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最强武侠系统 >章节目录298.愤怒,必报!(第二更,求订阅)
    感受到金明杰那愈发不善的目光,吕小白心中那股压抑已久的火气,愈演愈烈,终于是要彻底爆发出来。

    当下他便是冷笑一声,随即面露讥诮之色,无惧金明杰那锐利的目光,冷声言道。

    “金前辈好大的威风啊!

    以您的修为,要想对吕某出手,吕某的确没有抵抗的能力,只不过......“

    他话语微顿,目光中没有丝毫畏惧之意,就这么笔直迎上金明杰那锋利如剑的眼神,脸上的嘲讽之意,愈发浓烈。

    “只不过有些事情,吕某虽然修为低微,但也想和您说道说道。

    正如金妍所说,当初我于江津城街边恰巧遇见她逢困境。

    我们本是萍水相逢,在下大可不管,一走了之。

    但到最后,就算是吕某多管闲事,终究我是出手帮了她一把。

    尊夫人,不,金妍的娘亲当时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油尽灯枯,饱受折磨,生不如死。

    也是在下出手,为其暂缓痛苦,最后助其解脱。

    夫人于临终之际,托孤于我,我还是可以拒绝,一走了之。

    毕竟我和她们母女俩,毫无关联,没有因果,更不欠她们分毫,帮到这,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但我还是出手了!

    也算是在下自己遵从本心,出于良心,应下了这桩因果,将金妍带在身边。

    几日来,我待她如亲妹,所作所为,无半点逾规逾矩,她所要求,我皆尽应承。

    我平白无故,做了这么多事情。

    在此,小子敢问金前辈一句,我对令爱,是否有恩!”

    吕小白吐字如珠落玉盘,句句清晰可闻,将他与金妍之间的种种缘分皆尽道出。

    而这一番话语,似乎又勾起了金妍的回忆,她目泛泪光,闪烁不已。

    金明杰在听到他的话,一身逼人的气势些微消退,目光当中那股慑人的精光,也是略微消散。

    沉默一会儿,随即他低声言道。

    “你想说什么。”

    听到他这句话,几乎是瞬间点燃了吕小白全部的怒气。

    “我想说什么?!!!”

    一声怒斥,少年那一双眸子里,登时有几分猩红攀上。

    一张清秀的脸孔之上,露出了几分狰狞之感,语气之中,更有着无法掩饰的暴怒情绪。

    “我想说什么你不明白?!!!

    我请你弄清楚了!

    我对金妍有恩!

    我是帮了她们的恩人!

    从头到尾,甚至我都没有奢求她们给予我丝毫的回报,一直都是我在伸出援手,帮她们解围!

    在你这个当丈夫,当父亲的人不曾出现,任由她们颠沛流离,孤苦无依的时候,是我帮了她们一把。

    所以!

    你的夫人到最后,不至于曝尸荒野,可以安然下葬!

    所以!

    今天你才能看见你的女儿,完好无损,衣着尚佳的站在你面前!

    我对你的女儿和夫人有恩,如果你对她们还有感情,那么也就是说,我对你有恩!

    可你是什么意思?!

    想要杀了我?!!!

    不要否认,吕某别的不行,在感应方面却有几分才能。

    适才你的杀气,吕某感应的是清清楚楚!

    我就想问一句,金明杰,金大侠,金前辈!

    你他妈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

    这近乎发泄,歇斯底里的嘶吼怒斥,让一旁的金妍有些惊惧。

    大概是几天下来,第一次看见吕小白如此暴怒的样子,金妍都被他脸上那股狰狞之意给惊吓得有些说不出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而金明杰一身凌厉的气势,也在这一刻如同潮退般渐渐低落下去。

    只是在听见吕小白那一句粗口时,他眼眸之中有一丝厉芒闪过,不过立刻又消逝不见,剩下更多的,是一种沉默。

    寂静的官道之上,就三人之中,就只剩下吕小白那兀自愤怒难平的咆哮声音在空中回荡。

    “我就纳闷了,以你这些年对于金妍母女俩的所做作为,今日的你有何资格站在此地指手画脚,颐指气使。

    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我请你扪心自问,你可尽到一丝一毫的责任?

