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支配者 >章节目录第三百一十八章:西洲之地
    一艘完全由苍龙神木打造的大船,在震撼的雷暴和风雨之中,耗费了数月,终于穿越了这片被称为禁海的死域,抵达了一片风平浪静的海域。

    即使是由防御力极强能够吞噬雷电的苍龙神木打造而成的三阶宝船,在穿过这片海域的时候,也几乎是满目疮痍,宝船之上满是伤痕,上面的阵法禁制几乎被消磨殆尽。

    而在这片禁海之中,还有着大量从未见过的恐怖生灵在其中栖息,他们拥有着庞大的力量和奇特的法术,不断的袭击着这艘宝船。

    其中甚至还有两只四阶的异兽在这海域之中开战,打得天翻地覆,海水遮蔽了天空,吓得船上的所有人,包括进入了丹境的船主都魂飞魄散。

    此刻脱离了这片禁海,船上的众人回过头看向身后那片乌云密布,惊涛骇浪的大海,依旧无法回过神来,心有余悸。

    “啾!”

    一只白色的海鸟从船上飞过,追逐着船尾的白浪,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更没有见过那船上的奇怪生灵。

    而甲板之上的众人却看向了远方,大喊道:“岛!”

    “前面又有一座新的岛!”

    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发现一座岛屿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发现的是一座全新的岛屿,就让众人激动不已。

    长相黝黑有些粗糙的船主立刻拿出了一张皮卷,还有天星盘对准了位置,指针不断的转动,船主就高兴的笑了起来:“这是一片从来没有人到过的地方!”

    “我的山海图之上,将再次多一个新的地标,我们是第一个穿越这片禁海的人,山海史上第一人!”

    身后的众人顿时一同欢呼了起来,穿着短打的装扮坐在船头和桅杆之上,朝着远处眺望,大喊大叫。

    这船主正是在现世之中赫赫有名的冒险家,因为真名也叫徐霞客,所以自称七十二代徐霞客,是一名三阶超凡者,拥有一座宝船,喜欢游离四海,记录天文地理,四洲的各种奇闻怪事,神迹异兽。

    随着大船越来越靠近,那海岸线不断拉长显现,最终覆盖了整个天尽头,众人才骇然的大喊道:“不对,这不是一座岛!这……”

    说这话的人虽然穿着短打古装站在甲板之上,还束着一头长发,但是言语之间和习惯却透露出这是一个现代人:“这是一座大陆!”

    桅杆之上的一个年轻人跳了下来,对着船主说道:“师父!我们这到底是到了哪里了?”

    “不知道,你们随我下船看一看,不过你看一看,这绝对不是一座岛,我们可能发现了一片新的大洲!”

    “或许,这里就是传说之中的西洲。”

    “西洲?这样的话?四洲之地的传说是真的?我们终于找到了山海之中的最后一洲。”

    一个年轻的船员激动的大喊道:“这么说我们是哥伦布了?”

    “什么哥伦布,要说也得是郑和!”

    “那不是个太监吗?”

    众人吵吵闹闹的等了沿岸,这是一片巨大的沙漠连绵向远方,海边长着不少椰树,还有不时经过栖息在海岸的虾蟹。

    七十二代操控着大船飞起,脱离了海面,就这样腾空升入了云巅之上,朝着西洲的深处进发,想要看看这一座大陆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们发现,这片大陆荒凉至极,到处都是荒漠,少有的几片绿色,也不过是一些绵延不过数十上百里的绿洲,而这些绿洲也都被一些强大的妖魔给占据。

    剩下稍微好一点的,也就是东洲北地的那个情况,相比于富庶的南洲,秀丽的东洲,这地方简直可以称之为一片不毛之地。

    半月之后,在西洲的一片沙漠的深处,突然金光冲天而起,引得船上的所有人都惊动了。

    他们趴在穿透之上,只看见远处天际,一座高大万丈的金佛冲天而起,如同传说之中的昆仑山一般镇压天地,破入云层。

    阵阵禅唱佛经自那远处传来,船上所有人都惊呆了的看向远方。

    “那是什么?”

    “佛陀?”

    “不会吧!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

    东洲北地,时值冬日,大雪纷飞,一群穿着灰色僧衣的和尚穿着草鞋行走在苍茫荒凉的大地之上,一路出了天阳关,进入了人迹罕至的蛮人之地。

    他们排成一线,背后背着包袱,衣衫朴素甚至打着补丁,静静的行走在大雪之中,踩过厚厚的积雪和干枯的荒草,周围看不到一棵树木,天地仿佛只剩下了他们。

    他们行走之间双手合十,掌间捧着佛珠,念着佛号,那佛珠完全有香火愿力炼制而成,每念一声佛号,就看见那香火愿力炼化进入他们的身体之内。

    每一个人掌间都散发着淡淡的金芒,一些强大的佛修身上,甚至看到皮肤光滑如同法器,上面还闪烁着玄异的纹路。

    一个带着斗笠持着竹杖的青年和尚走在人群的中央,大步行走,高挺的脊梁,目光温润幽深。

    佛宗弟子被从阳京之中驱逐而出,被大磐禁止在神州之内传教,庙宇被封,大量僧人被驱逐,这些佛门的核心弟子也备受打击,此刻一个年轻的和尚就问起了弘远和尚:“师父,北地大戎王庭信仰荒古神,还夹杂着大量的邪神妖魔,这些身具妖魔之血,未开化的蛮人能够接纳我佛门大法吗?”

