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少将小娇妻 >章节目录第410章 笑话
    辛犹情脸上的落魄消失的一干二净,和刚才的样子相差很大。

    她对着宿舍里面抬了抬下巴,轻声问道:“里面怎么样?”

    第一军校的女学员特别少,再加上锻炼这么辛苦,很少人会有人出来看一看风景。

    所以辛犹情一点都不忧虑,会有人偷听她们讲话。

    木兮颜在她身边停下来,哼哼笑了两声道:“戏演的还挺好的吗,你看看叶嘉,还以为你真生气了,一直在自责,说是要出来跟你道歉,被我拦住了。”

    辛犹情脸上挂着几分歉意,“我也不知道她会这么认真。”

    木兮颜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你不用内疚,主要是你平时实在是太认真了,基本上不开玩笑,所以她才会这么当真。”

    “叶嘉小孩子心性,等下回去,你跟她说两句好话,就会没事了。”

    辛犹情点点头道:“正有此意。”

    听到这句话,木兮颜把目光从天边的繁星中拉回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辛犹情。

    看的辛犹情莫名其妙,她抬手摸了摸头发,没有发现异样,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木兮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仔细看了她一会儿后,才说:“我发现你对叶嘉的态度很奇怪。”

    “有吗?”辛犹情望着木兮颜。

    她是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木兮颜点头,很肯定的说:“你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吧。”

    辛犹情点头,她自己确实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木兮颜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又继续说:“你这个人其实是很慢热的,无论对谁都有一种距离感,我刚从认识你的那一会儿,你也是如此。”

    “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对叶嘉很不一样,她才刚刚认识我们多久,你在心里面已经把她当做自己人了,甚至都能主动和她开口说话,这一些点点滴滴,你自己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点感觉吗?”

    说完后,木兮颜又加了一句:“当然,我说这么多,并不是因为你对叶嘉得态度好而感到嫉妒,我是真的很奇怪,你戒备心这么重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相信一个人。”

    辛犹情思考了一会儿,才摇头道:“没有,我觉得她亲切,看到她就像看到了当初我刚认识你的时候。”

    辛犹情等会一说出口,木兮颜噗哧一声笑了,她伸出手,揽着辛犹情的肩膀道:“你这句话千万不要被叶嘉听到了,否则小姑娘一定会伤心死。”

    “这有什么。”辛犹情无所谓的说:“本来事实就是如此,再说了,若不是因为她就像当初的你,你觉得我会搭理她吗?”

    木兮颜毫不犹豫的点头:“会。”

    辛犹情撇着嘴看她:“我说不会。”

    “你说不会,那是因为你不了解自己。”木兮颜说:“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叫做烈女怕男缠?”

    “看看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烈女怕难缠?”辛犹情一把把木兮颜搭在肩膀上的手推开,假装生气的撇开头,不理她。

    木兮颜也不着急,依旧慢悠悠的说:“我这么说是没错的,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刚才是给你打了一个比喻,其实是说你这个人心肠很软。”

    “你自己看看你啊,外表这么冷漠,见到谁都是一种冷酷无情的态度,可是一旦有谁遇到麻烦了,你是第一个忍不住想伸出双手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和你的外表很不符合哎!”

    “就像当初的我一样,那时候你刚认识我那会儿。别人嫌我年纪小,都不愿意搭理我,只有你才对我释放出善意,然后我就缠着你,缠着缠着,我就成了你最好的朋友。”

    说着木兮颜斜着眼睛瞅辛犹情,“你自己想一想,我用烈女怕难缠,这句话有没有用对?这不就是一个意思吗?”

    辛犹情回过头怒视她,“早知道你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早知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我就不该一直看着你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一时心软……”

    说着说着,辛犹情终于绷不住了,半个身子都趴在护栏上,笑得花枝乱颤。

    木兮颜也想到刚刚认识辛犹情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笑了笑够了,辛犹情拉过木兮颜,手搭着她的肩膀,对着她的耳朵说话。

    从背后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女生在说一些不能与别人分享的小秘密一样。

    实际上,辛犹情和木兮颜同时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辛犹情严肃的用暗语我问你:“感觉得怎么样?”

    从后面看去,好像是辛犹情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木兮颜很开心,半张脸都露出在外面。

    实际上,木兮颜抓着辛犹情的手,一直都在跟她暗语交流。

    “一直都在看我们,观察的特别仔细,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我亲眼看到,这若有若无的打量,根本就注意不到,即使注意到了,也不会想太多。”

    辛犹情的动作慢了下来,眼神中充满了困惑:“你说她特意监视我们到底是为了干什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木兮颜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他们做得太隐蔽了,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查到,言止那边估计也是一样,否则的话,如果查到了,他会马上给我发信息过来。”

    其实还有更严重的她没有说。

    木兮颜自从见了魏秋水后,许久不见的那种直觉,又突然冒了出来。

    她的直觉告诉她,魏秋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但她想着,她们又是一个宿舍里的,所以就没有想这么多。

    直到今天晚上发现魏秋水和别人密会的行踪才明白,她的直觉一直都很灵敏,感觉的事情从来没有一件会出错。

    魏秋水估计比她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

    大家都是一个宿舍里的人,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要是不知道还好,可是一想到自己一举一动都是在别人的监视下,这种感觉太别扭,太不好了。

    所以,木兮颜和辛犹情两个人静下来以后,眉头皱得死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木兮颜突然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