速度流逝而过,直至追溯到他融入这个剧情世界最初的那一刻。

    “草付臣又土王咸阳”!

    这八个字的话音刚落,这些五彩斑斓的字从他的背后飞起,化为了一道坚实无比的屏障挡在了他的面前,将苻坚完全庇护在了后面。

    这是他天生的异象,背后这八个字的谶文是他与生俱来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他天命之子最直接的规则具现。

    军团攻击的力量无坚不摧,可那是相对而言,这时遇上了这一道代表着天命所归的文字,两项碰触之下各自如同冰雪一般消融。相比起来,代表着赵高军团力量的光球消融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看到这种大胜的情形,苻坚心中却殊无半点欢喜。这一次的攻击消耗的是他的规则本源,哪怕打败了眼前这几个喽喽,失去了天命护佑的自己还能否顺利君临天下已经成为了一个未知数。即使自己顺利返回邺城,最好的结局恐怕也就是面临着一个分崩离析的帝国。

    这样的代价,也未免太大太大了一些。

    可与苻坚相比,赵高的境况堪称绝望。

    这一次必杀的攻击几乎压上了他所有的底牌,除了即将消耗殆尽的“自由指引”上的天命光环,其余所有的力量都被他融入到了这一次的攻击中。一旦被苻坚化解,那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时候,他将要以裸规则的状态去直面眼前的苻坚。

    这又哪里有半分获胜的可能?

    不夸张的说,现在半残仅剩下一只手又遍体鳞伤的苻坚,他的战斗力也绝不会亚于一名A级以上的历史人物。赵高即使是全盛的状态,也决计没有资格和他正面交锋。更何况蓝蛇抵挡氐族皇家亲卫的时间即将达到上限,下一刻也许就是千军万马踏平这里的一切。

    一切似乎都已成定局。人力虽强,终究有时而穷,而帝王天命,又岂是区区开拓者所能够撼动的?

    蓝蛇自嘲地笑了笑。老家伙团队展现出来的实力不可谓不强,无论是麦玲珑那超乎想象的攻击力还是老八震撼绝伦的神话级变身,都可以说是众神之地内一时之选的绝代精英。更不用说赵高那层出不穷的底牌和精心完美的布局,几乎营造了一个最完美的必杀环境。无奈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全身都在滴着血的苻坚一步步踏近的过程,就是赵高的生命走向终点的过程。

    “也许就这样了吧,有这样的强者一起陪葬,似乎也不算亏呢!”蓝蛇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在下一刻又睁了开来。他的性格在无数次的堕落中变得坚韧无比,哪怕是死,羯族人也应该盛放出生命最后灿烂的火花。

    一道决死的命令将他手中的“石勒腰带”燃烧成了灰烬,无数的羯族战士几乎以必死的状态奋勇地冲向了每一名氐族皇家亲卫的枪尖,一朵又一朵以鲜血方式盛开的鲜花拖住了这些氐族亲卫最后一刻。

    “徒劳而无功,你可以安心去死了。”走近了的苻坚脸上笑容在鲜血凝结的痂面上有一丝狰狞,他的话语虽然平淡,却代表着这是最后的审判,一场对于敌人命运最后的嘲讽与判定。

    赵高没有应答。他的脸上始终不惊无喜,现在流露出来的不是绝望而是无奈,仿佛是早已料定的结果无论自己是多么努力,最后却还是那个结果一样。

    “到底还是要用到那一招啊。”赵高叹了口气,目光炯炯地盯着苻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