    金妍娘亲被你那位正妻所欺,在金家没有立足之地,乃至最后被赶出金家,孤儿寡母流落在外,受尽苦楚的时候,你在哪里?!

    金妍在外被人欺负,无人依仗,独自忍受的时候,你在哪里?!

    金妍娘亲因你那位正妻暗中下手,受尽折磨痛苦,悲惨而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甚至就在金妍娘亲死去后不久,几日前,你那位正妻还打算斩草除根。

    她带人来江津城六扇门,意图把金妍带走,说的好听是带回金家抚养,实际上她抱着各种目的,你心里没数?!

    如果不是我,现在她多半已经落在其手中,很有可能就是受尽折磨,痛不欲生。

    应该由你做的事,应该由你尽得责任,最后是我来替你完成。

    而到现在,你居然还能在这里一副理直气壮,甚至对我这个救下金妍的人动了杀机。

    我是真的想问一句。

    你他妈还要脸吗?!”

    吕小白这一番如同连珠炮般的话语,让金明杰的脸色愈发难看。

    到最后这一句,就像是引爆火药的那一根引线,使其忍耐已久的情绪瞬间爆发而出。

    “放肆!!!”

    那一身属于生死境顶尖高手的磅礴气势,几乎是化作实质,铺天盖地地朝着吕小白狂涌而去。

    一名生死境的顶尖高手,含怒一击的威能该有多可怕?

    哪怕只是气势压迫,这一刻,吕小白整个人如遭锤击。

    他猛然后退一步,脸上瞬间泛起了一阵不正常的潮红。

    紧接着,只听到'噗'的一声,少年一大口鲜血,已经是狂喷而出。

    “你怎么了!”

    金妍见状大惊,赶紧上前,扶住吕小白。

    初练武功的她,又怎么会明白这种涉及到武学高深境界的攻势。

    而且,就在她来到吕小白身边的刹那,金明杰那一身压迫的气势又立刻消弭,一扫而空,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

    所以,金妍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是凭着心思尚算灵敏,大概猜到这些和金明杰脱不开关系。

    她一边搀扶着吕小白,一边看向金明杰的眼神,更加冰冷。

    而吕小白的心中,则是有些惊于金明杰的武学修为。

    其他不论,但就这气势收放自如,随心所欲的能力,这家伙的武学修为的确非比寻常。

    真要对付他,自己不踏足玄妙境,甚至不到大成巅峰,都很难触及其底线。

    另一边。

    只见金明杰冷厉的眸子,扫过那脸色苍白,捂住胸口的少年,随即他冷冷地说道。

    “不自量力。

    若非看在你对妍儿多加照顾的份上,刚刚你出言不逊,我就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毫不客气地丢下这一句话后,他转移视线,看向那心神都系在吕小白身上,满脸惊徨担忧的金妍,一双眸子变得柔和,愧疚之意更加浓烈。

    凝实良久,他终究没有再对金妍说些什么。

    金明杰迈开步子,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只不过,在与马车擦身而过的刹那,他还是开口,留下了一句话。

    “好好对妍儿,若她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语过后,金明杰似乎缩地成寸一般,不过迈动几下步子,便已经离开了二十余丈的距离。

    而在这一刻,吕小白挣扎着起身,目光死死地看着那渐渐变小的背影,嘴角还有鲜血,但眼神极为坚定。

    “来年!

    来年吕某必将再赴江津城,以报阁下今日之赐!”

    这句话的声音不大,而且金明杰已经离开了相当远的距离。

    不过他却似乎是听到了这句话,原本直行的身形,在那一瞬间,有了些微的停顿。

    紧接着,他又复常态,极速远去,最终消失于吕小白的眼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