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228章 无双之路
    偌大战场之中一时失声。

    唯有那‘沙沙’血液喷洒之声与狂风之声不息。

    粘稠血液自杨林无头脖颈上喷薄而起,继而被罡风吹散在兀自燥热的长空之中。

    如雨洒落。

    一个人,面对上万赤蛟军,三大神脉高手的厮杀,竟然还能绝地反杀,击杀一人,震退两人!

    这样的战绩何其之辉煌?

    不止是远处的诸多武林人士,便是一众训练有素的赤蛟军精锐,此时也都感觉到骇然,震惊,难以置信。

    砰!

    似是良久,实则刹那,杨林的头颅砸落在地,好似铅球一般镶嵌在废墟般的大地之上。

    充血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安奇生,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

    神脉的精神强大至极,被斩断头颅,重创精神,此时也尚有一道念头不曾消失。

    他不甘心,无比的不甘心。

    他那一刀,分明也斩破了安奇生的护体罡气,斩到了他的脖颈!

    呼

    安奇生持枪而立,手掌轻轻拂过脖颈,在他指间,一道如同被人抽打后留下的白痕,缓缓消失。

    杨林最后一记七杀刀斩破了他的罡气,然而以他的体魄横练,力道大减的一刀,自然不足以斩破他的体魄。

    砰!

    随着安奇生垂下手臂,杨林的头颅也彻底爆开,红白之物飞溅开来。

    神脉难杀,头颅不爆,如何能够安心。

    至此,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大丰王朝位高权重的神脉高手,便死的彻彻底底了。

    呼呼~~

    气流微微吹拂间,安奇生抬眉看向远处的姬重华。

    比起被他道道枪芒抽打的宛如皮球般冲天数百丈的曹天罡,姬重华却反而没有受到任何伤势,所有的狼狈,皆是外相。

    那一身赤甲之坚韧,让他都有些意外。

    姬重华赤甲长刀而立,一头乱发迎风飞舞,他一身狼狈,气息却不落反升,死死的盯着安奇生,一字一顿:

    “本太师小看你了,这天下所有人,都小看你了.......”

    这一次交锋,在韩尝宫不想插手的情况之下,自然是他自己一手策划。

    他自问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莫说是这安奇生,便是地榜前几的那几位大宗师,在步入军阵之中被压制了与天地交感之力的情况之下,也未必能够全身退走。

    这老道士竟然还能在最后反杀杨林,这样的强横,让他心中都生出梦幻之感。

    若不是明知他尚未铸成神脉,几乎都以为他是如庞万阳那般已经修成太阴无极,问鼎天人门槛了。

    这老道士,强的超乎他的预料,以至于,他的算计全盘落空。

    甚至到了如今这般进退维谷的地步。

    猛然之间,他想起了韩尝宫。

    那神神道道的老东西,莫不是早就料到这一幕,才不肯出面不成?

    轰!

    气流翻滚,烟尘四起,一脸铁青的曹天罡从天而降,落在远地。

    比起只是有些狼狈的姬重华,曹天罡就凄惨了太多,衣衫褴褛的宛如乞丐,白皙的皮肤之上一道道枪痕横七竖八,血液滴答而流着。

    曹天罡抹了一把僵硬的脸,胸膛连连起伏着:

    “好,好,好啊!好一个王全道人!好一个血魔安奇生!”

    自己从天而降,又被人打狗一般被打上数百丈高空,如此惨痛的教训,如何不让他刻骨铭心。

    同时,心中也升起一丝惊惧。

    这老道士似乎比杀死红日法王之时要强上极多了。

    梁州群山之中他杀红日法王那一战,他与刘延长虽然退去,一则是因受伤,二则也是怕与他交手之后被其他武林人士暗算。

    但此时,他是真正的生出了退意。

    安奇生眸光幽深,淡淡的看着两人。

    神脉一成,护体罡气近乎水火不侵,更有飞天遁地之能,极为难杀。

    他能在三人围杀之下斩杀杨林,还是因为他们以为这是必杀之地,被自己窥破之后,主动入内,于最后刹那以八卦炉吞了三人全力一击,之后反而一下反弹回去,

    并爆发所有杀招,这才杀了杨林,击退两人。

    此时虽然包围已不攻自破,然而面对有了戒备的曹天罡与姬重华,想杀反而更难了。

    反过来,也是一样。

    无他,想退走太容易了。

    正如原本的轨迹之中,红日法王傲笑大丰,屠城数座,朝廷高手尽出,即便是在一休老和尚隔空震杀寒蛟之后,红日法王也不过是重伤逃走。

    神脉,太难杀了。

    安奇生心有此感,曹天罡与姬重华两人又如何不知晓此次已然功败垂成,想要杀之,是不可能的了。

    曹天罡深吸一口气,冷笑道:

    “此去丰都尚有两千里,本公公倒要看看,你是不是上得了丰都城头!”

