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铸世 >章节目录第247章 铸器
对于没有在盘古的基地中移种出一些改良后的卡库吉,虽然心中总是有几分遗憾。但认真回想起来,也充满了庆幸。那一天假设自己多了几分贪恋,转身下去了地下三层的话。可能自己和小艾就不存在了。那样纵使唐雪和南宫玉墨去了沉默的飞船。艾玛也不一定会出手相救。

那样到头来可能唐雪也会死,南宫玉墨也会死。南宫玉墨一死,滚滚也不知道能不能独活。想想这个后果还真是严重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每每深入想起这个牧戈都会惊出一身冷汗。

朱圆圆虽然开学了,但依然时常来缠着南宫玉墨,就如同之前一直缠着唐雪一样。身材也在牧戈的帮助下,终于苗条下来。算是彻底的减肥成功了。现在已然成了学校的校花,追求的男生一大把。只是朱圆圆看都不看一眼而已。

对于这个三天两头就找上门的小丫头,南宫玉墨虽然表面上没有像唐雪那般热情,但眼神却是温暖的。至少比看着牧戈时要温暖许多。

为博美人一笑,牧戈三天两头就带着南宫玉墨出去旅行。随便乔装一下,世界各地都有他们俩的身影。牧戈自然最喜欢的是去热带的海边。因为那里有阳光,有沙滩,有各种各样的海鲜,最最重要的是可以名正言顺的陪着南宫玉墨去游泳。

牧戈的那点小心思,南宫玉墨不用看都知道。不过南宫玉墨也不在乎,只要这个家伙不太过分就行。偶尔有一两次,发觉他的眼神太过火热,只要南宫玉墨冷冷的一个眼神递过去,牧戈就什么火都没了。

现在的滚滚已经在网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由于天天跟着牧戈胡吃海喝。本来又是个爱胖的体质,现在基本上被吃成了个球。肉嘟嘟的,越发可爱了。随便在网上发张照片都能圈粉无数。

这一日,又一次憧憬着阳光沙滩,还有穿着泳装的南宫玉墨的牧某人,一大早就起床做好了早餐。可是滚滚都滚下来了,却依然没见到南宫玉墨的身影。南宫玉墨一向都起得很早,今天这样的表现,显然有些反常了。

牧戈有些忐忑的跑上了三楼。没敢将神识渗透进去,不然被南宫玉墨察觉了,肯定会不高兴。抬手轻轻敲响了房门,静静地等待了几秒,却发现屋内没有丝毫的反应。

想想也许人家在厕所呢,没办法,等了一会儿之后又抬手敲了几下。可依然没有丝毫的回应。这下牧戈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就算南宫玉墨在厕所,也可以用神识和自己沟通一下。可现在毫无反应,必然出了什么问题。

顾不了那么多了,牧戈直接开门闯了进去。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南宫玉墨就这样歪歪的躺在床上,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昏迷,嘴角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迹。

这可把牧戈吓坏了。急忙跑去,一把将南宫玉墨揽入怀中。“玉墨,玉墨,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一边说一边将神识渗透入了南宫玉墨的身体。

牧戈的神识对于别人来说是立竿见影的,但对南宫玉墨来说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牧戈这下是真的急了,从戒指中取出几十瓶能量补给液就准备打开给南宫玉墨喝下。

就在此时,南宫玉墨的眼睫毛抖了抖,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便见到自己,被牧戈紧紧的抱在怀中。俏脸微微红了红。“好了,不用着急,我没事的。”

见南宫玉墨醒了,牧戈高兴坏了。“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到底怎么了?真的没事吗?为什么嘴角还有血迹?”

“练功出了点小小的问题。毕竟这里的环境和我们那里差别巨大。你不用担心的,我休息一下就好。”

牧戈怎么可能不担心?他始终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南宫玉墨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这丫头一定隐瞒了他些什么。

南宫玉墨见牧戈的脸色,就知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问题。可自己实在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心念一转,也学起了牧戈的注意力转移大法。“你……你先扶我起来,我有话要问你。”

牧戈急忙将南宫玉墨扶的又坐直了些。可双手依然紧紧的抱住人家,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南宫玉墨略有羞恼的横了眼牧戈。“还没抱够吗?你的手可以松开了。”

牧戈这才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又开始“不拘小节”了。急忙松手,干笑着挠了挠头。“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太紧张你了。”

“好了,我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之前问过你,你戒指的事情?”

