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师尊很逆天 > 第68章 68:求饶
    安常乐被吓得浑身乱哆嗦,跪在地上捣蒜似地叩头求饶。

    “许心悦师姐!求求你,救救我!”

    此刻,已经肿成猪头模样的安常乐在向许心悦求助。

    他还有大好青春,他还有睡不完的小仙女,他真的还不想死。

    “许心悦姐姐!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许心悦姐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真的是太坏了,我该打,我该打!”

    “许心悦姐姐,真的是对不起,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次吧,我保证从今往后都不会再纠缠着你。”

    “许心悦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安常乐一边跪在地上跟许心悦求饶,一边在狠狠的抽打着自己的那张早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猪脸。

    他对自己下手也真是有够狠的,这才几巴掌下去,他的双手之中便已经见血了,这是对自己下死手啊!

    “许心悦姐姐,你在剑舞山庄,一直都是我照顾你的,都怪我太爱你了,我不该想要占有你,像我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喜欢你,更不配跟你在一起!”

    安常乐一边在抽打着自己,一边在嚎啕大哭,似乎真的是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从而知错就改。

    许心悦看着安常乐一边龇牙咧嘴的忍着痛楚,一边狠狠的抽打着他自己的那张熊猫脸。

    那满脸的委屈,却有口难言,孤苦伶仃的跪在她的面前,让她感觉安常乐甚是有些可怜。

    其实在剑舞山庄的那段日子,安常乐对许心悦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姐姐一样,虽然安常乐经常会过来粘着许心悦,就好像是弟弟跟姐姐之间的关系,但许心悦也没有让安常乐占到什么便宜。

    其实,女人就是心软。

    一时间,她含恨地闭着目,不肯再看安常乐一眼了,浑身哆嗦着。

    “许心悦姐姐,其实我一直都是那你当成我的亲姐姐对待,都是我父亲那个禽兽不让你离开剑舞山庄,全部是他的主意,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安常乐为了活命,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看来这一次的玄古帝墓历练让他改变了许多。

    “呜呜呜,许心悦姐姐,对不起,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

    哭是软弱的表示,哭是求饶的象征,但哭有时候却能保命。

    安常乐在不停的哭泣求饶,然后是声嘶力竭的凄厉哭叫,最后脸部渐渐麻木,感觉不出疼痛,只到一记记耳光,白花花地砸下。

    他张着嘴,唇鼻中吐出温热的液体,哑着嗓子嗬嗬叫着。

    这时,她也想起了在剑舞山庄的那段生活,其实安常乐也没有对她怎么样,确实就像是她的弟弟一样。

    只是自从进入到这玄古帝墓之后,经历过生与死的安常乐,性格方面确实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唉,于是她睁开双眼,最终还是心软了。

    “师尊,你能不能放他离开。”

    可恶,许心悦居然在替安常乐跟自己的师尊求饶。

    不过,许心悦就是这个样子的,她见不得别人哭泣,更见不得别人求饶。

    一时间,她脑袋一片空白,居然忘记了之前安常乐对她所做的一切。

    傻女人,你真的是太心善了,同样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

    “???”

    叶宇一脑门子问号,不太理解许心悦说出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疑惑继续说道:“嗯?许心悦,你在说些什么?放他离开?你确定?!”

    “嗯,是的师尊,请您放他离开。”

    这时,许心悦柳眉微皱,再次在叶宇的面前单膝下跪,躬身抱拳。

    只不过这一次的单膝下跪,躬身抱拳,居然是在替安常乐求情!

    “许心悦姐姐!谢谢!谢谢您!您的大恩大德,我安常乐永生永世难忘!”

    安常乐再次求爷爷告奶奶的对许心悦不停的磕头求饶,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已经乐开花了,他知道有许心悦替他求饶,他肯定能活着离开。

    其实,现在他也已经想明白了,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女人,不缺许心悦这一个,不值得为了许心悦丢掉自己的性命,不值当的!

    要是自己死了,那可就真的死了,越是天才妖孽,那可就越惜命。

    真死了,可就什么女人都没有喽!

    更别提抱着小仙女,做美梦睡觉……

    “唉,啧啧,哎呀,那好吧。”

    叶宇在犹豫,要是按照他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让安常乐活着离开。

    但是许心悦可是他的徒弟,而且还是目前相遇的唯一的女徒弟,也不能让自己的徒弟没有面子。

    算了,这次就让自己的徒弟有面子吧。

    至于自己的面子,丢一次也无妨。

    “嗯,谢谢师尊!师尊,你真好。”

    许心悦笑嘻嘻的看向自己的师尊,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尊居然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一时间,许心悦感动的想要哭泣,泪水再次在眼眶之中打转。

    “这有什么好谢的,跟为师别客气,说什么谢谢,咱们可都是一家人,别跟为师见外。”

    叶宇淡然一笑的掰了掰自己的手指,他是真不情愿放安常乐离开。

    但没有办法,为了能让自己的徒弟开心,于是他就只好委屈自己的小心心,违背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不情愿的放安常乐离开……

    “嗯,师尊,你真好!”

    顷刻之间,只见许心悦直接踮起脚尖,对着叶宇的左脸颊亲了下去。

    一时间,叶宇有些没反应过来许心悦的突然之举,但他还是及时伸出右手挡在了自己的左脸颊之上,于是许心悦的香吻便亲在了叶宇的右手掌心处。

    “对不起师尊!是徒儿冒犯了!都怪徒儿,一时没忍住就亲了下去。”

    许心悦有些委屈的低着脑袋,不知所措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生怕自己的师尊会责怪自己。

    “嗯,没事。”

    反应过来的叶宇,旋即淡然一笑的对着许心悦挥了挥手。

    “嘻嘻,师尊实在是太帅啦,让徒儿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呢。”

    许心悦捂嘴轻笑,旋即笑声转冷,笑声逐渐变得更严肃了一些,道:“师尊,我能跟你说个请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