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瓶安是福 >章节目录第23章 朋友?!
    “这位师父,对不起~”白菲菲表示自己是个乖孩子,虽然是被吓了一跳所以才失手将手里的那个小首饰盒给扔出去,但是伦家表示,伦家是负责任滴,哪怕是只失手,她也绝对不会抵赖。

    师傅?!风弘霖挠了挠头,好吧,这现代社会也是会叫这词儿,特别是干他们这一行的,这新进的业务称带他的那个业务为“师傅”,因此别看他风弘霖年岁轻,作为公司金牌业务的他可是带出不少徒弟(新业务员)的,因此,对于“师傅”这称呼他并不陌生。

    可是不知怎么滴,凤弘霖总有种感觉,这此师父非彼师傅,两个师父(师傅)绝对是不一样的。果然,接下来镜子那头的那个小丫头的话让凤弘霖更想吐血了。

    “师父不是出家人吗?出家人……”

    “打住!”凤弘霖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他叫算是明白这到底是哪出毛病了,“我说,谁跟你说我是出家人来着的?!”

    他这是满嘴的鸭米豆腐了?还是剃了光头,点了戒疤了?更或是穿了袈裟,拿了禅杖了?否则怎么就把他一个大好青年跟那满嘴“鸭米豆腐”的秃驴给联系上了?!

    “你不是出家人?!可是如果你不是出家人你这头发怎么……”白菲菲一脸不赞同地望着凤弘霖的脑袋瓜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此乃孝之始也!这既然不是看破红尘出家为僧,那又怎敢将一头青丝给修剪成这般模样?!

    他头发怎么了?!凤弘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的小毛毛,要说做他们这行的,最讲究一个形容问题,所以这别的地方凤弘霖再省,却也不会在这头脸门面上“省桩子(省钱)”,话说他这头发那可是请会所的头牌设计师给专门设计过的,在兼顾时尚的基础上,绝对契合于本人的身份气质,而且保证绝对不过于夸张,绝对属于那种获“赞”无数的造型好不好?!

    (某设计师丢出个鄙视的小表情:这话你丫丫滴也好意思说,要不是因为老子跟你发小,每次,都是自备工具送货上门白干的话,就你丫的这抠门样,只怕就会跟小时候一样,自个拿把剪刀,对着镜子直接自己解决了吧!凤弘霖:谁说的?!咱哪有这么抠?!你不知道老街儿天街底下有一老头专门帮修面剪头的?15块一个,经济实惠,咱都是找他的好不好?!)

    虽然他凤弘霖并不是某妖男那种“头可破,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的发控型人材,但是也绝对不空许一小丫头片子拿他这一头毛毛话事儿!

    于头将额前垂下的几撮小毛毛一抹,然后一甩出嘴一张,凤弘霖拿出了他金牌业务的强大嘴皮子功底,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通说,从脸型说到该匹配的发型,从修剪方式说到成型效果,再讲到后续保养,上下嘴子皮那么一打,就跟一副小快板儿惟的,这语速快得像是这么一大串话说下来连标点都不带有的,直将铜镜那头的风菲菲说得张口结舌,连句话都再不能说出来。

    “好了,现在明白了吗?咱这头发不叫和尚,叫潮流,潮流知道不?!”最后,风弘霖曲指往额蹭垂下的小毛毛上轻轻一弹,然后吹了口气,让那几根小毛毛以极度嚣张的姿态舞了一通,然后才得意洋洋地做出了总结!

