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悍妇 >章节目录246 咱们的孩子是最好看的


    戚氏这处忙着秦牁的婚事儿,还有秦洛回京的事儿。

    过了不到两日,便瞧见有人过来。

    陆霜霜早在一月之前成亲,不过如今的瞧着到底有些不对劲。

    不过秦蓁并未过去,而是让秦贽代为前去了。

    这一日,秦蓁被召进入宫。

    去见的并非是皇上,而是太后。

    自从她从秦家祖宅回来之后,这近一年,太后极少召见她。

    故而秦蓁也只是自顾地忙着秦家的事情。

    “臣女给太后请安。”秦蓁恭敬地福身道。

    “起来吧。”太后看着她,低声道。

    “谢太后。”秦蓁恭敬地应道。

    太后轻声道,“哀家过几日要去一趟天隆寺,你随哀家去一趟吧。”

    “是。”秦蓁并未多问,垂眸应道。

    “你怎的不问哀家,为何要让你随行?”太后看着她问道。

    秦蓁如实道,“不论太后让臣女陪您去哪,自有太后的道理,臣女只管遵旨就是了。”

    “若是如此,你又何必答应衢儿呢?”太后反问道。

    秦蓁敛眸,“上次太后所言,臣女也仔细地想过了,可臣女并未想到二皇子会如此执着,更甚至于也不知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让皇上答应了婚事儿。”

    秦蓁抬眸看着太后,“只是族中的长老也都答应了,这让臣女也颇为奇怪。”

    太后那慈爱的脸庞上,带着一抹不怒自威的淡然,“哀家若是与你说,他付出的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呢?”

    秦蓁低声道,“既然如此,那臣女又有什么不敢答应的呢?”

    “可你对太子呢?”太后继续道。

    秦蓁直言道,“太后,早先臣女便说过,臣女待太子只是知己好友。”

    “哎。”太后无奈道,“你且退下吧。”

    “是。”秦蓁恭敬地行礼,便退了下去。

    秦蓁出了太后寝宫,便径自离开了宫中。

    端木阙这些时日,似乎有意避开她,她到底也没有再见过他。

    不过太后所言,总归是话里有话的,故而她也只能暗自思忖着。

    知茉见她沉默不语,便也不敢多问。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才开口,“待会去一趟陆家吧。”

    “去见四小姐吗?”知茉问道。

    “嗯。”秦蓁点头。

    “是。”知茉便吩咐车夫转道。

    秦欢如今身子越发地重了,比南宫青墨晚了一些,算了算日子,临盆也是这几日了。

    她被搀扶着出来,看着秦蓁时,脸上多了几分地诧异之色。

    秦蓁低声道,“四妹妹。”

    “大姐。”秦欢接着说道,“妹妹也该恭喜大姐才是。”

    秦蓁轻笑道,“倒也多谢了。”

    秦欢不知为何,她对自个越发地亲切,反倒让她有些不敢开口。

    秦欢屏退左右,只留下秦蓁与她独处。

    秦蓁也只是轻轻地端着茶盏,过了好一会才道,“四妹妹,大召的大皇子,你可见了?”

    “知道瞒不住大姐。”秦欢挑眉道,“见了。”

    “嗯。”秦蓁轻轻地点头,“不过瞧着四妹妹似乎与他并不是一路人。”

    “为何会如此说?”秦欢勾唇冷笑,看着她。

    秦蓁继续道,“林家从来不会将大皇子放在眼里头,否则,也不可能让秦玥变成林玥了。”

    “哦?”秦欢挑眉道,“她是林家的女儿,我却是真正秦家的女儿。”

    “你吗?”秦蓁轻笑一声,“大召的秦家已经被灭。”

    “可我还有姑姑啊。”秦欢继续道,“难道出不想见见自个的表弟?”

    “赵??”秦蓁反问道。

    “他如今也有八岁了吧?”秦欢轻笑一声,“难道大姐不知,他如今并非是姑姑抚养,而是交给了赵老夫人吗?”

    秦蓁皱眉,她一直担心姑姑的处境,故而暗中派人盯着,那处传来的消息,也都是安然无恙的。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变故?

    “其实大姐一早便知晓钟妈妈并非是忠心的。”秦欢继续道,“否则,当初,秦家的夫人,也便是你明面上的母亲程氏,怎么可能将重要的东西交给沈妈妈呢?”

