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瓶安是福 >章节目录第83章 急着找你
    香草的脑子可以说是转得那叫一个飞快,转眼间就已经将所有的条件与利弊给衡量了一次,再飞快地对比了一次安全性与自己的能力,最后的结论是,至少目前为止再没有更合适地的合作者了,只要大姑娘愿意配合,愿意帮她,她将来还是有相当的机会摆脱方倩女那个魔鬼的。

    她绝对不要赴香月的后尘!

    抱着这个决然的信念,香月朝正屋那边走去……

    “香草姐姐,今儿个香草姐姐怎么自个一个人过来了?”二门传话的小丫头一脸意外地望着香草。

    要知道香草向来就跟方倩如的影子一般,总是跟她身后,尤其是这段时间,这主仆两人那更是几乎天天一块儿到这儿来“报到”,而且还属于那种一天来一次,一次呆一天型的。怎么这会方倩如没见人,但香草这影子倒自个跑过来了。

    香草脸上一滞,真是的,会不会说话呢,这话听着就好像她这是来当牛皮耍赖打秋风的似的(好吧,仔细想想,她们这段时间的举动确实很像),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能够称之为“笑”的表情:“这不是刚才我在翠儿那边听到老太太房里红裳妹妹来报信儿,说是大姑娘明儿个就要开始跟着老太太学管家了。这不,我这啊,赶紧来给姑娘磕个头,以后我们院子还得姑娘多加照应不是?”

    “香草姐姐这话当真?”二门传话的小丫头眼一亮,急急追问道。

    “这还能有假的。”香草轻嗔道,这别的事能拿来开玩笑,可管家理事这种事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么,“这会子大姑娘可在里屋呢,我这想去给大姑嫂磕个头,道声喜,不知可方便?”

    “哪有什么不方便的,只不过这会子大姑娘没在,不若香草姐姐晚些再来?”

    “大姑娘没在?”香草有些意外。

    “是呀,今儿早上大姑娘就说要去看弟弟,然后就一道儿到老太太院里去给老太太请安了,晌午那会,老太太院里来了人,说是老太太留饭了,这不,直到现在,也没见大姑娘回来呢~”二门传话的小丫头说道。

    “哦~”香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姑娘这怎么突然就想到要去看弟弟呢?这打太太去了以后,大姑娘不是几乎没搭理过哥儿吗?为此,方倩如差点没乐死。

    毕竟按着方倩如的说法,大姑娘只要她这一个精神支柱就好了,只有这样,大姑娘才会对她言听计从,一心只为她想,为她所用。

    到于哥儿那边,大姑娘最好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否则一旦让大姑娘与之处的时间久了,感情深了,让大姑娘升起守护的心思那可就麻烦了。这人啊,一旦有了想要护着的东西,那心境就会变了,如果大姑娘与哥儿近了,她以后还得费心思去离间两人的感情,毕竟人家那边到底是嫡嫡亲的姐弟呢,谁知道打后会不会发展成大姑娘那看重哥儿更甚于她。

    如果真要变成那样,一旦发生了什么变故,她与哥儿起了什么冲突,大姑娘可不就会转向哥儿那头而不是全心支持她?这样的可能性方倩如如何能接受。因此,自诩聪明人的她绝对不可能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况!

    所以这打太太走后,方倩如那边可是对大姑娘与哥儿之间的来往盯得死紧,直至这半拉月了,也未见大姑娘对哥那边上过心,这才放松下来。

    这冷不丁儿滴大姑娘怎么又突然想起哥儿来了?而且还带着哥儿一道到老太太那儿请安,还被老太太留了饭,还有红裳带的老太太的话,让大姑娘提早开始学习管家……

    如果说这一切没点联系,香草绝对不相信!不行,她晚些时候必须得见大姑娘一见,否则的话估计她这一晩都别想睡了!

    别看这脑子转得飞快,可是,这面上,香草却什么都没表露出来,对二门传话的那小丫头笑了笑,说道:“如此,我晩些时候再来就是了。”

    说完,也未再与那小丫头多述,只是简单地再寒暄了几声,就离开了。

    **************************************************************************************************

    “老天保佑,香草姐姐您可算是回来了。方小姐可找了你好一会了,这会估计该等急了。”这脚丫子刚踏入院门,春杏就朝她迎了上来,急急说道。

    “小姐找我?”香草有些意外。虽说之前那方倩如放她假,那是她因势导利谋来的,可是依她对方倩如的了解,哪怕是为做的表现功夫,既然允了她的假,哪怕是为了做经院子里其她丫头婆子们看,好显示她的恩义,方倩如也不会这突然改口又要她上差才对。

    就算是方倩如反悔了,也会意思意思地放她个一两天假,然后再寻个“不得已”的理由,将她给招回来才正常。可是这会子,怎么连半日时间都还没到,这方倩如就如此急切地让人来寻她了?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香草只觉得自个的心头猛地一跳,强捺住心中的不安,朝春杏打听起来:“春杏,你可知小姐这是有什么事,怎滴找得这么急?”

    “方小姐没说,”春杏摇了摇头,“香草姐姐也知道咱府里的规矩的,如果这主子没说,咱们这做下人的是不能多言去问去打探的。春草姐姐您可快着点,否则的话,我估摸着再得一会子功夫,方小姐怕又要唤人来问了。”

    “好,我这就过去。”见打听不出什么,香草也没有在意,左右这不管是发生什么的,这事情估摸着应该是那已经发生了的事儿,既然这已经成了不可逆的事实,那么这再多想也没用了。一会进去,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事,随机应变解决问题那才是关键。只不过,希望这发生的事不会干扰到她的计划才好。

    “春杏,香草姐姐可回来……,哎呀,我的好姐姐您总算是回来了,方小姐这都找了你些时候了,快快与我进去,这会方小姐怕是已经等得很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