    而此时,铜镜那头的风菲菲早已经被凤弘霖这一串嘴皮子给溜得两眼直转小蚊香,傻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肿么肥事?!这明明每个字每个音她都能听得懂,可是这些话合在一起是个啥意思她怎么就完全弄不明白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听着对方这一串解释,似乎,好像修剪成这样的头发很有来历,很厉害的样子呢……

    宽宽的,粗粗的黑面条线自风菲菲的额头上垂下,这是她的错觉么?还是说她立场太不坚定,耳根儿太软,否则她这会怎么突然觉得,这个头发似乎还真的挺不错的……

    当然了,这头凤弘霖将风菲菲给绕昏了头后,很快就意识到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对了。得咧,自个这是找鬼的,怎么这鬼没找着,倒跟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抬上杠了。

    等会……

    像是发现了什么,凤弘霖眉头轻轻一皱,肿么肥事,这个小丫头片子这瞅着咋让他觉得似乎很眼熟呢……

    这小丫头片子这是长得像谁呢……

    咝~,对了,握拳往手心上一击,想起来了,这小丫头片子可不就跟那女鬼长一模样嘛……,尤其是眉心处的那一颗红色观音痣,这玩意儿除非遗传,否则类似这种“撞痣”的机率实在太小。而风菲菲,按着他之前在那铜镜中看到的影像,那可怜的女人是可是无儿无女的。

    最最凤弘霖怀疑的是此时风菲菲的那双眼睛,这做业务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这查颜观色的本领,抠细节的本领却绝对要比一般人强,尤其是像风弘霖这种拿着业务达人,金牌销售,这看人那更是有着旁人学都学不来的独到之处。这之前没往这方面想可能还没注意到,现在这一想起来……

    这小姑娘面对这种情况所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还有言辞表现实在不像是一个孩子!不单如此,凤弘霖还注意到这小姑娘的眼睛,诚然,小姑娘的睛眼很漂亮,又大又圆然后再外加一组长长的翘翘的长睫毛,这怎么瞅,怎么萌萌哒,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

    而与常人所关注的,这种肤浅的外貌相比,凤弘霖更关注于风菲菲眼神所透露出来的那种信息。不同于一般儿童的清澈透亮,这双眼睛看起来情绪很复杂隐藏的情绪太多,多得实在不像是一个如此稚嫩的儿童所会拥有的。

    高度相似的容颜,细看之下,两者的区别应该只是幼版与成年版而已。不是这纪年孩子该有的,带着复杂情绪的双眼,明显一脉相承,高度相似的面孔……,所有这一切似乎都在指向一个可能性,一个听起来有些玄幻的可能性冲入凤弘霖的脑海,然后飞快地生根发芽,有这个诡异得不要不要的铜镜在,就更显得一切皆有可能了不是?

    再说了,在各种YY小说网上,这种桥段简直不要太多,都快用得烂大街了有木有!

    “你是那个撞死的风菲菲?!”凤弘霖话里带着询问,但是表情却是十足的肯定。

    “你,到底是何人?!”风菲菲小巧的樱唇抿紧成一条线,一脸戒备之色地盯着凤弘霖不放,这个铜镜中突然出现的奇怪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底细?!

    “靠,你还真是那个倒霉的女鬼啊……”凤弘霖脱口而出道。他就说嘛,如果不是同一个人的话又怎么会像成这样!瞬间,知道那女鬼不会守着铜镜,更或说会缠着自个不放,心一下子定下来的凤弘霖的兴奋就跟着上来了,带着一脸好奇的表情追问道,“喂,风菲菲,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回到你小时候的身体的?对了,这个身体是你自个的吧?”

    问她是怎么回到睡在个小时候的身体的,她怎么知道,对这事她自个都还是一脑门的雾水呢,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些什么?!”没有回答凤弘霖的问题,风菲菲反问道。

    “喂,是我先问的,难道你不该先答?”凤弘霖不满意地嘟哝了一句,可是面对风菲菲那张娇嫩,但却显得无比倔强的小脸,只能摸了摸鼻子,算哒,他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些啥,尤其还是这么个悲催到了极点的小丫头片子。回想一下镜中那位刚经历过的事,凤弘霖忍不住同情地望了面前这位一眼,好吧,如果易地而处,估计自个也跟面前这位差不多反应。想到这里,凤弘霖倒是软了几分,到底咱是男子汉大豆腐,没必要去欺负一小女娃子不是,主动退了一步……

