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高法则系统 >章节目录第六十二章 栽赃陷害
      林平和心里笑的异常灿烂,发财了!
      也没多少时间,一炷香不到的功夫,所有东西被卖了个精光,口袋里大概有一千八百多个灵石,可怕,三天赚了一千灵石!
      相对而言,一天打坐就10点经验,也就是大概三十个灵石的样子。
      外出做任务累死累活、出生入死的也要没多少。
      果真当个手艺人是个好出路。
      林平和咧了咧嘴,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心情舒畅!
      周围人群见到东西都卖光了,各自摇头,渐渐散开,难得一遇的傻子,可惜了,纷纷感叹自己灵石不够,不然这转卖一笔,就是大几百灵石!
      “林灰袍,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私自禁锢执法学子的权利?”一声洪钟般的厉声传来,一个神色安详,不怒自威的老者走出人群。
      周围人一见,纷纷一声不吭的跑远。
      林平和抬头一看:老者一身白袍,左臂处镌秀“执法”二字,身后还跟着两个青衫学子,一人咬牙切齿,一人面露冷笑,不是旁人,正是原本应该矗在门口的那两个“呆木头”。
      林平和恍然,来者不善,淡淡答道:“原来是此处执法学士,见过执法学士。”
      年纪已大的执法学士咄咄逼人道:“你还没回答我,私自禁锢执法学子,以下犯上,谁给你的权利!”
      林平和眉毛一扬,这老家伙搞事情啊,吵架先占理,反正不承认什么禁锢同门之罪,微微一笑,拱手道:“学生原本想要进入集市交易,没想到这两个学子认为不缴纳灵石,没有资格进来,这么一来,学生就觉得那就不进去呗,那可不得了,这两个青衫非要搜身,我心里委屈啊,但是他们不小心按到了我身上的两个定身符箓,这就把自己定住了。”
      林平和说完还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执法学士冷哼一声,“胡搅蛮缠,明明是你意图不轨,潜入集市,我现在很怀疑你身上是不是偷取了其他学子举子的东西,在此销赃,攫取灵石!但凡赃款,一律收缴!”
      顿了顿,执法学士迫不及待道:“随我去执法堂搜身。”
      执法堂是书院一些年纪大的学士,不再教书以后,会有一些人加入执法堂,专门行使执法权,处置违反书院法规的门人。
      林平和哪会进去,进去了,真是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这老家伙八成眼红自己的灵石,想要小赚一笔。
      周围学子举子都被这老头说的一愣一愣的,加上林平和售价的确便宜的怕人,不会真的从谁身上偷来的吧?
      林平和淡淡一笑,回应道:“执法学士,既没有失主报案,就断言说别人的东西是偷来的,未免有失公允吧?”
      执法学士漠然道:“也好,也省的有人说我执法堂执法不公,既然你东西是偷的,理当有失主,周围的学子举子们可以看看自己的包裹,是否少了东西?”
      林平和眼睛一眯,这不要脸的老东西,还想玩栽赃?!
      果然,一个学子微微颤颤的举了举手,示意道:“禀报执法学士,学生我存了许久的30颗清云丹,全都不见了!本来想过来交易的,没想到一转眼都没了,执法长老不提醒,学生一时都没注意!”
      顿时周围一阵哗然,真的认为林平和偷东西的人有,冷眼看着执法学士唱双簧的人也有,不过都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
      执法长老摆了摆手,安抚举报的学子,淡淡对林平和道:“既然有人举报,你赃物也在,人证物证都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平和心中无奈,这老头胡搅蛮缠,就算自己使出杀手锏,怕是也是得找自己麻烦,怎么办呢?!
      突然,林平和感应到一个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往远处亭子上看去,一个白影闪过,消失不见?是谁?习惯性的,直接神识探了过去!
      是他?!林平和一喜,连忙气沉丹田,使足力气喊道:“文殿首!有人想诬陷我,还请过来做个见证!”
      白影原本已经消失,却猛然在暗处一顿,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出去。
      只听洪亮的嗓门又传来:“文殿首!有人想欺负书殿出身的人啊!”
      白影身形一滞,无奈地转身走出阴暗,飞身一跃,飘然来到集市,正是书殿殿首文承名。
      林平和嘴角一翘,赶紧喊道:“文殿首!好久不见呀,我被人诬陷了,这摆明了欺负书殿出身的人!当初文殿首说只要入了书殿,便永远是书殿的人,在下记忆犹新!”
      文承名内心非常复杂,真想捂着这小子的嘴,一把掐死他,没想到躲的那么隐蔽,竟然会被发现,这小子眼睛怎么这么邪门?
      文承名白衣飘飘的站在高处,一脸温和,含笑道:“是平和啊,好久不见,这是怎么回事,聚集了这么多人?”
