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68章
    当然林初萤这也只是随便一想,毕竟她知道陆燕临的性格,不可能这样。

    林初萤摸了摸下巴,猜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然二叔你怎么突然过来。”

    这也太突兀了。

    陈特助在后面充当背景板,沈明雀离得比较远,偶尔就当自己没听见,低头玩手机。

    她在群里问陆尧:【陆总来帝都了。】

    陆尧:【???】

    陆尧:【不是几个小时前还在盛城吗?】

    这才距离他问陆燕临事情多久啊,就过去了,难道当时他们说的离开就是去帝都了?

    沈明雀:【反正陆总就是来了,陆少你要学学,这样就不会单身至今了。】

    陆尧:【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面对林初萤的问题,陆燕临并不想和她说有人偷拍酒店的事情,他不想她经历这样的事情,以后就算处理了也容易担心这担心那,留下阴影。

    “没什么。”他敛眉。

    “我不信。”林初萤直接说。

    她表情镇定下来,冷静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清灵开口:“二叔,我可不是八岁小孩子。”

    她给他整理了一下领口,松了松领带。

    “二叔,我希望你知道。”林初萤抬头看着他,认认真真地说:“我是个成熟的人。”

    而不是需要被保护在羽翼下的。

    陆燕临冷静说:“事情还没查清楚。”

    林初萤说:“那我更要知道了。”

    这不明摆着和她有关的,作为当事人,被蒙在鼓里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先去柏际。”陆燕临说。

    “好吧。”

    林初萤也不想在这吹冷风。

    有她的坚持,陆燕临也没让陈特助一个人上去,几个人一起上去的,房间里桌子上摆了不少化妆品。

    他倒是习惯了。

    灯一打开,陆燕临就直接看向窗户。

    趁着林初萤收拾的时候,他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不大的缝隙,直勾勾地看向对面。

    此时已经接近半夜,很多房间都关灯的。

    夜色下,亮着灯的房间就非常吸引人,一个红点格外显眼,也许是发现镜头里的人不对,猛地黑下来。

    陆燕临脸色一沉,将窗帘合上。

    他走到门边:“十四层。”

    陈特助点点头:“先生,我已经让人过去了,酒店门口和楼上都去人,肯定能抓到的。”

    双管齐下,就不信能跑掉。

    林初萤正好探头出来:“好了。”

    柏际距离这边有点距离,所以也是她和沈明雀没有住那的原因,懒得过去,毕竟这个酒店也是数一数二的。

    陆燕临转身,提醒说:“沈小姐还没有收拾好。”

    “雀雀是我朋友。”林初萤略有些嗔怪地看着他:“叫沈小姐听起来好见怪。”

    虽然这么说,她心里还是怪甜蜜的。

    大概就是那种老公对其他女人都不上心,只在乎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偶像剧里这样的镜头,那么多女生喜欢了。

    陆燕临嗯了声,没答什么。

    沈明雀的东西有点多,林初萤干脆去隔壁看看,等他离开,陈特助就将行李箱推出来,然后关上灯在房间里检查。

    重点是卫生间。

    几分钟后,陈特助才走出来,微不可见地摇头:“没有发现在里面摄像头。”

    陆燕临颌首,眉峰拧住。

    他的目光盯在窗口处,隔着厚重的帘子,仿佛能看到是什么样的景象,那两张是怎么样拍下来的。

    凝固的视线冷而利落。

    ——

    到柏际后,林初萤和陆燕临自然而然住他们的房间。

    沈明雀一个人孤零零地住了套总统套房,等她看到林初萤和陆燕临一起继续上去后,才小声地问:“陈特助,总统套房不是最好的吗?”

    陈特助笑着说:“当然不是。”

    “……”

    看来是小说误她了。

    陈特助轻声说:“酒店顶楼是预留的,先生出差或者视察会在顶楼休息,私人空间。总统套房是面向客人的。”

    沈明雀点点头:“我知道了。”

    她一面想起以前和程铭城出去,那时候住的好像是总统套房,看来程铭城不行。

    还是陆总比较厉害,这就是有酒店产业的好处了。

    林初萤一到顶楼就抓住陆燕临的领带,逼问:“今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先松开。”

    陆燕临低沉出声。

    林初萤松开手,给他轻轻拍拍。

    “关于你之前收到的相册。”陆燕临抬眸望向她,表情有些严肃:“里面有照片是偷拍的。”

    “真是偷拍的?”林初萤皱眉。

    “是怀疑。”陆燕临没有肯定,沉稳开口:“照片没有找到公开的来源。”

    “我发到微博上之后,有些粉丝也说照片角度像狗仔拍的。”林初萤回想了一下。

    “今晚打电话怎么关机?”陆燕临忽然问。

    说到这个,林初萤突然想起陌生电话的事情。

    她把手机递过去:“你看,今天有人一直打骚扰电话,还用不同的号码,我就给直接关机了。”

    陆燕临接过来,手指冰凉。

    就刚刚到现在短短的二十来分钟,又多了十多个电话,最后一个电话停在十分钟前。

    林初萤开机后调了静音,没去关注。

    “有人跟踪你。”陆燕临将手机放下。

    “跟踪?”林初萤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这个打电话的是不是就是跟踪我的人?”