    秦蓁盯着她,到底没有想到秦欢竟然还知道这些。

    秦欢笑了笑,“大姐,我与你说这些,只是在告诉你,不论是云国还是大召,我背后的人都不会放在眼里头,毕竟,他想要的并非是这其中之一罢了。”

    秦蓁看得出,秦欢并非口出狂言,而是这个人,在秦欢的心中是无比伟岸强大的,否则,她不可能这般死心塌地。

    可到底是谁呢?

    竟然能够有这样的本事儿?

    那么前世直等到她死了,而后又重生之前所瞧见的,难道都是一些征兆吗?

    秦蓁勾唇浅笑,“多谢四妹妹好心提醒。”

    秦欢淡淡道,“不论我说了什么,想来大姐也猜不到他是谁,不过,大姐,你可要当心哦,越是你以为信任的人,到最后,伤得你最深。”

    秦蓁轻轻点头,而后便转身离去了。

    她出了陆家,坐在马车上,静静地思索着。

    知茉瞧着她面露凝重之色,轻声问道,“大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回去吧。”秦蓁淡淡道。

    “是。”知茉垂眸道。

    只不过,她刚走了半道,便又让知茉吩咐车夫,去了沛家。

    按照秦阾临盆的日子,却推迟了一月有余。

    如今瞧着足月的独子,可秦阾迟迟生不下来,反倒让秦蓁有些担心起来。

    故而,秦蓁打算先去再看看秦阾,而后再想法子,不然,只能用催生的法子了。

    等她刚到了沛家,沛骆已经等不住,打算亲自来找她了。

    “秦妹妹,阾儿一直叫肚子疼,我已经让稳婆过去了,可就是不见要生啊。”沛骆着急道。

    秦蓁说道,“我先去瞧瞧。”

    “嗯。”沛骆点头。

    徐大夫再也没有出现过,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

    秦蓁一直担心着他,动用了所有的法子,都没有找到。

    墨毓凡那处也去找了,可也是无从查起。

    如今的墨阁,算是彻底地交到了墨毓凡的手里头,而老阁主也是不知所踪。

    秦蓁突然发现,这一切似乎变得越发地扑朔迷离了。

    她跟着沛骆一同去了秦阾那处。

    里间,秦阾躺在床榻上,能听到她偶尔腹痛的哀嚎声。

    秦蓁入内,稳婆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待看向秦蓁的时候,连忙上前福身。

    “秦大小姐。”

    秦蓁淡淡地点头,而后便过去了。

    待行至床榻旁,她这几日也翻看了一些关于生产的医术,看过之后,她说道,“去煎催生汤药吧。”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便看向稳婆吩咐道,“待会准备接生。”

    “是。”稳婆也都是秦蓁信得过的,之前替南宫青墨接生过,故而沛骆特意舀了过来。

    秦蓁转身看向在外头焦急等待着的沛骆,“沛大哥,你在外头等着就是了,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也莫要着急冲进来。”

    “好。”沛骆点头应道。

    “大小姐,二皇子来了。”知茉低声道。

    端木衢匆忙走了过来。

    “你过来做什么?”秦蓁看着他问道。

    “我来学习学习。”端木衢直言道。

    “学习什么?”秦蓁不解地问道。

    “咱们成亲之后,自然也要有这一日的,我可不想事到临头了,只能在外头来回打转,什么也帮不了,如今瞧一瞧,也算是积累经验。”端木衢理所应当地说道。

    秦蓁嘴角忍不住地抽动了几下,“你陪着沛大哥吧,我现在不想同你说什么。”

    “哦。”端木衢点头,而后看向沛骆。

    沛骆原本着急担忧的心,如今在听到端木衢的话之后,变成了无限的悲凉,他觉得这个二皇子真的是让他很想直接将他丢出去。

    秦蓁已经让知茉去准备了。

    端木衢看着沛骆,还不停地问着如今是何感想?