“记得呀,你说我的戒指很特殊,但是特殊在哪里?你当时想不起来了。”

“我最近那些受影响的记忆已经基本恢复。你把你获得戒指的过程,仔仔细细的和我说一遍好吗?”

牧戈见南宫玉墨说得郑重也没敢嬉皮笑脸。认真的回忆了一下,便开始仔仔细细的将那晚的事情叙说了一遍。以牧戈那变态的记忆力,自然是事无巨细,每一个细节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听完牧戈的叙述,南宫玉墨低头沉思起来。“按你的说法,那天晚上那个改造人用匕首割破了你的手掌?”

“是的,他匕首上还喂了毒,就为这我差点丧命。”

“伤口在什么位置?”

牧戈立刻摊出左手,在曾经受伤的位置指了指。“就是这里,无名指下面一点点。”

“那你后来拿到袁青山的戒指,将它带在哪儿了?”

“就是这只手的无名指啊。当时我见那个戒指的大小好像戴无名指正合适,就直接套上去了。”

“然后戒指马上就可以使用了对吗?”

“是,我当时因为还在坐牢。是不允许带任何首饰的。所以我就下意识的心想,要是这个戒指可以隐身多好。”

“然后戒指就消失不见了,对吗?”

“是啊,就好像他能听懂我的话一样。也是从那次以后,我想让它出现它就可以出现,我想让它隐身它就会消失不见。”

南宫玉墨听完牧戈的叙述后,将神识沉入了牧戈的体内。良久才撤了回去。皱眉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神情复杂的望着牧戈。

牧戈有些不明所以。“玉墨,有什么发现没有?这件事很重要吗?”

南宫玉墨轻声的叹了口气。“这难道也是天意?”

“玉墨,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有什么心事就都告诉我好吗?不论有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和你一起分担。”

“哎,事到如今,有些情况你也必须要知道了。”牧戈听南宫玉墨这么一说,不自觉的将身子都坐直了几分,静候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也知道,原来的我是从修真世界穿越过来的。在我们那里,修炼者使用的兵器等等统称为法宝。法宝可以分为许多等级。最下等的为法器,这是不需要认主的,谁拿来都可以使用。在上一等是灵器。低端的灵器,你只要打上自己的神识烙印就可以。而极少数比较高端的灵器,需要和你建立血脉联系。也就是说你必须滴血,让它认主才行。”

“灵器之上听说还有仙器神器圣器。这些我们就暂且不谈了。”牧戈听得心驰神往。袁青山的那把匕首就是低端的灵器。怎么抹去之前的神识烙印和加上自己的,还是后来滚滚教他的。一把低端的灵器就已经如此厉害。那那些什么仙器、神器、圣器的得厉害成什么样子?只怕拿来随便一下就能将地球劈成两半也说不定。

南宫玉墨见牧戈那痴傻的样子轻咳了一声。“别在那心驰神往了,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儿吧。”牧戈听南宫玉墨这么一说,才急忙收回了心思。“你接着说吧,我听着呢。”

“除了这些等级划分以外。其实还有另外极特殊的一类。由于极其的稀少,所以即使在修真界,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一类被称之为铸器。”

“铸器?”

“是的。铸的意思就是铸造。而这个铸造的人就是佩戴铸器者自己。铸器的可塑性极强。它和它的拥有者血脉相连,还可以伴随着他主人的修炼晋级而实现自我晋级。”

“什么?!那按你的说法我的这枚戒指就是铸器?!”

南宫玉墨点了点头。“按照我的判断,你的这枚戒指就是铸器无疑。”

“可按你的说法。司徒浩只是一介散修。怎么可能拥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你错了。铸器并不一定珍贵。就如同你这枚戒指本身,很可能只是一枚极其普通的空间戒指而已。你第一次佩戴它时,它内部的空间应该不是很大。”

“是的,也就是一个房间的大小。”

“这就是了。它不过是一个档次最差的空间戒指而已。”

南宫玉墨的话,彻底把牧戈说晕了。如此珍贵的东西却又是档次最低的,这话也太自相矛盾了吧。这个世上什么东西不都是物以稀为贵吗?怎么落到铸器身上反而不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