    她头皮发麻。

    其实她今天有觉得不对劲,也许是第六感,但很微弱,就没有达到提示的作用。

    反而是电话一直让她不对劲。

    暖色的灯光落在她脸上,还带着怒气,再配合今天的妆容,十分像职场上生气的女强人。

    正说着,陆燕临的手机响了。

    “先生,抓到那个人了。”陈特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他正准备逃跑,我们还在房间里发现了相机,里面还有一些没有发出去的照片。”

    不仅仅是相机,这个人可以说是全套都备上了。

    陈特助低眉询问:“而且最神奇的是,他居然在我们去他房间的时候还报警倒打一耙,我们现在正在警局。”

    他简直都大开眼界。

    第一次遇到这种自己偷拍跟踪被发现,然后还报警倒打一耙说他们想抢劫的——

    也不看看他全身那点行头值不值他们身上的一套衣服。

    “我会过去。”

    陆燕临说话的语气也跟着冷下来。

    他挂断电话,林初萤就眼巴巴地凑上去:“什么电话,是不是查到是哪个人跟踪我了?”

    陆燕临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有点柔软。

    “不要问那么多。”

    “我就问了一个问题。”林初萤对前面的问题矢口否认:“我也过去,我倒要看看是谁居然敢跟踪我。”

    真是不想活了。

    林初萤咬牙切齿的模样有些可爱。

    “我还以为是粉丝给我寄的相册。”她有点泄气,“我也没有骂过黑粉吧,居然还跟踪我。”

    她之前在盛城的时候身边有陆尧从陆燕临那要来的两个保镖,再加上平时不在华盛就在华庭水岸,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这才出个城,就遇到了这事。

    陆燕临沉吟片刻:“好。”

    ——

    到公安局已经是十几分钟后。

    陈特助带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穿着黑西装,看上去安全感爆棚,但是对别人来说,就有点危险了。

    林初萤和陆燕临一起进去。

    跟着来的还有一个律师。

    一个男人坐在另一侧,林初萤看过去的时候对方猛地低下头,他身上穿的都是很普通的衣服,看上去也就像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谁也想不到偷拍跟踪全都做了。

    见林初萤进来,男人直勾勾地看着她。

    陆燕临眼中闪过不悦,挡住他的视线。

    林初萤感觉到了焦灼的眼神,只觉得鸡皮疙瘩和头皮发麻,挽住陆燕临的胳膊。

    她不想和对方交流。

    林初萤转向陈特助:“怎么说的?”

    “他撒谎被发现了,倒打一耙也要看本事才行。”陈特助说,“太太放心。”

    “刚刚民警问的时候,他说他就是看到太太长得漂亮,所以才拍的,但其实不是。”

    连着撒谎几次,一看就有问题。

    首先是摄像机的照片,有林初萤在盛城的,但是那时候他接近不了,就是模糊的照片。

    等到了帝都,大概是看保镖没跟过来,就变本加厉,在酒店对面蹲守。

    陈特助他们已经和民警交流结束:“单纯的跟踪和偷拍不会怎么样,最严重,也就关几天,然后被放出去。”

    这是目前国内现状。

    林初萤往那边看了眼:“真是……”

    她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

    陆燕临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

    男人背后一凉,低下头,整个脸色惨白,显然也知道自己现在处境不怎么样。

    陆燕临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嗓音低凉,落地有声:“是吗,如果再加上勒索呢?”