    沛骆忍不住地低吼道,“你若是不想让我将你撵出去,你就给我安静一些。”

    “啊?”端木衢委屈地看着他,“我不过是想让你放松一些,我是为了你好。”

    “闭嘴。”沛骆终究爆发了。

    端木衢抖动着双肩,转身不理他了。

    沛骆无奈道,“我出去走走。”

    “好啊。”端木衢立马像没事儿人一样,便跟着他一同出去了。

    秦蓁压根没有心思关心外头的事情,如今只是在观察着秦阾的反应。

    秦阾刚刚喝下催生药,酝酿着。

    直等到半个时辰之后,“羊水破了。”

    这下好了,终于能生了。

    没一会,便听到了秦阾的惨叫声。

    又过了一会,那叫声此起彼伏的,显然是很疼。

    秦蓁在一旁安慰着她,也是满头大汗。

    端木衢与沛骆站在院子里头。

    沛骆摩拳擦掌的,只能来回踱步。

    端木衢瞧着他这幅样子,竟然在一旁拿着笔记着。

    沛骆瞧着他如此,问道,“你在做什么?”

    “将你的神情都记下来啊,到时候,我也好有个反应。”端木衢一本正经道。

    沛骆气得大口喘气,直接将他手中的纸抽了出来,当着他的面撕碎了。

    端木衢眨了眨眼,“罢了,反正我也记在心里头了。”

    “二皇子……”沛骆连忙作揖道,“臣这厢有礼了。”

    “作何行如此大礼。”端木衢不解道。

    “您就行行好,莫要在这给臣添堵了。”沛骆再次地拱手道。

    端木衢嘴角一撇,转身不理会他。

    沛骆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便有探头探脑地看向屋子里头。

    只瞧见一盆盆的热水端进去,传来的秦阾的声音也是让他揪着心。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一声洪亮的啼哭声。

    稳婆喜悦地声音也传了过来,“生了。”

    “生了。”沛骆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欣喜若狂。

    没一会,便听到外头焦急等待着的沛老夫人与沛夫人也冲了进来。

    “哥儿。”稳婆说着,便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出来,朝着沛骆道喜,“恭喜世子,是个哥儿。”

    沛骆当即拍手,接着说道,“好,好,可是母子平安。”

    “放心吧,世子妃平安无恙。”稳婆道。

    沛骆并未瞧孩子一眼,便直接冲进去了。

    端木衢却好奇地过来看了一眼,皱眉道,“皱巴巴的,难看死了,我的孩子,定然是最好看的。”

    “二皇子……”沛老夫人也走过来,听到了端木衢的话,那嘴角也忍不住地抽搐了几下,“这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过两日之后,您再瞧瞧,必定不同了。”

    “恭喜沛老夫人了。”端木衢这才转身,讪讪道。

    沛老夫人如今心情极好,故而也不计较了,只是让人先将小小世子带走。

    沛夫人也是一阵感慨啊,原先以为沛骆有隐疾,毕竟外头都是这样传闻的,如今不曾想到,沛骆不但成亲了,而且还后继有人了。

    她连忙转身扶着沛老夫人道,“儿媳这就去准备祭拜祖先的东西去。”

    “去吧。”沛老夫人继续道,“此事儿可要上报啊。”

    “儿媳已经派人去请老爷回来了。”沛夫人道。

    “好,好。”沛老夫人连忙点头。

    秦蓁用绣帕擦着额头的薄汗出来。

    端木衢大步流星地上前,连忙伸手给她捏着肩膀,“我特意给你炖了参汤,赶紧先坐下喝几口。”

    秦蓁觉得此刻她还是先晕过去的好。

    沛骆已经进了里间,瞧着没有一丝力气的秦阾,也只是温声道,“你好好歇息。”

    “嗯。”秦阾也只是眨了眨眼,而后便昏睡了过去。

    端木衢殷勤地将参汤递给了她,一脸期盼地盯着她喝光了。

    秦蓁硬着头皮喝完,然后便坐在那处一动不动。

    她是一点也不想再跟他说话。

    端木衢笑呵呵地道,“那孩子我瞧了,皱巴巴的,以后咱们的孩子必定是最好看的。”

    秦蓁抬了抬眼皮,而后便瞧见沛老夫人过来了。

    她缓缓地起身,“老夫人。”

    “秦大小姐可是沛家的恩人。”沛老夫人感激道。

    秦蓁低声道,“老夫人莫要如此客气。”

    端木衢说道,“既然这处没有事儿了,那我先送你回去吧。”

    “嗯。”秦蓁点头,而后便被他扶着走了。

    不知为何,她只觉得浑身乏力,一点力气都没有,还不等起身,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端木衢连忙将她横抱起来。

    沛老夫人吓了一跳道,“这怎么了?”