    立刻有人附和道:“荒古神庙在北地势力极大,尤其是荒古神常德在阴司地府阴天子城为勾魂司正神,人人皆对那荒古神庙有所忌惮。”

    一位来自于现世的老和尚终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弘远大师,与其远离中土神州,赶赴北地蛮荒,或许西夷之地更适合我们发展。”

    弘远和尚却没有接这个话题,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徐霞客施主一年前曾经来信,告诉贫僧,他曾于西方极地,穿过了一片风暴密集的海域,抵达了一座大洲,那或许是传闻之中最后的西洲。”

    老和尚不解:“那又如何?弘远大师不是想要放弃这中土神州,前往一片未开化甚至刚发现的地方,开辟佛宗乐土吧?”

    弘远和尚微微一笑:“不必重新开辟佛宗乐土,或许那西洲,本身就是一方佛土,我佛门净地!”

    他提起竹杖,看向了蛮荒的四方:“数百年来,这山海之地曾发现过无数神兽仙境,不论是仙道、妖宗、魔门还是各种传承层出不穷,天界地府,都证明了这方山海和昔日古代的传说有着种种联系。”

    “但是这数百年来,却始终未曾有人发现我佛门的遗迹和佛土,甚至连和我佛门有关的传承也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有人露出失望的神色说道:“或许这方神魔世界之中,并不存在着我佛宗的传承。”

    一旁却有僧侣低头:“花开见佛!佛由心生!心中有佛,自然处处是我佛宗净土、极乐世界。”

    弘远露出了坚定不移的眼神:“虽然这佛门金身之法是贫僧所创,但是却是贫僧自一具海底遗迹的上古大能的金身尸骨上找到的灵感,那金身由香火愿力淬炼而成,虽然历经万古岁月,依旧有着强大的佛力涌动!”

    “借此,贫僧费劲数十载岁月,游遍山海,终于闯出了这佛门金身大法!”

    “贫僧始终相信,千万载岁月之前,也有着佛陀曾于这方山海之中传佛宗大法,开辟我佛宗净土世界。”

    弘远和尚说完了这些,终于话语一转,重新回到了正题之上:“徐施主给我的来信中曾说,在西洲的一片荒漠之中,得见一座万丈金佛耸立在沙海之中,佛光冲天彻底,许久未曾散去。”

    众人顿时一愣,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而弘远和尚则娓娓道来,跨步上前向西方的天空举起了手:“他远远眺望,不敢靠近,于隐约之间看见荒漠之中建立有一座庙宇,更有万千僧侣在其中颂唱佛经。”

    “最后却随风而逝,再探却什么也看不到了,不过他说,那涌动的庞大力量和悠扬悦耳的佛经和暮钟声,此刻依旧响彻在他的耳畔。”

    “他写信前来告诉我,我想要寻找的佛土,或许就在这方天地之中。”

    “我隐约之间感应到,那西洲或许就是我佛宗的古地佛土,只要到了那里,就能够见到昔日佛陀留下的痕迹。”

    众僧哗然,瞬间齐齐单手竖起,颂唱佛号,目光之中兴奋激动不已,难以压制内心的震撼和激动。

    “竟然有此事!”一位僧衣上打着补丁的老僧激动上前,不住的掐着手上的佛珠。

    一名小和尚在后议论左右:“徐施主与弘远师祖是至交,也是金丹期中威名远播的大能修士,踏遍四海各洲,若是他所说,绝对不是虚妄。”

    另一名修成三阶的佛门修士也说道:“难怪贫僧踏遍东洲和南洲,遍寻山海,也未能够寻得我昔日佛门大能的痕迹,原来我佛门的婆娑世界在那西洲之地。”

    听到这里,所有僧人都振奋了起来,再也没有之前的颓废和沉闷:“南无阿弥陀佛!我佛宗终于觅得昔日佛土,必将大兴于世。”

    “我们这次就是逃脱神州的束缚,在这北地选择一地重开佛宗,尔等就留在这里守护我佛门的根基,也不要和那荒古神庙起冲突,专心挑选真正的佛门弟子,发展信众。”

    “我欲前往西洲一观这盛景,或许我佛宗的大兴就在那西洲,不过在此之前,我佛宗在东洲这么多年留下的根基不能够丢下。”

    “若能我够在那西洲寻到我佛宗的灵山圣境,你们就带着我佛门诸多弟子还有信徒,乘坐大船前往那西洲重开佛土,光大佛宗。”

    “我佛门将脱离樊笼,真正求得大自然。”

    众人无不听从,齐齐高呼道:“祝弘远大师寻得我佛宗净土之地!”

    一行人再次前进,哪怕大雪纷飞,荒凉四野,也阻挡不住个人内心的激动和热情,他们踏遍雪海大山,一步步前行。

    而此刻,因为上一次天地巨变而广阔了不知道多少的天界,一个白衣道人穿过了如同山岳一般的天界之门,踏着登仙阶,朝着天宫之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