    一瞬间,空气冷凝。

    陈特助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低声说:“我们一开始没有直接过去,他是想勒索的。”

    他们一开始是直接从微博上联系的。

    以粉丝的名义让他删除照片,否则就报警。对方显然很清楚报警也没什么用,一不承认,二说要给钱再删除。

    陈特助这边答应后,对方可能是看他太轻松,又开始加钱,一副他们能奈他何的模样,前前后后加起来,总共数万。

    民警走过来问:“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林初萤说:“不用了。”

    她不想去听对方有什么话说,不管是粉丝还是黑粉,还是纯想跟踪偷拍,事实已经造成,背后的原因她都不想去了解。

    就想罪犯犯案后,他背后的故事她也不想知道。

    “听她的。”陆燕临眉梢一挑。

    后续的事情不用他们在,完全有陈特助在这边,还有律师在这里,可以解决。

    这边的事情交给陈特助后,他们回了柏际。

    时间太晚,隔壁的沈明雀怕是都已经睡了一个来回,林初萤懒得泡澡,淋浴后就直接躺在床上。

    但是洗完脸后,又有一段时间的清醒时刻。

    等陆燕临穿着浴袍出来,林初萤正坐在床上低头冥想,头发散在身侧,有些蓬乱。

    他低声问:“在想什么?”

    林初萤抬头:“我在想你要是没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燕临打断:“不用担心。”

    林初萤直起上半身靠过去:“二叔你都不让我把话说完,我刚酝酿好的情绪。”

    陆燕临淡淡瞥她一眼:“你要说没有发生的事?”

    在这里发了这么久的呆就是为了想象他没来会出的事?

    他就算没来,也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林初萤却不满足这样的回答,伸手扯住他浴袍的带子,使出撒娇大法:“二叔。”

    为了使这个撒娇名副其实,她还轻微咬唇。

    即使是做这样做作的表情,依然明艳。

    陆燕临感觉有些头疼,又觉得轻微的好笑,手指在她唇上按了一下,“你想都不要想。”

    “……”

    不解风情的男人。

    林初萤软回床上跪坐着,突然想起什么:“那二叔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担心我吧?”

    她仰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如此的角度,显得脖颈修长而曼妙,清亮的眼眸被灯光折射出璀璨的碎光,惹人流连。

    “嗯。”陆燕临沉闷回应。

    他向来不会多说什么。

    林初萤唇角上翘,伸手勾住他的手指,交缠间体温互相传递:“二叔,我很开心。”

    他能因为这个出现而直接在自己面前。

    “虽然你不怎么情绪外露,也不怎么说情话,还不解风情。”林初萤轻声列举着一些缺点。

    每说完一个字,陆燕临的眉头就皱得更紧。

    林初萤忽然绽放出一个娇艳的笑容,嗓音清越如泉:“但是吧,我还是很喜欢二叔。”

    她伸出手指比了比:“以前这么多。”

    陆燕临看着她两指间的缝隙,小的连他的手都塞不进去,这也敢说出来,他挑了挑眉。

    “这么多?”

    “嫌少吗?现在这么多。”

    林初萤夸张地张开双臂。

    然后趁陆燕临不注意,抱住他的腰,扑面而来的清爽气息,令人沉迷的信息素荷尔蒙。

    “所以现在更喜欢二叔了,给你一个银河系的喜欢。”

    虽然是夸张的语气,却如此认真,像是她刚刚说的,宇宙尽在她掌握中。

    也如此的让人心动。

    由于接触,声音顺着陆燕临全身的骨头传至心里,带起心尖微颤,酥痒至极。

    陆燕临垂眸看着她的眼睛,对视半晌,他才伸手向后,捉住了她的手。

    细腻光滑的触感。

    “没有说话前不要乱摸。”林初萤被他扯开,很不服气,挣脱开他的手:“我刚刚说的话听到了吗?”

    “听到了。”陆燕临说。

    “二叔,你是不是没有表白过?”

    清晰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

    林初萤扯住他的脸,手心里有胡茬的轻微摩挲,嗓音柔软而悦耳:“我想听听。”

    陆燕临的声音因此变得模糊。

    “表白?”

    “我想听。”林初萤眉眼弯弯,轻轻柔柔的嗓音:“想听二叔说情话,像今晚出现在我身边一样。”

    陆燕临伸手,在她额头上轻点了一下,语气淡淡,又有些惑人:“早点睡。”

    林初萤被声音蛊惑。

    直到她回过神来,才又出声:“你不要这么阴险,我看二叔是想体验一下豪门弃夫的感觉了。”

    她加重了豪门弃夫四个字。

    “再不睡,明天有黑眼圈。”陆燕临提醒。

    只可惜林初萤的力气并不如他,陆燕临倾身关了大灯,只余下一盏小灯,朦胧的光线笼罩在房间里。

    他在她略显失望的表情下,捧住她的脸。

    两个人的高度有明显的差距,陆燕临低头,鼻尖和她相抵,蹭了蹭她喋喋不休的唇,缓缓地开口。

    “这样喜欢你。”

    “这样是哪样?比我的银河系多吗?”

    “多很多。”