    “不妨事儿,许是太累了。”端木衢继续道,“我带她回去好好歇息一会就好。”

    “也好。”沛老夫人瞧见端木衢神色淡定,便知晓这里头必定有猫腻,不过她也知晓,有二皇子在,秦蓁必定不会有事儿。

    端木衢抱着秦蓁离开了沛家,上了马车,而后便亲自给她盖着毛毯,而让她靠在自个的身上。

    他笑吟吟地看着她,暗暗地松了口气。

    知茉小心地看着他,接着说道,“二皇子,您在参汤里做了什么?”

    “你善毒,难道没有察觉?”端木衢抬眸看向知茉,冷冷道。

    “这……”知茉敛眸道,“若是大小姐知道了,必定会恼您。”

    “那便恼吧。”端木衢叹气道,“这些时日,她并未睡好,我不过是想让她好好歇息罢了。”

    知茉当然清楚,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端木衢继续道,“她何等聪明,怎能不知呢?”

    知茉一听,更没有话说了。

    直等到了秦家,端木衢依旧抱着她回去,而后说道,“我在这陪着她就是了。”

    “是。”知茉垂眸应道。

    过了两日,秦蓁才醒过来。

    端木衢瞧着她醒过来,笑吟吟道,“可饿了?”

    秦蓁一愣,而后坐起来,有些发懵。

    过了好一会,她才低声道,“你先出去。”

    “哦。”端木衢像是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乖顺地离开了。

    秦蓁深吸了口气,才又重新躺下。

    知茉与知棋小心地入内。

    “大小姐。”

    “给我洗漱吧。”秦蓁随即又起身,下了床榻道。

    “是。”二人也不敢出声,只是小心地伺候着她洗漱穿戴。

    秦蓁穿戴妥当之后,这才坐下,“我睡了多久?”

    “两日。”知茉如实道。

    “外头情形如何了?”秦蓁继续道。

    “如今最热闹的便是沛家了。”知茉说道。

    秦蓁抬眸道,“沛家不太安稳,三妹妹那处还是要多加小心。”

    “是。”知茉继续道,“不过,大小姐,三小姐为何足月了,还迟迟不生呢?”

    “她中毒了。”秦蓁淡淡道。

    “这?”知茉不解。

    “这是延迟临盆的,日子越久,她的精气神儿便会越差,到时候,即便临盆了,也不可能母子平安。”秦蓁继续道,“好在如今母子平安,可她终究还是亏损了身子,怕是要好好调养了。”

    “此事儿沛世子可是知道?”知茉连忙问道。

    “过两日再说。”秦蓁继续道,“三妹妹怕是有所察觉了。”

    “大小姐,您是说三小姐跟前的人?”知茉皱眉。

    “嗯。”秦蓁点头,“毕竟,有人压根不想三妹妹好过。”

    “若是陆小姐的话,她已经成亲了,难道还心有不甘吗?”知棋嘀咕道。

    “并非心有不甘,而是怀恨在心。”秦蓁直言道。

    她沉默了好一会,“待会便去沛家。”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收拾出来之后,便瞧见端木衢正笑呵呵地看着她。

    她走了过去,盯着端木衢看。

    他今儿个穿着一身水蓝色锦袍,头戴银丝发冠,腰间的双排玉扣闪烁着淡淡的暖光,两侧挂着的玉佩与荷包,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面熟。

    她走了过去,皱眉道,“我身上的荷包,怎到了你这处了?”

    “难道不是给我的吗?”端木衢看着她问道。

    秦蓁嘴角一撇,“这东西,是随便能给人的吗?”

    “所以啊,你只能给我。”端木衢理所应当道。

    秦蓁暗自摇头,便不理会他了。

    端木衢笑呵呵道,“咱们一起去吧。”

    “嗯。”秦蓁点头。

    端木衢欣喜不已,在她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是这般模样。

    秦蓁故意走得很慢,从屋子出来,拾阶而下,院内特意种了两株海棠花,如今早已不是海棠花开的时节,可那郁郁葱葱的树叶,泛着淡淡的浅光,一点点地透过照射下来的暖光,洒落在地上。

