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未分类 > 最强近战法师 > 第五十二章 战士公会与风暴男爵
    新加兰德皇家城堡。

      年仅15岁的萨拉达三世国王头戴金色王冠,身披金丝长袍,手握白金权杖,端端正正但却局促不安地坐在城堡的最高王座上。

      他的身下,是一名名王国的贵族和大臣,其中站在国王最身旁的是身材矮小的新加兰德州州长阿兹兰,其次是留着白色八字胡,右眼处有一道刀疤的战士公会总会长贝克兰格,以及一脸阴沉浑身消瘦,皮肤毫无血色的安德莱加亚·斯多姆男爵。

      大臣们因为天气的燥热,大多数都昏昏欲睡,疲乏不堪,丝毫没有上朝的欲望,排成的队形也是零零散散的,看起来一拉就垮。而唯一精神饱满的男爵又阴沉到令人可怕。

      萨拉达非常不喜欢他,可自己家族的许多人都接二连三的离奇死亡,导致国王的号召力越来越差。也许年轻的萨拉达三世很想依靠自己少年时期习来的知识统领全国,但绝大多数大臣宁愿相信狡猾的安德莱加亚男爵,也不愿意听从自己这个少年的领导。

      过了好久,萨拉达觉得没有办法继续拖延下去了,于是便轻轻对着自己身旁的阿兹兰州长说道:“也许……可以了。”

      阿兹兰点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吼道:“经陛下恩准,今日早朝正式开始!首先由大臣汇报上周情况……”

      阿兹兰的话音未落,众贵族当中就挤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在巨大的城堡大厅当中,单膝下跪,右手扶着地面,声如洪雷:

      “陛下,我儿曾经率领一支由120名精锐骑士所组成的部队,支援在伊诺里沙漠鏖战的伊尔马瑞军队。可就在昨天晚上,伊尔玛瑞方面送来消息,说那支军队全军覆没,我儿也杳无音信……”

      “伊尔玛瑞人是怎么说的?”

      萨拉达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安德莱加亚,咳嗽了几声轻声说道。

      “回禀陛下,伊尔玛瑞方面只是含糊其辞地描述了一下战况的惨烈,根本没有说出任何具体的信息,接着就要求我们再派援军。他们也没有告诉我们伊尔玛瑞是否还派出了远征军,更没有说明我儿的现状……”

      男人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米哈伊尔一直是个好孩子……陛下,这次行军活动也是他自己提出参加的,没想到……”

      “哎……他们要多少军队?”萨拉达轻轻叹了口气。

      “他们说至少要500名以上的瓦西利亚骑士,否则根本无法解决眼下的困难。”

      “哼……当年伊诺里一战,伊尔玛瑞也只不过是派出了500个人。还想让我们再派出500个人,加上前面的骑士,早就超过他们曾经对我们的援助数了……”一名站在下面的贵族冷哼一声,说道。

      接着,就有许多大臣附和了起来,也有一些人持不同的看法,眼下的那群贵族就开始在国王的面前公然打嘴仗,越吵越凶。

      “咳咳,安静……”萨拉达三世不抱希望地提醒了一句。

      只有少数几个大臣听了进去,其他的仍然在不停地哄闹。萨拉达有些急了,敲了敲自己的权杖,可城堡大厅内仍然是一片混乱。

      “我……”

      “咚……咚……咚……”

      三声轻微的手杖声在城堡内响起。安德莱加亚男爵只是轻轻动了动胳膊,整个大厅都立刻鸦雀无声。他满意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对着国王微微鞠了躬,表达一些可有可无的尊敬,接着以极其冷酷的声音开口道:

      “陛下,我认为在没有摸清楚伊尔玛瑞的想法以及伊诺里沙漠地区的危险之前,贸然派兵支援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即便对方曾经是我们的盟友。而且,对方现在需要的并不是一大批送死的骑士,而是我们的表态,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派出陛下您封臣的一些兵力。”

      “哦?”萨拉达打了个寒颤。“斯多姆男爵,那您的想法是?”