    “那个,你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啦……”凤弘霖挠了挠脑袋,将他这边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通,然后才望着风菲菲道,“其实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后来我就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就看到你撞时时的那段经历,额,包括你变成女鬼追出去的那段也见着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望了对面那小姑娘一眼,那啥,自个这话似乎有点踩人痛脚的嫌疑。不过见对面那位似乎并没有啥过激的反应,这才继续说道:“说真的,之前那真是有点吓着我了,那啥,我不是担心真是的见鬼了,然后被鬼缠身嘛,所以就想办法看能不能跟那镜子里的女鬼好好谈谈……”

    “这后来,你也知道了……”凤弘霖耸了耸望,女鬼跟他们这里的网络YY小说描写的一样,重生突变小萝莉,所以这回他这不是见鬼,而是见人,见一个重生的小丫头!

    稍稍顿了顿,凤弘脸稍上闪地一抹迟疑,然后又自己关于这铜镜的一些个猜测,还有造成他们现在这情况的一些个可能性给说了,最后才道:“那啥,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听了凤弘霖的解释,风菲菲的脸色明显好看了许多,说真的,虽然凤弘霖口齿很伶俐,说得很清楚,解释得也算明白,可是这里边涉及的一些个类似于什么空间啊之类的概念,风菲菲还是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但这大体的意思,风菲菲还能能明白。

    刚才凤弘霖说的那一堆话总结起来那就是:镜中的那个男子很可能是她们这边不知多少年以后的后辈,然后意外得到了自己这个镜子,然后自己手中的这个镜子与未来的镜子不知怎么的就能连通了,所以他们两就见着了。

    虽然觉得这种情况很不可思议,但下意识地,风菲菲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至少目前为止,这镜中的男子似乎没有想要伤害她的意思。而且按之她扔首饰盒却无法穿透那铜镜的情况看来,对面那男子应当也是过不来的才对。

    过不来就好,只要那男子过不到她这边来,那么对她的威胁就不大,实在不行,了不起自个叫人用布往这铜镜上一盖,然后再将这铜镜给扔厍库房里,不让人见就是了。

    不过,关于这个,且不急,至少在目前为止,镜中那男子似乎并没有逾矩的动作与言辞。自己突然变成这样,心下正有些惶然,有这么个知根底,又不拿异样目光看来的人陪着说句话,似乎也……,挺好的。

    “喂,我这都说了半天了,你还同说呢,你那边是怎么回事?”凤弘霖表示不满意了,话说这说话做事要有来有往,对面那小丫头不会想白白看完自个的独脚戏,然后就算了吧?那也太不公平了。

    “我也不知道……”风菲菲苦笑了一下道。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凤弘霖不乐意了,“喂,话说咱们这个,也算是有缘吧?你这么敷衍朋友不太好吧?!”

    他们什么时候成朋友了?!还有什么她跟他“有缘”,风菲菲小脸一红,真真儿是个登徒子,这样的词儿是能挂嘴边的吗?!

    但风菲菲也看得出来,凤弘霖眼神清亮,不带邪意,所以他这么说应当并无恶意,也非想要轻薄于她,从他之前言辞看来,他或许只是习惯这样报表达,就像那风志易俗上所写的,许是那边的言辞风俗与他们鸾凤皇朝不一罢了。

    朋友啊……,风菲菲的眼神愰惚了一下,这个词曾经离她多么的遥远,在继母与妹妹有意无意的的安排下,上一世的自己甚至连个手帕交都没交上,却不曾想,如今自己重生,却莫名蹦出这么一个“特殊”到了极点的朋友来。

    “喂喂喂,哈啰,哈啰~,我说你还能听到我说话吗?发什么呆呢?!”凤弘霖朝风菲菲挥了挥手,想引起她的注意,真是的,这话说一半就自个发呆去,这样的行为是不对滴知道不?尤其还是将他这么一个大帅可给撂在一旁,那更是不对中的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