      林平和斜了一眼执法学士,转头跟文承名说道:“本来张殿主当初给了我一些丹药法器,我想着变成灰袍,以后也没用了啊,就想转手卖了,换成灵石,将来回家养老,却没想到,这执法长老联合一个学子说我偷了东西,要把我身上灵石给收了!”
      执法长老冷哼一声,对文承名道:“文殿首,此事人赃俱获,这小子盗取丹药已经落实,还强行拉上张殿主,简直罪加一等,此事执法堂自会处理,还请莫要违规插手。”
      文承名听罢,一脸为难,有些痛心疾首的跟林平和说道:“平和,要是真的一时糊涂拿了别人的东西,咱们还给人家就行,不可错上加错啊!”接着又语重心长道:“这事我会陪你一同去执法堂,定然秉公处理,你可以放心!”
      林平和神情淡然,“丹药是谁的其实很容易辨别出来。”紧接着,对出来举报的学子道:“既然你说丹药是你的,那你可知道,这丹药里面有没有刻字?”
      学子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指不准林平和有没有诈自己,如果没有字,那自己说了有字,岂不是表明不是自己的丹药?犹豫片刻,色厉内荏的说道:“我的丹药是从外面正规渠道获得的,不可能可有什么字!”
      执法学士瞟了一眼林平和,也有点摸不准,一时没有出声。
      林平和笑了笑,摇头道:“我卖的丹药都有字。”
      学子慌了,想补救道:“不可能,那你说,里面有什么字?”
      林平和大声对周围所有凑热闹的门人说道:“这丹药,当初张殿主给我的时候,曾经跟我说,每个丹药轻轻刮一层丹皮,都会有我名字中“平和”二字,那十几位买了我丹药的学子举子可以看看,这丹药是不是偷的,自然一目了然。”
      刮掉一层丹皮,对丹药没什么影响,尽快吃了就是。
      但是若是当成赃物,搞不好被执法学士也给黑了去,一些买了丹药的人连忙各自取出一颗丹药,小心翼翼的刮着丹皮。
      附近周围门人也好奇的就近一起看着。
      不一会,就有一声惊奇的喊道:“真的,竟然真的有“平和”二字!”
      “我这个也有!”
      “这边也是的......”
      “看来林灰袍没说谎啊,还真是他的丹药......”
       ......
      林平和风轻云淡,趁热打铁道:“不仅仅丹药,这些法器,其实也都刻有我的“平和”二字,即使很不起眼,这是当初张殿主垂爱,特地刻上的。若是有必要,也可以去请张殿主裁决!”
      普通弟子觉得无理取闹,即使当初你很受重视,但现在被副院长大人贬下来,堂堂殿主哪里会理你个灰袍,
      文承名原本面无表情,但听到林平和这话,背着的手忍住抖了一下,只觉得这执法长老怎么这么磨蹭,直接定个罪施法抓人就好了,搞得自己被发现,很被动!
      文承名可不想让张夫祥知道,若那老头知道了,还真有可能插手!到时候反而麻烦。
      文承名轻轻咳了一声,一脸正气道:“执法学士,想必此事已经明了了吧?且不说一个学子哪里获得的30颗清云丹,仅仅就这丹药标记看,林平和确实是被冤枉的,这大家都看得见,分得清。张殿主那边也不用去了,殿主大人确实习惯送出去的东西,刻上他人的标记。”
      执法学士稍微沉默了一下,突然厉声厉色的对出来举报的学子道:“你竟然敢污蔑同门,诓骗老朽,心思不正!你可知罪!”
      那学子直接吓得跪在地上,语无伦次的说道:“不是我!我本来想......不对!对了,执法学士,不是你......”
      “住口!”执法长老目光一凝,直接伸手打出一道法力,筑基期对先天武者,直接封住那学子全身经脉,顿时发不了声音,瘫软在地上。
      执法长老满脸威严道:“还想狡辩,这里可不是你狡辩的地方!”又对身后两个青衫学子说道:“把他给我带去执法堂,去执法堂慢慢说!”
      两个人畏惧的看了一下林平和,连忙低着头,上前架起瘫在地上的“背锅侠”。
      执法长老漠然的看了一眼林平和,又对场上门人说道:“我执法堂,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尔等要切记!”
      说罢,一甩衣袖,带着两个跟班和瘫软的学子,直接穿过人群离去。
      林平和微微一笑,转身对文承名说道:“多谢文殿首仗义执言,今日要不是您,我怕是有麻烦了!”
      文承名一脸温和,含笑道:“平和不必多礼,你既然出自我书殿,我作为一殿之首,理当如此。”
      周围门人都纷纷赞叹道:
      “文殿首真是儒雅君子!”
      “那是,要不是文殿首撑着书殿,指不定书殿都没几个学子了。”
      ......
      在一片赞扬声之中,文承名潇洒的离去。
      林平和眯了眯眼,看着文承名离去的身影,暗道:这文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