      “瓦西利亚骑士属于王国的阵营,是我们的固有财产,可是战士公会的战士不是……”

      “哦哦哦,我懂了!”还没有等安德莱加亚男爵的话说完,贝克兰格就先人一步,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眼神,接着以洪亮而高傲的声音回应安德莱加亚的冷漠。“你又是想拿我们公会开刀,不是吗?前几年的战争,你想让我们设立在默西亚各个城邦的战士公会分部进行叛变,从而达到制造混乱的目的,现在沙漠那里出事了,你又想用我们的人,是吗?我告诉你,老鬼,根本没有可能……”

      “不不不,贝克兰格先生,你弄错我的意思了。”安德莱加亚阴沉的目光又多了一次寒冷,但语气依然平静得可怕“沙漠里的那些伊尔玛瑞人根本无关紧要,我们真正需要做的只是表达自己的态度。尼瓦日安那里也不是有你们的支部吗?你们可以从那边抽调人手,冠上陛下的旨意,然后加入他们的军队。这样一旦失误也是他们的原因,我们不必要承担任何责任。”

      “得了吧,老鬼,我们公会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贝克兰格的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

      “那么就只能请陛下进行选择了……”安德莱加亚眼神当中带着笑意,又向国王做了一个极简单的礼,接着以冷酷的目光回应着贝克兰格的愤怒。

      场面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接下来的流程安排也极为枯燥。国王没有做任何选择,只是说再思考思考,这样的上朝也就如此不欢而散。

      ……

      新加兰德战士公会总部。

      贝克兰格怒气冲冲地将自己的佩剑往墙角一扔,然后坐在椅子上,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勉强阻止自己不把这个房间一拳捶碎。事务官若无其事地走了进来。贝克兰德看到他的脸,顿时有些泄气。

      “哎……本来萨拉达那里我根本都没有去过几次,可每次去都被安德莱加亚那个老鬼添了一肚子火。要么就是把坏事累活推给我们,要么就是有意无意说我们的坏话。去……他们家族骑在国王的脸上,还想骑在我们公会的脸上?没门!要不是总部设在这里,否则我真不想看到他那张老脸,就好像被蝙蝠吸的浑身没血一样惨白……”

      “是,会长大人。”面无表情的事务官冷冷地回了一句。

      贝克兰德轻轻叹口气。

      “我听说安德莱加亚家里的一个风暴神骑士逃走了,背叛了斯多姆家族。这可是个天大的笑话,今天见到他的时候竟然忘记拿这事找他开刀了,下次一定得记着。”

      “是的,会长,逃脱的那名正是我们的熟人格莉森达。”

      “哈哈,我就知道。安德莱加亚那老鬼要是知道这小女孩还是我们的人,恐怕气得连鼻子都要歪了,哈哈!谢谢你提醒我,我都快等不及看到他得知这个消息的脸色了……”

      贝克兰格瞧了事务官一眼。

      “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有,会长大人,目前现在正驻军在金斯布里奇附近的达马克中士发来消息,说那里的兽人战况不容乐观,他们的营地曾经遭受了一次偷袭,并且他们还寄来了一张兽人作战计划。”

      “啥?”贝克兰格瞪了瞪眼,用手摸了摸自己白色的八字胡。“什么时候兽人也有作战计划了?”

      “会长,您自己查阅一下吧。”

      事务官从抱在胸前的文件当中抽出一张泛黄的纸递给贝克兰格。贝克兰格接过去之后,皱着眉头看了一遍,眼神中的震惊之色愈来愈浓。

      “完了,现在连兽人都有这么高的智商了。”贝克兰格轻轻捶了捶桌子。“达马克需要什么?”

      “300名普通战士和至少一位金牌战士。”

      “什么?金牌战士?为什么需要高端战力来助阵……难道兽人,兽人也有强者吗?”贝克兰格用右手捏着下巴,手肘抵在木质桌子上,眼神落在头顶上的魔法挂灯中。

      “这样……我记得达马克这个人好像是弗里敦人,也是我们公会的金牌战士,是吗?”

      “目前在金牌战士当中排名第十一,公会狂战士排名第五。”

      “那这样一来,这个人还是有点实力的,他所谓的要一个金牌战士,恐怕有他的理由。但是我总觉得……”他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咱们就光按照他的要求来,是不是有些掉面子?咱们至少也得超额完成,给安德莱加亚这老鬼一点实力看看。要不然咱们一味忍让,让外界把我们看作缩头乌龟可不好。”

      “会长,您的意思是……”

      贝克兰格微微一笑。

      “咱们要派,就要派我们的最强战力……”

      事务官愣了一下。

      “这样的话,要是哪天安德莱加亚又突发奇想,想让我们派出去一个单体能力极强的人,咱们就有了好推脱的借口,你说是不是?”贝克兰德补充道。

      “所以……”

      “现在在瓦西利亚境内活动,并且能够轻松联系到的王牌战士,有哪些?”