    却是已心生退意。

    姬重华漠然无语,似乎已经默认了曹天罡的话。

    他眸光微转,看了一眼远处一员小将。

    随着号角响彻云空,赤蛟军沉默的后撤。

    “丰都,我自然是要去的。”

    这时,安奇生缓缓抬眉,平静的有些冷酷眸光落在曹天罡两人身上,缓缓开口。

    姬重华眸光猛然一跳。

    便听一声宛如流星坠地一般的轰鸣之声响起。

    烟尘四起,土石飞溅之中。

    安奇生踏步间,无双体魄撞碎了身前数丈的气流,以极度霸道的姿态俯冲而去。

    声音漠然中尽是寒流呼啸:

    “只是你们,却未必都能回得去了!!”

    神脉自然难杀。

    然而,不是不能杀!

    安奇生虽然自认是个儒雅随和的人,却也不可能就此作罢,眼睁睁看着这两人从容退去,再度准备前来袭杀!

    反倒不如,一并杀了干净!

    杀不杀得了,总要试试看!

    嗡~

    虚空荡开重重涟漪。

    安奇生踏空而来,衣衫翻飞之间,赤金长枪挥舞如龙,于长空之中拉扯出一道经久不息的白浪。

    音波呼啸间,已经向着曹天罡悍然杀来!

    曹天罡震怒,一声长啸,真气透体而出,雄浑掌力如滔滔大浪般拍向安奇生。

    而他的身子却于半空之中一转,破空而逃:

    “老杂毛!你有种!”

    而不远处,赤红色光芒一闪而过,姬重华却比他还要快上几分。

    两人几乎同时遁走,甚至看也未看杨林的无头尸身。

    轰!

    长枪一震,刺破雄浑掌力。

    安奇生踏空如踏浪,径直追向那发出一掌之后破空遁逃的曹天罡,发出一声长笑:

    “自然是,比你这没种的老东西好的多!”

    “老杂毛!”

    长空之中,传来曹天罡惊怒之咆哮。

    前后不过片刻,三人已经彻底消失在这无垠雪原之上。

    只有沉默寡言的赤蛟军,在收拾战场之后缓缓退去。

    只留下一片猩红好似地狱一般的废墟,在向世人诉说这这一战的惨烈。

    更远处,一众武林人士震撼难言,这一战,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武林绝顶。

    心中惊惧骇然皆有,更生出无限憧憬来。

    若我能晋升如此境界........

    “如此人物,如此之战......”

    范子民心中向往,久久不能自已。

    许久之后,他才好似猛然想起什么一般,自怀里掏出纸笔,就俯身在一块大石头上,开始奋笔疾书:

    【大丰一九七年冬,天大寒,吐气成冰。

    大丰太师姬重华,东厂督主曹天罡,锦衣卫指挥使杨林三大神脉高手率万余赤蛟军,迎战王全道人安奇生于,千里冰封的中州平原之上。

    此战起,风云变色,地动山摇似地龙翻身,惨烈难言。

    终末,王全道人安奇生长枪扫平赤蛟军,于万军之中击杀锦衣卫指挥使杨林,余威迫退姬重华曹天罡两大神脉高手,名震天下.......

    记录者:说书人范】

    .......

    大龙江横跨诸州,蔓延不知几万里。

    漫天大雪飘飘洒洒,酷烈严寒之下,大龙江也迎来了一年一次的结冰期。

    轰!

    气流炸裂之间,姬重华落足冰面之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神脉真气可与天地交互,除却在诸如赤蛟军阵之中这般环境之下,真气便是无穷无尽的。

    御空飞行,甚至可以一日横跨千余里。

    但是,真气无穷,心力有限。

    在一场恶战之后,又御空而行千多里,此时也感觉有些疲惫了,只能落地稍缓一二了。

    但即便是落地,他的速度也很快,呼啸便是数百丈,罡气与气流剧烈摩擦之下,发出阵阵霹雳般的炸响。

    四周偶尔有人路过,也只能听到阵阵雷霆一般的炸响。

    而看不到人影。

    这个速度对于神脉而言,却已不是负担,正如普通人正常走动。

    “那安奇生,如何会强横到这般不可思议?”

    奔行之间,姬重华的心中兀自有些惊疑。

    据他所知,那安奇生尚未晋升神脉,纵使他修了什么横练,又如何会强横到这般地步?

    只怕便是传说之中的历代天人兵主,只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难道那老道士,竟也得了天人神兵认主不成?

    这个念头,早已在他心中盘旋许久了。

    正因如此,他才心生退意,否则,即便杨林死了,他与曹天罡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

    只是联想到自己曾见过的天人神兵的威力.......

    突然,他心头一震。

    抬头望去,只见一道人立身大龙江上,风雪吹来,衣衫尽起,飘飘然宛如谪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