    她穿着一双玉色的绣鞋,而他则是一双玉色绣着银丝的靴子,二人步调一致,却又是一前一后的。

    她绣着梅花的裙摆随风轻轻地移动,而他衣摆上绣着的云纹也随风而动,偶尔会相碰,一股缠绵之感倾泻而出。

    她看着眼前的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浅笑。

    端木衢不知不觉,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没有丝毫的避讳,也不曾有过男女之防,似乎从最开始,他便想这样做了。

    若非当初,他的克制,也许,她早已被他娶进门了吧。

    端木衢如此想着,却也感激现在正是时候。

    秦蓁到底也不知他心中所想,却也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所发生的是冥冥注定的。

    二人便这样一同出了秦家,坐上马车,前往沛家。

    沛骆知晓二人会来,一早便等着了。

    这几日,沛家也是门庭若市,毕竟沛家迎来了小小世子,而且沛家的世子妃又是秦家之女,如今的沛家与秦家算是紧紧相连了。

    秦蓁也不能待在秦阾这处太久,毕竟,太后那处,她还要陪着一同前去天隆寺。

    沛骆看着她道,“秦妹妹,阾儿可一直盼着你呢。”

    “这才刚离开几日。”端木衢在一旁嘀咕道。

    沛骆却突然伸手。

    端木衢挑眉,“做什么?”

    “贺礼啊。”沛骆继续道。

    “没有。”端木衢仰头,傲娇道。

    沛骆冷笑一声,“那休想进来。”

    端木衢低头看着他,“后补不成吗?”

    “不成。”沛骆摇头。

    端木衢幽幽地叹气,“诺。”

    他说着,便将腰间的一块玉佩丢给了他。

    沛骆笑着接过,“请。”

    端木衢嘴角一撇,委屈地看着秦蓁道,“那玉佩可是你送我定情之物。”

    “咳咳……”沛骆正准备收下呢,听端木衢如此说,连忙看向秦蓁。

    秦蓁一愣,接着说道,“是你要给出去的,与我何干?”

    “那可怎么办?”端木衢哭丧着一张脸。

    沛骆听着,叹气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他随即便又还给了端木衢,“那便后补吧。”

    端木衢连忙道,“这还差不多。”

    沛骆挑眉,而后看向秦蓁,“秦妹妹,你可要想清楚了啊。”

    端木衢连忙道,“想清楚什么?”

    “自然是这样的人要不要嫁?”沛骆冷哼一声道。

    秦蓁笑了笑,便不想理会二人。

    她越过二人,直接去了秦阾那处。

    秦阾如今还在坐月子,如今正等着奶娘喂奶之后,看看孩子。

    秦蓁笑着说道,“三妹妹。”

    “大姐。”秦阾连忙起身,看着她道。

    秦蓁上前,瞧了一眼她的气色,便说道,“三妹妹,好好养着就是了。”

    “嗯。”秦阾点头,“大姐可要在我这处多住几日吧。”

    “不成。”秦蓁继续道,“我后日要入宫去。”

    “入宫?”秦阾皱眉,低声道,“是谁召见?”

    “太后。”秦蓁直接说道,“我要陪着太后前去天隆寺。”

    “哦。”秦阾轻轻点头,而后说道,“那大姐一切当心。”

    “放心吧。”秦蓁凑近道,“三妹妹,这几日你也要当心才是。”

    “嗯。”秦阾笑着应道。

    秦蓁便不说什么了。

    端木衢与沛骆吵吵闹闹地进来。

    秦蓁听着难免有些头疼,转眸看着她的,“瞧瞧。”

    “哎。”秦阾无奈地摇头,“二皇子如今是越发地……让人难以捉摸了。”

    秦蓁道,“是呢。”

    端木衢并未进来,而是让人将孩子重新抱过来。

    待瞧见前几日瞧见的那个皱巴巴的小老头,如今变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他惊喜地瞧着,而后看向沛骆道,“长得倒是与你很像啊。”

    “那是自然。”沛骆得意道。

    “我也早些让你见到我的孩子。”端木衢不服气道。

    沛骆嘴角一撇,“如今皇上还未下旨定下大婚的日子呢。”

    “我知道啊。”端木衢继续道,“不过快了。”

    “真的?”沛骆到底也不确定,可是端木衢竟然能将赐婚圣旨都求下来,想必也有了对策。

    看着端木衢这般意气风发的模样,他也不知该如何回应,毕竟,太子那处,终究还是需要面对的。

    秦蓁出来,也看了一眼孩子。

    端木衢笑嘻嘻道,“到底是长大了。”

    “嗯。”秦蓁低声道,“我在这处住两日。”

    “求之不得。”沛骆连忙道。

    秦蓁看向端木衢道,“你呢?”