      事务官停顿了一会儿,又从文件当中翻找了一下,接着开口说:

      “格莉森达小姐离开了风暴堡垒,联系她很困难,除此之外,我们就只有她了……”

      事务官指了指印在文件上的一个名字,贝克兰格点了点头。

      “虽然不是格莉森达,没办法更好地打那个老鬼的脸,但是这位也不赖……待会儿你出去的时候,记得用魔法水晶球和她联系一下,让她立刻火速赶往金斯布里奇……”

      “是。”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还有一件事,会长,就是那个屠龙者……他从弗里格尔德回到这里了……”

      贝克兰格表情凝固。

      “怎么?想找我吗?”

      事务官摇摇头。

      “他杀掉那头龙所获得的贡献点,以及所拥有的实力证明,已经足够他成为我们公会第十位王牌战士。”

      “我知道我知道,就跟他十年前那么说的一样。”贝克兰格眯了眯眼。“十年前他来恳求我成为公会的成员,我拒绝了他,他说他会在十年之内成为战士公会历史上最年轻的王牌战士,所以他现在目标达成了……哎,他想怎样?”

      “不想怎样,他说他只想证明是我们看错了人。”

      “是,是……”贝克兰格闭了闭眼。

      “但是公会还有规矩,一个战士想要升阶,必须还要完成公会亲自下发来的任务……”

      “啧,把他支走吧,随便给他一个任务。比如说金斯布里奇的兽人那啥的……咱们都派出了一个白天鹅,再派出一个屠龙者也无妨。倒霉的反正是那群兽人,又不是我们。要是哪天他突然心血来潮,跑到总部这里来取我的命,那可就棘手了。把他支走吧,最好永远也不要来到这里……”

      “是,会长……”

      ……

      新加兰德农庄,蓝雾河的一条狭小支流旁。被河水包裹的,是一个面积不大的池塘。这里非常隐蔽,绿树环绕,鸟语花香。从这里向不远处的平原望去,还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直通于此。

      这儿虽然非常邻近大城市,但是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因为不远处就是一片虽然富有生机,但是并未被多人踏足的山丘,而野外常常都是危险的——没有普通人愿意置自己于危险当中。

      一座古朴而简单的小木屋依水而建。在小池塘的水面上,还生活着几只羽毛雪白,样貌可人的天鹅。它们在水上嬉戏玩水,悠哉悠哉的生活着实让人羡慕。

      闪耀着波光的池塘边,一张雪白的羽毛毯铺在地上。一位身着白色镌羽披风和白纱长裙,肤若凝脂貌如天人的女性微微斜过长腿,坐在这里,一边仔细观察着手上的羽毛,一边面含笑意看着湖中的几只天鹅。她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头上还带着一圈栀子花环,眼眸含情,气质如漂浮在这水上的天鹅一般高贵。

      她正发着呆,身旁的一颗白色水晶球忽然焕发出了一丝光芒,几行文字显现在其中。她轻轻扭过修长的脖子,楚楚动人的眼睛眨了眨,微笑着用手轻轻一挥,将水晶球中的字迹抹去。

      “妾身有事可做了……”

      极温柔,极魅惑的声音从两片桃红的嘴唇中流出。那根白色的羽毛,她仍然攥在手里。

      ……

      新加兰德的一家不知名的小旅店当中,一个头发火红,年龄大约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缓缓打开了一个发绣的铁盒。在桌子的一旁,还有一张印着战士公会官方印章的任务书。

      那个生锈的铁盒子当中,装着一个已经逐渐泛黄的魔法照片。魔法照片当中有两个人,一个是发色鲜红的小男孩,表情较为拘谨,另一个则是看起来更加活泼的棕色短发小女孩。

      他用右手拿起盒子里的第二件物品:一条扣着蛇牙的项链,沉默了半晌,咬了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