    “我陪你。”端木衢连忙道。

    秦蓁并未多言,只是任由着他如此。

    这两日,沛家当真是热闹非凡,连带着端木衢也被拽过去凑热闹了。

    秦蓁临行之前,让知棋暗中守着了。

    只是带着知茉入宫。

    太后见她过来,便说道,“走吧。”

    “是。”秦蓁垂眸应道。

    不过远远地便瞧见,随行的还有长公主孟锦芫。

    孟锦芫看了一眼她,接着说道,“秦大小姐,这次前去天隆寺乃是给太后祈福。”

    “是。”秦蓁垂眸应道。

    “不过瞧着秦大小姐这般,想来是不知情的。”孟锦芫笑道。

    “听说大召大皇子也快回京了。”秦蓁淡淡道。

    孟锦芫笑了笑,“是啊。”

    秦蓁继续道,“只是不知,长公主何时能回大召呢?”

    孟锦芫嘴角的笑容渐渐地收敛,也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秦蓁并未理会她,而是等着太后准备妥当,便一同出宫前往天隆寺了。

    到了天隆寺天已黑了。

    天隆寺主持亲自恭迎,太后入了行宫,秦蓁与孟锦芫则是被安排到另一处。

    知茉低声道,“大小姐,太后为何要让长公主一同前来呢?”

    “必定是另有目的。”秦蓁淡淡道,“如今莫要自作主张就是了。”

    “是。”知茉轻声应道。

    这厢。

    端木衢原本是要来的,却被秦蓁再三叮嘱了,他也只能留在沛家。

    如今瞧着沛骆,是哪哪都不顺眼。

    沛骆委屈无奈,也只能任由着他如此。

    “世子,少夫人唤您过去。”月丫说道。

    “嗯。”沛骆连忙起身便过去了。

    “听说不止是大姐跟着去了,还有长公主呢。”秦阾担忧道,“为何太后要让长公主去呢?”

    “我也不知。”沛骆摇头,“之前太后也并未有此意,看来,这是临时起意。”

    “那太后前去天隆寺是为了什么?”秦阾是担心秦蓁的安危。

    “眼下,秦妹妹不让二皇子跟着去,也不让咱们掺和进去,想来这里头另有隐情。”沛骆继续道,“你放宽心,我已经派人暗中盯着了。”

    “嗯。”秦阾点头,叹气道,“大姐这些年来,总没有清闲的时候,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快了。”沛骆说道,“毕竟,二皇子也并非等闲之辈。”

    “但愿如此。”秦阾低声道。

    “你如今正在养身子的时候,秦妹妹离开之前再三叮嘱了,你可莫要动气啊,不然,这身子养不好,她回来了,必定要拿我问罪的。”沛骆连忙搬出了秦蓁道。

    秦阾无奈道,“你放心吧,我怎么也不能让大姐担心的。”

    “那就好。”沛骆笑着说道,“如今二皇子比咱们更担心。”

    “我知道。”秦阾点头,过了好一会道,“你且陪着他就是了,大姐不是让你盯着他吗?”

    “坏了。”沛骆一听,当即便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冲了出去,哪里还瞧见端木衢的身影。

    他转眸看向月丫,“二皇子呢?”

    “他适才说要出恭,故而……”月丫敛眸道。

    沛骆当即说道,“你照顾好少夫人。”

    “是。”月丫垂眸应道。

    沛骆当即便出了沛家,追了出去。

    深夜。

    秦蓁瞧着刻漏,打算歇息。

    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

    秦蓁出去,便瞧见一个宫婢脸色惨白地过来。

    “发生何事了?”秦蓁连忙上前问道。

    “太后……太后出事了。”那宫婢扬声道。

    秦蓁一愣,而后便赶了过去。

    等她到了之后,冲进太后住的大殿,便瞧见一滩血迹。

    “大小姐?”知茉也跟着进来。

    后头,孟锦芫也带着人匆忙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

    秦蓁走了过去,待瞧见眼前的情形时,脸色一沉,“出门都出去。”



------题外话------

    哈哈,二皇子素不素很可耐,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